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小娘子察言观色:“我把我吃的东西分它一些就是,这么小一只鸟儿,倒能吃得了多少?”

潘娘子毕竟宠爱女儿,见她说得头头是道,最后也只好罢了。

潘小娘子喜滋滋地抱了白鹤,朝铺子而去。

自她家开了茶点铺子,潘小娘子便决定帮父母补贴家用,以显示,就算自己没有一双好小脚,也不是个废人,如今,又多了一只白鹤。

于是清河县的街头,就常常见到这样的场景。

一个粗布衣服的七八岁小姑娘,在街边支起一个小摊,旁边是忙碌的母亲,小姑娘面容秀美,更是难得的平民百姓中的细皮嫩肉,可以想见,长大后定是个难得的美貌佳人。

她身边的小摊上摆着梅汤、和合汤、姜茶等各式各样的茶点,潘娘子从来点得一手好茶汤,潘小娘子也跟着学了不少。身旁的白鹤,形影不离地跟在少女的身边,成为了这个铺子最独特的景观。

只听那小娘子脆声道:“甜津津的梅汤唻!”有人过来,便叫道:“好娘子,点一盏梅汤来,多加些甜!”这小姑娘便端了母亲做的送来,后来慢慢地也自己学着做一些,竟然比母亲做得还要好。

只有一条,那小姑娘虽在路边吆喝,脸上的神情却凛然如霜,一副欺霜赛雪不可冒犯的模样,那街上便有些浑人给她起了个诨号“雪观音”,说她长得像个观音似的俏,却冷冰冰如同一团雪捏成的。

又有叫她“白鹤女”的,因为他家铺子里养着白鹤,这白鹤又因当今赵宋官家笃信道教颇为喜爱,故而民间也十分推崇,这家的白鹤和潘小娘子如此亲近,其他人也不禁高看她一眼。

这潘家铺子,真正成了清河县一景。

不过没人猜得出来,潘小娘子做出这幅样子,也是防患于未然,为了避免将来被挂上“风情招人”,又成为“第一淫||妇”,她也是心中苦啊!

就是这样日防夜防……还是没防住!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三更!

第3章 我不是潘金莲(三)

这一日,潘小娘子正和母亲在自家摊子上忙碌,忽然见前方一群人围着跑过去,只听得人家在喊:“阳谷县的大财主,西门大官人和他家少爷来了,好一派风光景象,还不快去看!”

潘娘子听得有趣,正想把铺子封个半日,带着女儿去看热闹,就见潘小娘子一张小脸煞白,缩在铺子一角,低着个头,只顾着点茶汤,只是一看就心神不定,把酸甜都点错了。

“闺女,走,咱们也看个热闹去?”

闺女的头摇得拨浪鼓也似,只是道:“我不去,娘自己去吧,我留着看铺子。”

开玩笑,还有自己凑上去见西门庆的?是茶点不好喝还是工作不饱和?潘小娘子下决心,一定要离这些人远远的。

然而命运线不是你想远离就可以远离的。

潘小娘子抱着白鹤的脖子,喃喃道:“难道避不开吗?”她看向白鹤的眼睛,白鹤的眼睛幽深黝黑,静静地看着她,好像明白她在说什么,轻轻叫了一声,仿佛在安慰她。

潘小娘子慌乱的心,在这样的眼神中慢慢平静下来,她觉得,实在不能更喜爱这只通人性的白鹤,想了半天,用撸猫的方法,撸了一把它的羽毛。

白鹤仿佛是受到了极大的冒犯,翅膀在她手臂上重重一拍,警告一般,潘小娘子笑道:“怎么啦,人家碰你一下都不行。”

白鹤高傲地昂起了头,潘小娘子笑不可抑。

和白鹤逗了一会儿趣,潘小娘子终于静下心来,好好调弄汤水。才弄了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锦衣玉饰的少年公子走过来,旁边站着自己的母亲满脸堆笑。

那中年男人颇有威严:“听说你这茶点铺子是县里最出名的,都有哪些好茶点,上些来尝尝?”

潘娘子笑道:“大官人请坐,也尝尝我家的吃食。”一面吩咐女儿端上茶点来。

潘小娘子心中叫苦不迭,却也端了一碟瓜子、一碟酥油泡螺、一碟荸荠,并着点得浓浓的两碗茶,撒上白松子、胡桃肉,摆在两人面前,一路上低着一张脸,连眼皮也不曾抬一下。

那男人尝了一口,笑道:“果然不错!”又问儿子,“你觉得如何?”那少年公子看起来比潘小娘子大个五六岁,一脸的风流俊秀,听父亲问道,笑嘻嘻地回答:“自然是不能更好。”一双眼睛却直勾勾看着潘小娘子。


h5f9.dzhhyy.com  dio1.dzhhyy.com  i72qq.dzhhyy.com  yjm3.dzhhyy.com  y0s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pmbfx.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