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位御林军侍卫犹豫着,看向了中间的黄鑫,习惯性的仍然听从着这个人的命令,这才想起了自己的老大已经反叛,还正是劫持了皇帝的人。

晖王缓缓挥了挥手,看着位于大殿之中,一身黄袍的男人,表情冷漠。

侍卫们不敢拿皇帝的性命开玩笑,见此情景,只得暗暗的退了下去,任由太和殿的大门缓缓的在自己眼前慢慢关上。

皇上看见晖王,瞳孔似乎有些动摇。

八年了。

他已经八年没有再见到瑾瑜,这个……他曾经的弟弟。

曾经最疼爱的,弟弟。

皇帝昏黄干涩的眼睛里隐隐的带着点血丝,看起来似乎十分的惊慌失措,微微嗫嚅了两下自己的嘴唇,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只能再次闭上了嘴。

转眼间,大殿之上被人重新关上了门,晖王想要叙叙旧,自然不会留过多的人,只有脖子上还架着刀的黄鑫和晖王、楚将军在,三个对一个,愈发衬得年过四十的皇帝孤苦无依。

如今,晖王也差不多算是三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两个人站在一起,反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个看起来不过是二十多岁,一个才四十多岁,看起来不像是兄弟,更像是父子一般。

魏若水小心翼翼的看着两个人,安静而疑惑。

那晖王缓缓向前了两步,伸出自己嫩如白葱的五指,慢慢的将皇帝脖颈上架着的匕首漫不经心的拿开,仅仅用着两根手指,便将威胁到他性命的东西,一步步远离了他的脖颈。

这个时候,世间仿佛所有的东西都被晖王操控着,他可以轻易的掌握着帝王的生命,也掌握着整个吴国天下百姓的命运,高高的,站在神坛,俯视众生。

“王兄,好久不见了。”

晖王淡淡的说道,在这空荡荡的大殿之上格外的清晰分明。

皇帝并没有说话,更没有任何客气的想法,垂着眸看着地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对于晖王,他还没有黄鑫的背叛更让他心情波动。

反正早已意料到的事情,在当初将他关进大理寺的时候,就预料到过的。

晖王看着对方没有回答,似乎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只淡淡的看着对方的背影,一步步的环绕着他,缓缓的开口说道,带着一分讽刺的意味。

“我给皇兄的礼物,可还满意?怎么样,这么多天了,在这皇宫之中守着,看着整个天下的人谩骂你,你所信任的大臣一步步离开,你所守护的臣民都希望你退位,这种一点点失去所有东西的感觉,滋味如何?”

微黄的光透过窗棱射在皇帝的脸颊上,他淡淡的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回答,似乎就打算用这默不作声来回答所有问题。

晖王没有什么在意的笑了,看着面前只要生气便冷暴力对着他的皇兄,一如多年前的模样,淡淡的接着说道。

“哦,差点忘了,这里的人报喜不报忧,只怕你还不知道现在真正发什么了什么吧。你的儿子,你最信任的太子殿下,已经重伤坠崖了。你的长安四大家族?早已全成为了我的人,你引以为傲的长安城百姓?现如今,楚家军早已经拿刀剑对准了他们,只等着,新皇登基,拿来祭旗。你以为,到了如今,你还有什么可以反抗的吗?”

声音淡淡,却透着透心的冰凉,比这严寒的冬日还要更令人无助绝望。

皇帝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这个早已经不是他原来弟弟模样的人,听着他的威胁,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太子、臣民,事到如今,他怎么还敢奢望能够全身而退?

然而,却仍然不想放弃一人,哪怕……能救下一位百姓呢?他无奈的带着屈服的声音,缓缓的回答道。

“既然,你都得到了你想要的,便放过长安的百姓吧,他们是无辜的。帝位更迭,与他们,又有何干呢?”

晖王冷笑了一声,看着面前的人,“现在,装作心疼百姓了?你何时在意过百姓?恬不知耻的说着这写虚伪的话,只不过会让我更恶心罢了。”

面前的皇帝忍着心里的怒火,再次闭上了眼睛,不愿再和他交谈。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mgq.dzhhyy.com  a3f.dzhhyy.com  l4lab.dzhhyy.com  t6u2.dzhhyy.com  93nn.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