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不掉。”刘艺潇沉着冷静的声音传来。

带给我的却是绝望。

随着木头的一声尖叫,房子周围顿时出现动静,和当初鼠患时的声音一模一样,只是不再是屋子外面,而是我和刘艺潇的周围,一瞬间,地上亮起无数双绿莹莹的眼睛。

“那……我们怎么办?!我们这是要死在这了吗。”我脚下一软,差点跌坐在地上,还好扶住墙面,才抵住倒势。

唧唧!唧唧!

木头露出头的两个大门牙蠕动,发出恰如老鼠的声音。

他娘的,老鼠成精了!

“大仙,修炼不易,何必要害人性命,徒添罪孽,您出了这孩童的身体,还来魂魄,我让这家人世世辈辈供奉您老,如何?”刘艺潇脸上毫无害怕的神色,面带恭敬的朝木头的方向作揖,宛如在和鼠大仙对话。

唧!

一个尖利的叫声,虽然我听不懂老鼠的话,但从这声音的气势上来看,似乎大仙似乎并不满意刘艺潇的条件。

“难道是这村子里的人,冒犯了大仙?既然如此,只要大仙让出这孩童的身体,我便帮大仙找到那人,亲自带着他登门致歉,可以吗?”刘艺潇倒也不怕,沉着冷静的分析道。

听到这,我心里一个咯棱,完了!

这鼠大仙要找的人,恐怕就是我!

眼前出现鼠患那晚,立在地上,四处搜寻的秃头老鼠,它的腿就是被我打断的。

顿时浑身汗毛直立,汗流浃背。

看他们这样子,应该还不知道人是我,那就算打死,我也不能被找到!

唧~

随着一声鼠叫,房门突然大开,我便看到守在门外的村长夫妇。

房间内的老鼠,犹如洪水般退却,从门口蜂拥而出,村长夫妇被吓了一跳,直接跪地求饶。

再看木头,脸恢复成原样,昏倒在床上一动不动。

刘艺潇若有所思的看着木头。

“刘老师,我们现在怎么办?”知道刘艺潇要帮那群老鼠找的人是自己之后,我就有些心虚,走到刘艺潇旁边,小心翼翼的询问道:“这木头还有救吗?”

“不应该啊,按理说家仙已经答应了我的交易,他会把木头丢的魂还回来,但木头还昏迷不醒……”刘艺潇费解道:“那只能说明,木头丢的魂,在别人的手中!”

经过刘艺潇的一番分析,得出的结论,重点还是何小雪的那间屋子。

木头当时在屋子里除了看到老鼠,还有何小雪跟那具尸体。

“可能是今天在那屋子里,木头惊惧之下,魂魄不稳,又有冤魂在场,所以他的魂魄应该是在那些枉死之人手中。”刘艺潇笃定道。

我莫名的有种不安的感觉。

果然……

“看来我们要入梦去坟地寻魂。”刘艺潇语出惊人,张口就来。

刘艺潇要去梦中寻魂,还要带着我一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pf.dzhhyy.com

0bp.dzhhyy.com  7jcl.dzhhyy.com  73l.dzhhyy.com  m6t.dzhhyy.com  paxth.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