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即,我立刻笑吟吟的对李灵儿说道:“李家妹子,咱们两家交情深厚,哥哥我现在遇到了困难,真的需要你来帮我解答一些问题……”

大丈夫能屈能伸,如果李灵儿真的能为我解惑,放低姿态又何妨?

更何况,哥们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人物,根本谈不上什么面子不面子的,尤其是在道行深不可测,家族背景堪称通天的李灵儿面前,哥们真的没有死撑的必要!

最重要的是,李灵儿那张嘴,哥们我这次是真的甘拜下风!

“谁是你妹子?”李灵儿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大家都这么熟了,就别难为我了,我这次真的需要李大小姐的帮助!”我一见情况不妙,立刻把我和李灵儿的称呼改变了一下,李灵儿这小姑奶奶的心思,可要比林纤难猜多了,这小丫头根本就是喜怒无常那种类型的,就先哥们我想研究她的心理,也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见我服软,李灵儿的俏脸上,那种得意之色更甚了,不过,李灵儿也是说一不二的人,当即便大方的对我说道:“想问什么,问吧!”

“你刚才说的那些问题,我都想知道!”我嘿嘿一笑道。

“那本小姐就慢慢的给你解释!”李灵儿清了清嗓子,自顾自的坐到了公交站的候车座位上,侃侃而谈道:“在解答你的问题之前,本小姐需要给你科普一下圈子里的规矩……”

第二百七十八章 解谜

所谓的圈子,自然是指阴阳界,而所谓的阴阳界,其实却又单单是指阳间的阴阳先生,以及一些拥有特殊手段,能够沟通阴阳两界的奇人异士,比如东北的出马仙,湘西的赶尸匠,苗疆的巫蛊师,这些人,都可以称之为,散修!

当然,“圈子”这两个字,除了指散修之外,也包含了华夏阴阳界最正统的佛道三山!

李灵儿坐在候车座位上,一边摇晃着两条被铅笔牛仔裤包裹着的修长美腿,一边对我解释道:“真正的圈里人,都要遵守三忌,所谓的三忌,便是忌窥探天机,忌逆天改命,忌颠倒阴阳!”

“我之所以来西市,是因为不久之前,西市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的阴魂作乱现象,并且还闹出了人命,这件事触犯了颠倒阴阳这一条禁忌,所谓的颠倒阴阳,便是指有人动用一些手段,将大规模的阴魂聚集到一起,破坏阴阳两界的平衡,祸乱阳间,相反,如果为数众多的术人集体过阴,也是不允许的!”

“这件事在圈子里传的很快,我也收到了消息,本来我是不打算来的,可是命丧于这次阴魂暴乱之人的父母,找上了我,希望我能找到他们女儿的灵魂,因为这对父母之前找过南省一位比较有名望的阴阳先生尝试招魂,结果那阴阳先生召不到死者的灵魂,然后那阴阳先生便把我推荐给了那对父母。”

李灵儿脸不红气不喘的说完了这一番话,可李灵儿所说的这番话,听在我的耳中,却是有种熟悉的感觉……貌似,几天之前的阴魂暴动事件,应该就是三绝鬼煞率领几十只厉鬼围攻我的那次吧?

还有丢了灵魂的死者,貌似是拥有纯阴命格的徐冬冬吧?因为我记得徐冬冬的资料上写着,她是南省人,算是和李灵儿同乡!

当即,我便将我心中所想,包括有关于“阴婚之术”的所有情报,都说给了李灵儿听,听了我的长篇大论之后,李灵儿也给出了我肯定的答案,委托她来西市的那对父母,的确是徐冬冬的父母!

看来,所有的一切,冥冥之中都已有了定数,徐冬冬不死,“阴婚之术”似乎就无法继续进行,那么李灵儿也不会来西镇,更不会碰巧救下了张铭和影子,只不过,李灵儿的突然出现,又会形成怎样的蝴蝶效应呢?

“那你说说,这栋大楼是被哪只阴灵引爆的?那阴灵又是如何被引爆大厦的?”我继续向李灵儿发问。

“很简单,我不是说过了吗?你的两位朋友是被鬼婴所伤,那鬼婴我见过,怨念极重,鬼力也很澎湃,可那鬼婴却没有实际的本体,它的鬼体好像是被无尽的怨念和执念凝聚而成似的,据我所知,这种鬼婴,应该就是双生母子鬼中的子鬼!”

李灵儿言罢,我的脸上立刻露出了震撼的表情!

双生母子鬼虽然极其罕见,但李灵儿知道这种阴灵的存在,也是非常正常的,毕竟李灵儿自小便接触阴阳方面的只是,而且,李灵儿如果敢肯定那鬼婴便是双生母子鬼中的子鬼,那我就敢肯定,那子鬼一定是韩少梅的孩子,也就是那夜从我手中逃走的子鬼!

那么,问题来了。

子鬼为什么要引爆食为天的顶楼?是为了隐藏什么秘密吗?还是为了取张铭的性命?幕后操控子鬼的人,又是谁?还有一点,李灵儿说,影子和张铭都是被鬼婴所伤,可影子的伤势,倒更像是被梦魇阴魂所伤,难道说,子鬼也拥有了梦魇阴灵的鬼法?

想到了这里,我立刻想到了吴致远之死,还有徐冬冬死亡的那夜,被我激怒的三绝鬼煞说出了一个“子”字,当时我便怀疑杀了吴致远和徐冬冬的人是子鬼,可是后来和智空大师经过一番推敲之后,又推翻了这个设想,将杀死徐冬冬,甚至吞掉徐冬冬灵魂的凶手锁定为梦魇阴灵,包括吴致远之死,我一度也认为是梦魇阴灵动的手!

可是,精致装饰倒是留下了一个疑点,那就是控制鬼气蔓延的范围,根据我的推测,被我重创了的梦魇阴灵,貌似没有这种级别的鬼力,当时符合嫌疑的阴灵,只有逃走了的子鬼,只不过,迫于吴致远的诡异死法,我不得不排除子鬼的嫌疑,让这件案子变成了悬案……

各位看官是否记得,吴致远当时的死亡场景,他的脸上并没有任何受到惊吓的表情,从外表看,吴致远不是被吓死的,可是,严雷检查了吴致远的尸体之后,却发现吴致远的三把阳火同时熄灭,这就代表,吴致远的确是被吓死的!

虽然这番话很绕嘴,但却是在无形中,将阴魂杀人的手段彰显了出来,那就是,睡梦中杀人,梦魇阴灵的独特手法!

结合以上几条线索,再加上李灵儿亲眼所见的鬼婴,我得出了一个天马行空的新线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fytlb.dzhhyy.com

ncsu.dzhhyy.com  jf0ew.dzhhyy.com  d2j.dzhhyy.com  kjc.dzhhyy.com  a57.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