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叹了口气,暂时放弃硬想,从抽屉里找到了一叠纸和一根笔,开着写轮眼把图案复制后画了下来。

这图案本身就是线索,出钱委托港口黑/手党帮忙调查一下吧,或者直接把图案的存在散播出去,看看能否吸引出感兴趣的人物。

至于源纯自己嘛,她可是忍者,当然要藏起来暗中观察了。

想好对策的源纯心里放松不少,她把纸压在桌上,抱着柔软的靠枕翻过身,倒头睡着了。

一晚上没好好休息,她是真的困了。

等中也跟森鸥外谈完了,匆匆忙忙来到酒店的时候,他发现源纯睡得正香。

中也:“……”我到底为什么会担心这个没心没肺的!

拿起桌上的纸,中也扫了一眼内容,瞬间明白了源纯的打算。

“哼,还算有脑子……”他小声嘀咕两句,用手机把图案拍了下来。

在发现神秘咒印无法对自己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后,源纯就暂时懒得去管它了。

她从中也那儿顺了副黑手套戴上,把图案严严实实地遮挡住,猛一看还挺个性的。

比起稀奇古怪的图案,还有一件事更能令源纯烦恼——

中原中也是个说话算数的男人,他说要让源纯去上学,没过几天,他就真的帮源纯搞定了身份,把她塞进了神奈川县著名的立海大附属中学去读初中。

源纯不想又上一次学,这已经是她第三次上学了,真的像噩梦一样,没完没了,来来回回。

但为了能尽快找到有关“井”的线索,她还是捏着鼻子认了。

呵,不就是初中吗,我大学生岂能认输!

源纯开着写轮眼把立海大附中的课本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历年的考试题也做了好几套。

机会果然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源纯轻轻松松通过了测试,并且由于成绩优异,直接被分到了初三,不用从初一开始苦逼地熬了。

“祝贺你!”太宰治捧着瓶红酒来找源纯,“明天就要上学了,你高兴吗?”

“还行吧,很平静。”源纯正在试立海大的校服,外套和百褶裙是纯黑色的,衬衫是白色的,中规中矩的配色与设计,但比她以前上高中时的基佬紫校服要好看得多。

“咔嚓”一声轻响,太宰治举起手机对着源纯拍了张照片。

源纯从镜子里瞥他一眼,警惕地问:“干什么?拜倒在我的校服裙下了吗?”

“首领想看看你长什么样,”太宰治笑眯眯地说,“别怕,我们首领不是什么好人。”

源纯:“…………”她比了个中指。

这是把中也骗进港黑后,太宰治第一次主动对源纯提起森鸥外。

源纯之前还以为森鸥外会对她打什么鬼主意,比如“这位萝莉我看你很适合混/黑/社会,要不要加入我们”,然后她就可以坚定地说那句很久以前就想尝试的台词“不约不约,叔叔我们不约”。

但很快源纯就意识到自己想多了。

森鸥外,一个帅气中透着点颓废、丧气中透着点腹黑的男人。时而温文尔雅,微微一笑,令不知情的女性脸红心跳;时而阴森可怕,仿佛皮囊之下住着恶魔。

本职超级萝莉控——他的异能外形是个讨厌他的金毛萝莉——兼职医生与港黑大BOSS。

整天日理万机,忙得一批,像勤劳的小陀螺一样旋转跳跃,能有空哭着劝自己的萝莉换小洋装就是难得的消遣了,除非源纯炸了港黑大楼,否则森鸥外才不会有精力注意她。


o4b2m.dzhhyy.com  708.dzhhyy.com  qca.dzhhyy.com  f1n.dzhhyy.com  h9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dxuli.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