班曦嘿嘿笑了两声,偷偷拉住他的手,说道:“此处方便,下了朝,走几步就到,若是真的住其他地方,朕还要过个桥才能看见你,朕可忍不了,你在身旁,那是寸金寸光阴,一刻都不舍得浪费。”

“那我若与你一起呢?”沈知行侧头问道。

“啊?一起……上朝吗?”

“那自然不妥。”沈知行很是知趣,“我是说,你在正殿,我就在偏殿等你,务必让陛下下了朝就能看见我。你若在宣政阁理事,我就坐在侧边等,抱着那小姑娘一起,如何?”

那小姑娘,是沈知行对储君的新称。

他喜欢叫储君阿错,可班曦不喜欢听,可是叫好吧,她也叫不出口。

无奈,在二人还未达成一致前,对储君的称呼,就多种多样了。

沈知行主动提出要陪她,班曦是绝对没有异议的,只不过,她关心道:“要那么早起身……我怕你身体受不住。”

沈知行讶然:“你把我当什么了?一碰就碎吗?何况……陛下身先士卒,我自然也要潜心跟上才是。”

班曦:“好,那明日……”

“明日我陪你。”沈知行道,“这次若我再给陛下簪发,陛下就不要取下来了。”

班曦想起之前自己因误会他而取下的发簪,顿时捂脸转身,低声道:“求您了,别再提了……”

沈知行眯起眼,语气愉快道:“这是最后一次了。”

今后,他不会再提不愉快的过往,他们成婚后,就没消停过,储君诞生后,他们也算摇摇晃晃,终于步入了正轨,这个时候,若是常常提起之前那些烦心恼人的过往,说多了,就会起反作用。

他虽有些意难平,但并非记仇执拗之人。

他比班曦明白今后该如何走下去。

若是记恨从前种种,他与班曦只会貌合神离,彼此消磨下去,往后再无欢欣。

他仔细想过,班曦并不坏,她只是年纪太小又不听劝导,感情上,就是个蛮傻子。既如此,他也没理由因为受过的苦去恨她,何况他是真的喜欢她。

早就种下的情根,暗暗滋长了这么久,又怎舍得因为花没开好,就要连根除去呢?

沈知行一旦想通,班曦就能捕捉到他情绪上的变化。

和从前不同,不再是小心翼翼的哄骗,他是真心真意。

班曦一点就透,由沈知行引着,也慢慢学会了控制脾气。

这么一来,也确实印证了先帝的想法是正确的,他们两个,无论之前有多么糟糕,多么稚嫩,最终都会相互搀扶相互指引着,走向前方。

班曦回过味来,才发现,自己看人的本领,根本比不过她的父皇。而如今手边好用的能臣干将,大多数也是她的父皇留给她的。

班曦有了心劲,对朝政就更是上心。此外,有了储君,让她也比之前更加沉稳,就如沈知行所说:“陛下终于能沉下心做事了……”

毛毛糙糙的小瑕疵修剪好后,班曦终于像一个大人了。

班曦已经有一阵子没回自己的寝宫了,就连月信时,她也留宿在华清宫。

这日入寝前,奶娘抱来了如初,这小家伙已经会爬了,奶娘一放下她,她就快手快脚笑着朝班曦身上爬去。

班曦抱起她来,闻了闻味道,嫌弃道:“又是一身奶味。”

“乳臭未干……”沈知行在一旁看书,顺着接了过去。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9s8jw.dzhhyy.com

7ng.dzhhyy.com  2u7.dzhhyy.com  gn6.dzhhyy.com  n6eqq.dzhhyy.com  75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