吴晓莲见了,好笑的说道:“哎呀,不就洗个手,让来让去干啥,爹你先洗。”

吴建功见吴晓莲这么说了,这才笑呵呵的说道:“那行,我先洗。”

吴建功生怕把脸盆里的水弄脏了,把盆里的水捧出去搓了几遍,就让了位置,“小南你洗。”

赵小南看向吴晓和吴晓学,就见两人都笑望着他。不同的是,吴晓是亲近的笑,吴晓学是讨好似的笑。

赵小南也学吴建功一般,把水捧出脸盆,洗了洗手,又洗了洗脸。

抬起头时,吴晓莲将毛巾递给了他。

“累了吧?”吴晓莲问。

赵小南摇了摇头,看着吴晓莲的眼睛笑着摇头,“不累。”

吴晓学洗完脸之后,见没人递毛巾,看到赵小南和吴晓莲在对视,便走过去讨要道:“姐夫,毛巾给我。”

“哦!”赵小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将毛巾递给了吴晓学。

吴晓莲脸一下就红了。刚才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上赵小南的眼睛时,就陷入其中,一瞬间好像忘了是在家里。

蒋连理和刑爱爱将菜端上堂屋方桌,又将馒头从笼屉中取出,放到了竹筐内。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蒋连理才站在堂屋门口招呼众人,“快进来吃饭吧!”

众人进到屋内。

蒋连理这次做了三荤三素一道汤。赵小南知道这是为了款待自己,不然肯定舍不得吃这么丰盛。

吴建功和蒋连理坐在桌子北边,赵小南和吴晓莲坐在桌子东边,吴晓学和刑爱爱坐在桌子西边,吴晓独占一张条凳,坐在桌子南面。

蒋连理招呼众人开吃。

等吴建功动了第一筷后,其余人才开始夹菜。

“晓学,这次卖玉米卖了多少钱?”刑爱爱一边吃一边向吴晓学问。

吴晓学回道:“两千七。”

刑爱爱问:“钱呢?”

吴晓学看了吴建功一眼,“在爹手里。”

刑爱爱一听,夹了一块肉放进自己的嘴里,向吴建功问:“爹,这钱你准备咋分?”

吴建功想了想,回道:“这是两亩半地的收成,你们家只有一亩,均下来是1080,给你们1100吧。”

刑爱爱一听就不乐意了,“爹,账可不是这么算的。你们虽然有一亩半地,但那一亩半地,我们可是给你出了力的,要是没了我们,就凭你俩这老胳膊老腿的,能有这收成吗?”

赵小南一听,心想怪不得吴晓莲那么讨厌刑爱爱,之前宁愿搬出去也不在家,这女人讲话真是太气人了!

吴晓莲听刑爱爱说吴建功和蒋连理是“老胳膊老腿”,气就不打一处来,将筷子拍到碗上,冷着脸望向刑爱爱质问道:“爱爱,你什么意思?”

吴晓也是愤愤的看了刑爱爱一眼。

刑爱爱笑笑,对吴晓莲说道:“大姐,我的意思是,我们应该拿大头。”

这还沾了赵小南的光,不然换做以前,刑爱爱哪会对吴晓莲这么客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940.dzhhyy.com  m6r.dzhhyy.com  71dit.dzhhyy.com  d6t.dzhhyy.com  jgun8.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