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薛奇和董庆伍的交锋,有人假意劝了两句,说大家都坐下来喝酒喝酒,董庆伍却摆了摆手:“看你们这些人岁数没那么大,估计那时候都十几岁二十出头吧,有些事儿你们可能不知道。我也不知道这位小薛说的老人是哪个,不过我记得有个姓左的就在你们洛川嘛,也有点名气。至于另外的,我也不太清楚去向,我得想想,是叫左…左凤林,对,就是叫这个名字,他其实比我还要大几岁,怎么你们都不认识吗?”

这么坦然?薛奇对他的反应还是略有意外的,不过仔细想想,这么多年了,就算里边真有什么猫腻,董庆伍也早就准备好应对之策和说辞了。看来表弟关逸飞让他试探的事,暂时还试不出什么。

薛奇的母亲和关逸飞的爸是姐弟俩,他是个国际倒爷,除了犯法的东西,没他不敢倒腾的,见人不怂,所以关逸飞把他派来,让他先跟董庆伍接触接触,大概了解下董庆伍是个什么人。现在说了这么几个回合,薛奇觉得董庆伍这个人说话做事滴水不漏,如果当年的事,是他使坏的话,还是很难对付的,最起码证据就很难找。那批古董到底去了哪里,是谁干的,或许根本就查不出来。

“左凤林?这个人我还真认识,有点名气,我叔找他帮忙看过东西,说看的挺准的,他自己现在倒没干什么,倒是他大孙子有点出息,在古玩街那边开店了,生意还挺好的。我倒是没去过,不过我好几个朋友都去他那儿买过。”

“是吗?没想到老左后继有人了,不错不错。”董庆伍说了这句客套话,便没再说别的,这不能不让人多想,似乎他跟洛川的左凤林关系很一般啊。不然,不该是打听打听左凤林在哪儿,情况都怎么样了?毕竟多少年以前的老相识了,关系要是过的去的话,不见见面吗……

薛奇听他这么说,便说道:“左凤林我也认识,他平时没什么事,经常在街上跟一帮老头下棋,天要是冷了,就挪到室内去,反正没什么公职,不对,应该是早就没公职了,听说是开除,平时也玩玩收藏,反正不忙。董老你要是想看看他,我把地址给你。”

开除了?没有公职,左凤林现在就是个闲人,自己玩收藏……这些人很快就捕捉到里边的关键词。

看来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左凤林被开除了吧?另外的几个人是不是也被开除了?!是董庆伍的手笔?他在中间扮演了什么角色?

这样的现实版悬疑剧调动了所有人的感官细胞,每个人都竖着耳朵听着薛奇和董庆伍你来我往的话,这场酒席没白来啊。

“呵呵,年轻人知道的不少啊,你家里老人是哪个?我看看我认识不?”

“外祖父姓关。”薛奇说完了盯着董庆伍的眼睛,打算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反应。

关逸飞事先跟他聊这件事的时候,只是让他先探探董庆伍这个人,别的只让他见机行事,薛奇就是想看看董庆伍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一个左凤林不够?那再加上他外祖父关老头呢?

董庆伍把面前的酒杯和碗筷往桌子前边推了推,然后跟薛奇说道:“看来你是有备而来啊!我不知道你外祖父都是怎么跟你说的,你外祖父这个人,我还有印象,是我们那一拨人里边岁数最大的,对大家伙也挺照顾,不过他最后能回家没出别的大事,其实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有些事,跟你说不清楚。看来这顿饭,倒有点像鸿门宴哪。算了,岁数大了,精力不够,我先走了,得回去休息休息,然后见见老朋友就回田津了。”

说着,董庆伍站了起来,有的人便拦:“董老,没这回事,哪有什么鸿门宴,平时请你都请不到,这菜才上桌,酒还没喝上呢,可不能走。”有几个还想等着酒席过后邀请董庆伍帮他们看东西呢。徐教授脾气臭,不好请,董庆伍来了,可以请他啊。

第202章 跳刀纹

做东道主的那位老板便跟薛奇说道:“小薛,不是我说你,董老难得来一回洛川,那都多少年前的事了,你说那些干啥?这不存心给人添堵吗?”

薛奇暗道你这家伙刚才听得多起劲,现在装什么无辜?不过他没什么机会再说话了,跟他同来的俩人见闹得不像话,便一左一右把他拖了出去。那俩人都比他高,一使劲,他便被架走了。要是拼命挣扎的话,就算勉强留下来,也太狼狈了,他怕姿态不好看。再说想说的也说了,便顺势离开了饭店。

左煜诚这边把徐教授送走之后,跟叶小池谈了谈,问她徐教授说的事她是不是同意,要是愿意的话,徐教授会给她办个洛川大学的出入证和图书馆的借书证。叶小池当然没理由反对了,这时候是九三年的秋季,虽然已经出现电脑,可是网络还完全不行,想查点什么东西哪有后来那么方便,能有机会去洛川大学图书馆免费泡书,她求之不得。

“有空的话,我跟你一起去吧。”左煜诚说道。

“有你这么大的大学生吗?”叶小池跟他开玩笑。左煜诚轻拽了下她耳朵:“你什么意思,嫌我老啊?不像大学生,像研究生,像博士不行?再不像的话,改天我弄一平光眼镜一戴就像了。”

刚进门的刘鸣正好看着他大哥扯着叶小池耳朵说话那一幕,顿时觉得身上一紧,这样的大哥太陌生,太甜腻了,辣眼睛。

这时候左煜诚已经看到他过来了,便放开叶小池,奇怪地问他:“你一天天的不上课了?怎么又来了?”

“大哥,学啥习啊,算了吧,就我考那工业自动化的专业我一点兴趣都没有。书上讲的那些原理根本就没有实践的机会,实习的时候到厂子里一看,那些工厂哪有什么自动化设备啊?基本都是手摇式的机床。尤其是那个模拟电子技术,太难了你知道吗?往届那些学哥学姐都管模拟电子叫魔电,魔鬼的魔,都这么说,想想就知道该有多难了。以后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干这一行。所以我想着,不如下午没课的时候就到你这儿来看看,跟你学学,以后我也收藏点东西,做为副业也挺好的。”

听到这,叶小池说道:“以后自动化是个趋势,现在确实不行。”

左煜诚也告诉刘鸣:“过来学当然没问题,不过你得把该上的课上了再过来。”

以前是刘鸣懒得学,现在他自己有这想法,左煜诚当然不会拦着他,不过让他自己教刘鸣的话,他真没那么多功夫和耐心,便把他丢给了董庆,让他带着点。

刘鸣也不介意,董庆更好说话,如果让他自己选,他也会选董庆。

让左煜诚意外的是,这次刘鸣似乎是来真的了,学得很用心,董庆一个下午嘴不停地给他讲着,到后来,嘴皮子一向利润的董庆都有点累了,找了本以前给叶小池看过的入门书丢给他,让他自己先看会,他要休息休息。

叶小池最近两天没再去市场里淘货,附近有不少贩子已经知道她在今古斋里边卖货,再想到周边的摊位上淘就没那么容易,就算挑出来好东西,价格也谈不下去了。要去得去远一点的地方才行。市场太大,这一来一去的,时间短了就不够用。

她现在是经常跟着左煜诚起大早去各个诡市转转。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o4.dzhhyy.com

5wlvb.dzhhyy.com  nxc.dzhhyy.com  thmyy.dzhhyy.com  grs.dzhhyy.com  je0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