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倒是幸福,现在还能吃好吃的小花卷,还有培根面包,有礼的模样,嘴角含着笑,慢条斯理的收拾了餐桌上的碗筷。

罗陆希自认为十分谨慎,他是在再三确认苏离已经离开之后,才放任自己泄露出了一丝本性来。

实际上,就是没有同处一个空间,苏离还是将小崽子的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要是换了一个人,看到这幅场景,只怕是浑身汗毛都要炸开来的,胆寒不已。

而苏离只有慢慢的郁闷跟无语。

明明她都养了这个小崽子五年了,原本的那些惨兮兮的遭遇,一个都没让他经历,结果还是没有把小崽子导入阳光正直积极向上的三好少年的行列。

莫非这就是天性?

虽然苏离对罗陆希的性格并没有偏见,但满肚子都是黑水的小崽子,可一点都不好骗呢。

不可爱,不可爱,不可爱。

重要的事说三遍。

苏离也知道小崽子对她有各种猜测,这其实也是她自己放任的结果。

罗陆希总跟在她身边,苏离也没有半点掩饰的想法,其中的异常之处,可不就被他全部都看在眼里嘛。

比如说,明明现在城里条件稍微好一点的家庭,都开始吃以往那些他们不会瞧上一眼的食物,而他们家一日三餐却还是照常的丰盛。

那个人很懒,店开起来之后,就全部都是由他在打理了,连家门都不愿意踏出几步了,却能拿出许多食物,有时候还有这个季节不常见的作物出现在厨房。

还有店里庞大的资金,全部送到她的手里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有时候她又会消失个半个来月或者一个月的,回来就更懒了

反正罗陆希是一直没看透她,只不过他不断的试探的结论便是,她对自己并没有恶意。

说的更甚一点,她其实一直都很纵容自己的。

罗陆希拿着洗碗巾,搓着泡泡,脑子里各种念头,想法左窜右撞的。

等他洗好碗,清理干净厨房后,苏离已经换了身裁剪精良的裙子坐在椅子上,手边端着一杯绿茶,正等着罗陆希。

罗陆希诧异了一下,询问的话脱口而出,“你今天要出门?”

苏离“去换衣服今天不是我,而是我们要出门。”

“你已经十岁了,达到了竞技学院招生的最低标准了。”

罗陆希的心颤动了一下,兴奋的情绪在他心里快速的荡了一下。

他记得那个将他生出来的女人,就是从竞技学院毕业的一位小贵族。

当时,那个女人带着他一起住在一所豪华的大宅子里面,只是里面的那些人对他们并不友好。

甚至有人还会当着那个女人的面,明目张胆的用力掐他。

那个时候,他才是刚出生才几个月大的小宝宝,对这些明晃晃的恶意吓的只会大声的哭。

他越是哭,那些人掐他就掐的越厉害,然后他就不哭了。

那个女人却什么都不敢做,只会对他说,“宝宝对不起,宝宝对不起”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czsqf.dzhhyy.com

716.dzhhyy.com  fgify.dzhhyy.com  t0pg.dzhhyy.com  36m7c.dzhhyy.com  vjty5.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