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还没有回来。

许渺渺眼里情绪复杂难辨,眸光晦涩,嘴角噙着一丝冰冷的笑意。

她没再停留,大踏步往宿舍走。

许渺渺接到了贺晴的电话。

“渺渺啊,你一大早就出去了,这会怎么还不见人影?数学课就要迟到了,我都到教室了。”

贺晴本来以为许渺渺一早出去是用功了,到时上课还会比她提前到大教室呢,结果找了半天没见着人。

学生们已经坐得满满当当了。

“晴晴,你不用担心,我可能会迟到一下,但我会过去上课的。你放心。”

“哎,等一下许教授点名不会又点你的吧?我先给你拖着,跟他解释一下啊。”

“好。”许渺渺应了,挂了电话。

她眼睛有一些红肿。此时校园里人比较少。A大在Z市甚至在全省也是能排得上名的好学校,学习氛围相对还是很浓厚的。

没有课的学生,这个时候,大部分都泡在图书馆里。只有热恋中的情侣可能会抓紧一切时间腻在一起。

许渺渺走路背挺得很直,目不斜视,步子走得有点快。

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怎么穿裙子的原因,因为穿裙装走路还能这样风风火火吗?

身后,宁远也是刚从外面回来。

见到许渺渺的背影,他眼前一亮。

宁远大踏步追上来,不指望许渺渺会回头。他可以肯定,如果他不叫她,许渺渺压根都不会回头来看一眼的。

“许渺渺~”叫习惯了,宁远很喜欢连名带姓的叫她,虽然两人已是情侣关系。

许渺渺回头,嘴角带了笑:“宁远。”

宁远走近了,看清了许渺渺的脸和眼睛,人一愣,眼里闪过厉色和忧心:“谁欺负你了?眼睛怎么红了?你哭了?是不是那个老妖婆又欺负你了?”

除了梁会,宁远还想不出别的什么人。

他刚刚并没有看到梁会他们。

宁远咬牙切齿。他现在恨自己跟许渺渺一样大,对有一些事情,暂时还无能为力。

等着,梁会!

那些欺负许渺渺的人,一个一个都不会有好下场的。

许渺渺看着宁远,听着他关心的话语,人贴进了他的怀里,主动伸手搂住了宁远的腰。

宁远的腰真好抱,宁远身上的气味真好闻。

他像是刚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沐浴露的清香。

“你刚刚洗澡了?”许渺渺抱着宁远,脸在他的怀里蹭了蹭,这时真的乖巧乖顺如一只小猫咪,让人的心窝都觉得发软。

宁远的眼神柔和了起来,还说不委屈还不辩解,这样抱他,不言而喻。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n434l.dzhhyy.com  ssr.dzhhyy.com  6rgi.dzhhyy.com  2op1.dzhhyy.com  y5vg.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