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他看着身穿服务装的小哥,表情逐渐扭曲——

“那是Ruler对吧,对吧?对吧!”他已经对这次圣杯战争绝望了,“为什么,Ruler还会出来打工?”

“自然是为了保护我的母亲啊!”天草四郎时贞面露神父神圣且充满爱意的微笑,虽然这种微笑让他此刻看起来十分的诡异且可怕,“这么多年终于见到了母亲,如果让母亲受一点儿伤害,那么你们都切腹谢罪吧!”

他的表情扭曲了一秒,随即在韦伯仿佛看见了世界末日的表情中,变回了圣父笑容:“开玩笑的,实际上,我在此处打工赚钱。”

天草四郎时贞将零嘴放在了韦伯面前的桌子上:“我虽然是这次圣杯战争的Ruler,但是圣杯把我投放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并没有替我解决生活费的问题,所以我总要养活我自己的啊。”

韦伯:不,如果你把你此刻敷衍的笑容,和不断看向远坂凛(伊什塔尔)的眼神收敛一下,我还是能够欺骗我自己,你真的是为了在此赚钱欲图养活你自己的!

Ruler的态度太过理所应当,韦伯竟一时找不到什么反驳的话语。

“而且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做啊,”天草四郎时贞笑了一下,对于这次圣杯战争之中最年幼的魔术师十分温和,“没有注意到这周围已经没有人了么?”而且打架的哪里啊都是近战,也只能造成小规模破坏而已。

天草四郎时贞看着韦伯的表情简直像是在看自家孩子一样的纵容,除却这是年龄最小的御主之外,更重要的原因是Ruler在韦伯的身上,看见了半英灵存在的可能性。

所有能接纳英灵的存在,都是好的存在呢~

天草四郎时贞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看了一眼此刻正盯着伊什塔尔的吉尔伽美什*2。

至于眼前的乱局,只要管好吉尔伽美什,一切不成问题。

是的,无论周围究竟乱成了什么样子,只要吉尔伽美什还在可控范围之内,那就一切都好说了。

天草四郎时贞这么想着,舔了舔略微干涩的嘴唇——

他想起了那个一直守在本源门口的,谁都不会理会,谁都不会在意,一直在用小刀削着那个永远不会拥有自己面容的少女木雕的金发Ruler:“更何况,有Caster在这里,为了远坂凛,”或者说是附身于远坂凛身体内的存在,“他也不会让这里出事的。”

当他成为Ruler的时候,终于意识到了那个高高在上的,看着所有英灵都如看待死物的男人,所保护的那扇门之后究竟是什么。

只是稍微有些遗憾啊。

他抬起头,看着那个明明处于战争中央,明明左侧是卡美洛组椅子桌子对花剑的木屑飞舞,右边是暗杀卫宫组金属碰撞子弹乱飞,却依旧连根头发都没有伤到,还有心情左顾右盼的伊什塔尔。

真想看一看,那个王所喜爱的女人,那个王所许下承诺的女人,那个王愿意为之等待的女人,那个王手日复一日所挂念的女人,那个骑着狮子,头戴花朵,脚踏星辰,却永远不会拥有自己面容的木雕,究竟是何等的美貌啊。

不过嘛……

天草四郎时贞看着那个被贤王抱在怀里,明明是所有麻烦的源头,却不自知,还试图挑衅英雄王的伊什塔尔。

……虽然都是‘吉尔伽美什’,性格却意外的不同啊。

是因为时间所导致的异同么?

看着场中的闹剧,天草四郎时贞如是想到。

有爱却一定要以讽刺之语出口的英雄王,一定是拥有过的那个。总喜欢为难年轻的自己,用英雄王的幼稚承托自己更深切爱意的贤王,应该是那个拥有却又失去了的,他看着伊什塔尔时眼睛中有挡不住的怀念和爱意。

无法容忍任何与爱人有着相同面容事物的裁决王,大概是在英雄王与贤王之间的那个,他拥有过也已经失去,怀念着爱人同时也憎恨着她的无情。还有他在某一次意外之时看见的暴躁的吵嚷着要弄死伊什塔尔的暴虐王,大抵是尚未意识到自己心意,不曾想过未来的那个吧?

啊——

这么想来,真希望母亲喜欢她自己送给她自己的礼物呢。

—113.02.18—

作者有话要说:  复联的预告!复联的预告!!复联的预告!!!


xlo.dzhhyy.com  kgqi.dzhhyy.com  xroy.dzhhyy.com  tls1.dzhhyy.com  o6m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hybik.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