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睺宗主身体一震,脸上出现了一丝不正常的苍白之色,不过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就在这个时候,那红色的拳头攻击又来了,这一次攻来的拳头有很多,每一个拳头都只是正常人的拳头大小,但是攻击的力量却是一点儿也不小,直往罗睺宗主打来。

罗睺宗主一看到这种情况,脸色不由得一变,随后他一咬牙,左手一扬,一道无形的气劲,直往他手里射了出去,这道无形的气劲攻击的方向,正是之前赵海被困的方向,很显然,他是想要称着赵海被困住的机会,想要试试看,能不能用无形针直接就把赵海给击杀了,要是他真的能用无形针把赵海给击杀了,那一切就全都结束了,不然的话,可能就会因为无形针的破坏,困着赵海的那些能量,被无形针给打破,反到是会把赵海给放出来,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之前没有用无形针直接攻击赵海,但是现在,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了。

无开胸破开了重重的血雾,直接就射到了赵海的跟前,而一直看起来好像是不能动的赵海,却是手一伸,两根手指一夹,一下就夹住了那根射来的无形针,随后他哈哈大笑道:“好了,也玩够了,也该动手了。”说完他身形微微一晃,就听到轰隆隆的一阵巨响,他四周的空间,一阵的波动,随后就听到砰砰的声音,这法阵里的很多阵符,都直接就暴掉了。

赵海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后他沉声道:“进攻。”说完他也不在看罗睺宗主他们几人,至于那根无形针,却是一直被赵海拿在手里,虽然那无形针一直在不停的颤抖着,好像正在挣扎,但是却一直没有办法挣脱他的手。

就在赵海说出进攻这两个字的时候,血杀宗大军那里,阎王令也收到了赵海的命令,他其实已经是一个死灵一族了,自然能收到赵海的命令,所以他马上就大声道:“进攻,宗主已经下了进攻的命令了。”随后指挥着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大军,直往罗睺宗里扑了过去,其它人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也知道,赵海不在的时候,都是阎王令来指挥大家的,现在阎王令说了要进攻,他们自然也就要跟着进攻了。

而罗睺宗主这个时候,也是脸色一变,他脚下的阵符也已经破掉了,他知道,大阵已经完了,同时他也感觉到,自己的无形针,已经被制住了,这让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不过他还是手一翻,拿出了一把匕首。

这是一把一尺多长的匕首,这把匕首看起来十分的奇特,他通体都是蓝色的,好像是由蓝色的水晶制成的一样,几乎是完全透明的,只是在匕首的上刻着两个字,寒烟。这把正是罗睺宗的第三件镇宗法器,寒烟匕。

寒烟匕是罗睺宗万年前的一位长老的随身兵器,这件兵器的制做材料不知道是什么制成的,但是这把匕首的用处却是十分的强悍,这把匕首不但十分的锋利,而且还自带有寒冰属性,他的这种寒冰属性可不是一般的寒冰属性,这种寒冰属性十分的强悍,要是一个修士的实力差一点,只要被匕首给碰到,就会被直接冻住,就算是法器,只要是被碰到,也会被冻住,威力十分的巨大。

而他之所以被称之为寒烟匕,就是因为他的另一个能力,那就是汽化,没有错,就是汽化,这匕首在使有特别的手法使用的时候,整把匕首就会汽化掉,就好像是化成一团白雾一样,如果你让他飘在半空中,别人只会以为那是一丝小小的云彩,绝对不会想到那是一件法器的,但是这并不是说,变成了云雾之后,这匕首就没有办法变回来了,事实上匕首还是可以变回来了的,而且威力一点儿也不会变小,也就是说,这件法器是可以在虚与实之间,相互转化的,这可是十分难得的。

要知道影界的人可以在虚与实之间转化,那就是他们天生的能力,血云兽在虚与实之间转化,那也是他们天生的,而他们可全都是活物,法器能在虚与实之间相互转化的,可真的是不多。

就拿赵海弄出来的这个血云来说吧,这血云虽然看起来好像是可以在虚与实之间相互转化,其实却并不是,他其实一直都是一种虚的状态,并不是真正的实,那实只不过是一种云雾里力的体现,并不是真正的实。

而这寒烟匕可是不一样,这寒烟匕他是真的有实体的,只有在用特别的法诀使用的时候,他才是虚化的,可以说这可是完全不一样的情况,从这一点儿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寒烟匕是多么的珍贵,多么的难得了。

你可以把冰化成水,在把水变在水蒸汽,但是你在想把这些水蒸汽重新的变成冰,还是跟原本一样的冰,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吧?而且冰可没有寒烟匕这么大的威力,所以从这一点上就可以知道,这寒烟匕是多么了不起的一件法器了。

而寒烟匕也是罗睺宗最为宝贵的一件法器,这件法器一直都被罗睺宗保存着,血杀宗的血杀刀差不多,而像无形针和天丝飞花剑,就跟杀神刀差不多,虽然都是镇宗法器,但是却是有好坏之分的,他是有地位的差距的,罗睺宗主这一次也是拼了命了,这才把两件镇宗法器,全都带在身上,现在无形针被制住了,他不得以,这才拿出了寒烟匕。

第七百零一章 血雾

拿出了寒烟匕,罗睺宗主马上就把寒烟匕往家中一抛,随后沉声道:“去”随着他的声音,那寒烟匕化成了一道蓝光,直往赵海射了过去了,速度十分的快,最重要的是,这寒烟匕所过的地方,所有的血雾,全都被冻住了。

“噢,这东西到是有点儿意思了。”赵海一看到寒烟匕,不由得一愣,随后一伸手,直接就把寒烟匕给抓在了手里,一瞬间他的手上一下就结了一层冰,那冰还在迅速的往他的身体上漫延着,看那样子好像是要把他整个人都给冻住一样。

赵海的身体却是一抖,随后点了点头道:“果然是好东西,不错,非常的不错。”他身上的冰,却是已经完全的消失了,那寒烟匕也像是一把普通的匕首一样被他拿在手里,在也看不出一点儿寒气来了。

一看到这种情况,罗睺宗主的脸色不由得变得无比的难看,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赵海的实力竟然会这么强,这让他真的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就在这时,突的四周的血雾突的化成了无数的拳头,直往罗睺宗主打去。

罗睺宗主心念一动,之前放在阵眼上的那件法器,直接就飞了起来,随后在空中轰的一下就暴开了,而这一下也让四周的那些拳头顿了一下,毕竟那法器也是一件高等级的法器,那法器炸开,威力还是很大的。而罗睺宗主就称着这个时间,身形一动,直往天空中飞去,很显然,他是想明白了,这些血雾全都是从血海里升起来的,而且范围十分的大,所以他不管是向下,向左向右向前还是向后,他想要飞出这片血雾,都需要一定的时间,而这一段时间,足可以让赵海重新的用血雾来对付他了,所以他引爆了一件法器,就是为了向天空中飞,在他想来,也许现在往上飞,可能会在最短的时间之内离开血雾,毕竟这血雾是从下面升上来的,那上面应该不是很厚。

但是罗睺宗主想错了,赵海弄出这血雾来,就是为了对付影界的灰雾的,怎么可能会留下什么破绽呢,当罗睺宗主飞起来之后,却发现天空中一把巨剑,正当头斩下,这把巨剑也是由血雾组成的,但是那巨剑上带着的巨大力量,他却是可以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的,这一发现让他不由得往旁边一闪,但是随后四面八方却是有无数的拳头往他打了过来。

罗睺宗主的实力也十分的强悍,但是面对这么多的拳头,他却是挡不住,虽然他也放出了几件法器,但是那些法器很快就被打碎了,而那拳头却还是不停的打下来,他挡住了这个挡不住那个,最后也是被打的晕头转向。

而赵海这个时候,却是心念一动,直接就把无形针和寒烟匕都给收了起来,随后他手一握拳,那些红雾开始慢慢的往中间收缩,最后所有的红雾全都被收进了一枚符文之中,这枚符文直接就飞到了他的手里。

符文入手直接就消失在了赵海的手里,赵海随后转头看了一眼罗睺宗主那几个,发现他们现在都已经死了,不过他们的身体却没有往下掉,全都停在那里,被一团红雾托着,赵海一看这种情况,也只是微微一笑,随后一挥手,把几人全都给收到了空间里,变成了死灵一族,随后又放了出来,至于说那几个影界的人,他们死之后,身体就会消失,是没有办法变成死灵一族的。

罗睺宗主他们一出现,马上就冲着赵海行礼,赵海也只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把那符文丢了出去,下一刻血海里的红雾全都翻腾了起来,接着整个罗睺宗海域,全都被红雾给包围了,这让正在进攻罗睺宗的血杀宗大军,也是一愣,全都停了一下,一脸惊疑不定的看着四周的红雾。

就在这个时候,那红雾往突的一下散开,把血杀宗的大军全都给露了出来,血杀宗的大军就发现,他们好像是呆在红雾中间的一片地方一样,而这里的红雾,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格开了,根本就不会碰到他们的身上。

就在这时,天空中的红雾里,突的出现了一张脸,众人都是一愣,随后就看出来了,这张脸正是赵海的脸,这让他们不由得一愣,不过赵海的那张脸随后开口道:“你们不必惊慌,现在罗睺宗这里的高层,已经全都被我给收拾了,你们站在那里不要动,我会送你们去进攻罗睺宗的各岛,你们只需要进攻就可以了,记住了,不要客气,不要留手,杀。”说完赵海的脸就消失不见了,而红雾重新的把他们给包围住了。

不过众人并没有惊慌,他们反到是有些期待,想要看看赵海到底要怎么把他们送到罗睺宗的各岛去,不过下一刻他们就知道了,他们就感觉到白光一闪,等他们的眼睛恢复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到了罗睺宗的一座岛的外面了。

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罗睺宗那岛上的弟子,正慌乱的四处的跑动着,不过也看得出来,罗睺宗也是有准备的,那些弟子虽然有些慌乱,但是有很多的弟子还是没有动,他们或是在控制着法阵,或是拿着法器在警戒,很显然,他们是在等着血杀宗的进攻,而这座岛的外面,还有一层护罩,把血雾给挡在了岛外。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那血雾一阵的波动,随后那血雾化成了一个巨大的拳头,一下就打在了那护罩上,就听到轰的一声,那岛的护罩一下就被打碎了,这让岛内和岛外的人都吃了一惊,不过血杀宗的弟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他们大喊了一声,直接就杀到了岛上。


6he.dzhhyy.com  e7p.dzhhyy.com  xjt.dzhhyy.com  6akuf.dzhhyy.com  5wgf7.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ownz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