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血杀宗,其它势力可没有这样的条件,那可能让弟子进行这样的训练,除了真实的战场,不可能在有什么地方,能有如此真实的战斗情况发生了,要加上这一次的实战,对血杀宗的弟子,帮助也是很大的,所以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这些弟子的身上,都发生了质的变化,现在他们可是真正的经过大场面的老兵了。

如果让影界的人知道的话,他们一定不会给血杀宗这么长时间的,他们更加不知道,血杀宗的真实幻境里,有时间加速这种能力,他们给血杀宗一天的时间,就等于是让血杀宗的弟子,多出几天的训练时间,这会血杀宗的弟子变得更强。

而闻于名他们那里,傀儡坐骑已经制做完成了,闻于名马上就通知了常军,常军直接就领着骑兵队的人去领傀儡坐骑了,随后直接就把傀儡坐骑变成了他们的本命法器,这种方法虽然有一些危险,但是他们在真实幻境里,已经练习了很长时间了,所以制做起本命法器来,到真的是没有什么问题,不过他们原本就有自己的本命法器,现在在弄一个,到是有些麻烦,不过一个人有两个本命法器,到也不算什么,只不过在温养的时候,消耗要大一些了,在加上这种本命法器,其实是可以自己吸收能量的,而且还可以融合,所以到是可以融合成一个本命法器,这样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了。

换装进行的十分顺利,骑兵队的人全都换上了傀儡坐骑,而且把傀儡坐骑变成了他们的本命法器,最重要的是,两件本命法器竟然融合了起来,这对于他们来说,真的是太好了,随后他们就直接在外面开始熟悉了一下本命法器的能力,因为之前在真实幻境里训练过,所以现在他们上手也十分的快,而且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把本命法器变成了异形的样子,没想到这让他们的战斗力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而赵海对于法阵的改良,也进行的十人的顺利,他现在虽然不能随便的使用自己的符文之力,便是他的力量还是在那里摆着呢,改良法阵对于赵海来说真的不是什么难事,在加上他有随身传送阵,所以改良法阵进行的十分快。

而闻于名他们的阵地,现在也已经建好了,现在开始式的扩建了,阵地要建行扩建,就不能用普通的方法了,必须要用机关术与法阵之术结合起来才行,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把扩建起来,而且还可以做到,缩放自如。

就在赵海他们在进行着准备的时候,影界的人也没有闲着,肃清御在北卫王失败之后,也把影界的人全都集中了起来,他们也在想办法了,但是几天商量下来,都没有太好的办法,但是他们却还是不得不好好的商量一下,因为他们现在真的不敢贸然的进入到血海境那里,血海境那里的情况,真的是出乎他们的意料。

这天肃清御又把众人都集合了起来,他看了众人一眼,沉声道:“连着商量了几天了,可还是没有什么办法,难道我们就这么干耗下去吗?血海境是我们必须要征服的一个界面,而且现在我们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不要告诉我,我们还要放弃,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众人都沉默了下来,好一会儿南卫王突的开口道:“厉师,血海境之所以这么强,其实全都在一个人身上,那就是赵海,我之前就听说过,这个赵海不但实力十分的强慢地,最重要的是,他在法阵方面,有着十分强的造诣,所以我认为,我们只要灭掉了赵海,那么我们就可以战胜血海境。”

北卫王也点了点头道:“是的,厉帅,之前我们一直忽略一点儿,那就是现在血海境虽然被赵海给统一了起来,但是在血杀宗里,其实还是有很多其它势力的存在的,之前我们影界的上界大能,只不过用一个假消息,就让血杀宗的内部不稳了,从这一点儿上可以看得出来,现在血杀宗,其实是被赵海给强行的统一起来的,只要赵海一出问题,那么血杀宗,马上就会分崩离析,到时候我们在收拾他们,就容易得多了。”

其它人也全都点了点头,肃清御的两眼也不由得微微一亮,不过随后他不由得轻轻的皱了皱眉头道:“那你说说,该如何对付赵海呢?你也说了,赵海的实力十分的强悍,我们有什么方法可以对付赵海?”

北卫王看了肃清御一眼,沉声道:“厉帅,赵海的实力十分的强悍,虽然上一次我们没怎么交过手,但是从他可以弄出那个血雾法器就可以看得出来,他的实力十分的强悍,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一定要将他一举击杀,不然的话就很难在有机会了,你看是不是可以请上界的大能出手,直接就把赵海给击杀了?”

一听北卫王这么说,肃清御不由得一愣,随后却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看了一眼北卫王,又看了一眼其它人,沉声道:“请上界大能出手,也不是不行,但是却会有一些麻烦,如果我们能自己解决的话,我还是希望我们能自己解决,大家还有别的办法吗?”

南卫王想了想,沉声道:“厉帅,请恕属下直言,除了请上界大能这一招,还真的是没有什么好办法,赵海的实力,绝对是血海境里最顶尖的,就算是我们出动多人去围攻他,他也可能全身而退,面对这样的一个敌人,我们还是小心为上,一定要一举击杀。”

肃清御皱着眉头道:“这件事情先放一放,就算是我们灭掉了赵海,但是如果血杀宗的人没有乱,还在坚持的抵抗,那怎么办呢?大家可有什么想法?”肃清御是真的不太想请上界的大能出手,因为那就显得他们这些人太过于无能了,这么多的人,却还是要请上界大能出手,他有些丢不起人。

肃清御的话音一落,众人都沉默了一下,随后一个人开口道:“厉帅,经过这两次交手,我观察到,血杀宗的人,他们的法器十分的强悍,对于法阵的运用,也十分的熟练,可以说他们对于法阵的运用,对于各种法器的制做,已经到了一种十分高的水平了,所以我们在进攻的时候,就要面临很多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在还没有靠近他们的时候,就要面临他们的攻击,他们的攻击可以说是十分猛烈的,这会让我们的伤亡增加,第二个问题就是,他们的法阵还可以组成防御大阵,保护他们不受我们的攻击,而且我相信经过这么多天之后,他们的阵地,应该会变得更加的强悍了,如果按之前北卫王他们所说,他们的阵地还是可以移动的,也就是说,他们的阵地,很有可能已经不在原来的位置了,我想这也是他们弄出那白雾的原因,那白雾的目地,并不是要攻击我们,而是要隐藏他们自己的行踪,所以我认为,要想对付血杀宗,其实最重要的是,如何的破去他们的法阵,只要破去他们的法阵,那么我们对付血杀宗就更加的容易了。”

一听这人这么说,众人都不同得点了点头,血杀宗法阵的厉达,他们已经见识过了,所以对于这人的话,他们到是都十分的同意,但是想要破去血杀宗的法阵,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就在这时,北卫王突的开口道:“厉帅,我到是发现了一点儿,我发现血杀宗的法阵,他们用的阵符,与我们用的阵符,好像是有一些不同,我们是不是可以从这方面想想办法?比如说可以用法则之轮来对付他们,改变他们那里的法则,那样的话,会不会就让他们的法阵不能使用了?”

第七百七十三章 进攻

“法则之轮?”一听到北卫王说这个词,众人全都愣了一下,到不是说北卫王说的不对,相反的,他们到是认为北卫王说的有些道理,但是这个法则之轮,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动用的,所以他们才有些发愣。

法则之轮是一件十分特别的法器,这件法器的威力怎么说呢,可大可小吧,说他大,是因为使用这件法器,可以在一定的区域内,形成一个影界的法则区域,也就是说,可以在一片没有影界天地法则的地方,人为的制造出一片区域,这在这片区域里,法则会发生变化,变成影界的天地法则,所以这法则之轮,一般都是影界的弟子,在对付那些实力强悍的界面时,建立基地用的一种法器。

但是要说他威力大吧,他的威力其实并不是很大,因为这种法器没有实际的攻击做用,他只能制做出一片法则区域,不能产生实际的攻击效果,只要破了这个法器,那么制造出来的法则区域也会跟着消失,可以说,他只是能让影界的弟子,在这片区域里有着更强的战斗力罢了,是一种辅助性的法器。

现在北卫王却要用法则之轮来对付血杀宗的法阵?这种方法真的可以吗?肃清御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好一会儿他才看着北卫王道:“北卫,你觉得这种方法可行吗?”肃清御之所以要这么问北卫王,就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北卫王是与血杀宗的人正面交战次数最多的人,所以对于北卫王的意见他还是十分重视的。

北卫王沉声道:“回厉帅,属下觉得可行,血杀宗所用的阵符,与我们所用的阵符并不一样,这可能是因为,两办的法则不一样,我们影界的法则之神,更加的强大,可以入侵血海境的法则,而血海境却不能这么做,那么是不是我们就可以利用我们的法则之力,压制血海境的法则之力,一个界面的力量之源,其实就是法则之力,如果血海境的法则之力,真的被我们压制住了,那么我们就完全可以收拾他们了。”

肃清御点了点头,沉声道:“说的有道理,法则之力确实是一切力量之源,如果我们的法则之力,真的能压制血海境的法则之力,那么只要我们启动了法则之轮,就可以让血海境的符文失效,这到真的是有可能的,不过我们要能找到他们的阵地才行啊,现在下界全都被白雾所笼罩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如何才能找到他们的阵地呢?”

北卫王看着肃清御,沉声道:“回厉帅的话,属下在上一次撤离的时候,在血海境这里也安排了一些钉子,本来是想让他们混入到血杀宗里去敲一些破坏,或是让他们成为内奸的,但是却一直没有成功,血杀宗的人,好像是能识破他们的身份,但是这些人也留了下来,他们一直没有加入血杀宗,在血杀宗之外游荡,属下可以把他们召集起来,然后用炼魂之法,制做出指魂针,这样就算是有那些白雾,一样可以找到血杀宗的阵地所在。”

肃清御一听北卫王这么说,不由得一愣,随后他转头看了北卫王一眼,眼中露出了一丝欣赏的神情,沉声道:“好,北卫,你这一次做的不错,就按你说的办,我们先试一试,看看这种方法是不是有用,你去制做指魂针,我马上就调一个法则之轮来,给你五天的时间够不够?五天之后,我们对血杀宗发动攻击,要是这一次能一举把血杀宗给消灭,那就太好了,就算是不能消灭他们,也要重创他们。”说完肃清御摆了摆手,让众人离开了,众人全都站了起来,冲他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了。

就在众人离开之后,肃清御马上就让人去影界里,调来了一个法则之轮,准备着对血杀宗的全面过攻,这一次肃清御已经想好了,一定要全力的对付血杀宗,只要能重创血杀宗,那消灭血杀宗就是早晚的事情。

而北卫王这个时候,却发现了秘信,把他放在血海境那里的内奸给叫到了影界这里,这些人都是之前北卫王在进攻血海境的时候,投降北卫王的,在北卫王撤离的时候,把他们留在了血海境这里,本意是想让他们加入血杀宗,然后成为他们的内奸,等到他们卷土重来的时候,他们可以起到内应的做用,但是血杀宗却可以通过诅咒的方法,发现这些人,所以他们没有成功,只能在外面以散修的身份生活,现在终于被召集了起来。

但是这些人被召集起来之后,马上就被带杀了,随后北卫王就用他们炼制出了一件法器,名为指魂针。这指魂针并不是攻击法器,而是一件追踪法器,这件法器的制做,是影界的人,在灭掉其它界面的人时,制做出来的一种追踪法器。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a5au.dzhhyy.com

1o0.dzhhyy.com  j5d9x.dzhhyy.com  tmo3.dzhhyy.com  pl1p.dzhhyy.com  gqb.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