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孟宗文把画作拿出房间给其他人看时,其他人的视线被吸在画里,移不开眼。

包井然:“这将是你的成名作。”

毛科枫:“宗哥,送我吧,我想要,特别想要。”

崔希辰:“我奶想要,想想小时候我奶多疼你。”

刘擎山:“宗文,我记得你想买一套房,我用西山的那套房跟你换这幅画。”

观众回神后,尖叫。

“啊——我要!给我!我的!”

“给我!我以身相许!”

“楼上的丑八怪一边去,宗哥,我嫁你!不要车不要房不要钱,把这幅画挂在客厅让我每天看一眼就好。”

“脸真大!宗哥有才有财有颜,不稀罕你们。宗哥看我,世界知名企业财务总监,你家族企业缺人才不?只要把这幅画给我,我给你做牛做马。”

“宗哥,你们家缺保姆缺园丁缺司机不?我都可以。”

“我是艺术学院的鬼才,如果我在场的话,我会画的更好。茜茜,你缺抗包买单的小弟不?”

“我不稀罕一副画,我只想和茜茜近距离接触一下。茜茜的公司招不招生活助理?”

“如果有机会和茜茜近距离接触,谁还稀罕一幅画。茜茜,你家缺保姆和厨娘不?我能把你养的白胖白胖。”

“哈哈哈哈哈,我是混娱乐圈的,我和茜茜早晚有合作的机会。”

“我家老爷子说话不算话,说好的封手,又拿起了他的那一套工具来雕玉,那认真的劲头,用我爸的话来说,比雕我的百日玉时还认真。老爷子说他以后只给他亲孙女雕。茜茜是他亲孙女,我已经不是他的亲孙子了。”

“看到兄弟的话,心里略感安慰,庆幸不是只有我一人。我无意间看见姥姥给茜茜绣的嫁衣,我才知道姥姥在三十年前是刺绣大师。昨天刚举办了婚礼,我跟姥姥讨要嫁衣,姥姥竟说我穿不出红嫁衣的韵味,没给。唉,茜茜是亲的,我不是亲的。”

“天下同一个姥姥同一个奶奶,我举办的演唱会,我姥姥和我奶奶从不来,说吵。茜茜的演唱会还没有任何确切消息,我姥姥和我奶奶已经用退休金攒了一大笔钱,这笔钱足够坐在最好的位置听我演唱会十场。我的演唱会,嫌吵。茜茜的演唱会,就不嫌吵了?有了茜茜,我已经不是她们最爱的大宝孙儿了。”

“哈哈哈哈,你们还不是最惨的。我家女高音歌唱家向我要茜茜经纪人电话,她一个七十岁的老艺术家想认茜茜做师傅,这让她的那些二十多岁自命不凡的徒孙们情何以堪。茜茜好样的!哈哈哈哈。”

孟宗文看向茜茜,茜茜正抱着江琥川的小腿睡的酣甜。

孟宗文把这幅画递给江琥川,“我本打算把这幅画给茜茜,想了想,这幅画送你最有意义。”

江琥川笑着点头,把画小心地卷入竹筒里密封。

姚茜茜醒过来,在毛毛哀怨的眼神里知道了这幅画的归属。

毛科枫不敢跟虎子抢画,来茜茜面前撒娇,“茜茜,虎子听你的话,你让他把画送我吧,我再过两天生日,你让虎子把画作为生日礼物好不好?”

姚茜茜拍拍他的头,“不可以,虎哥也喜欢。”

毛科枫:“我也喜欢,茜茜偏心虎子。”

姚茜茜坦荡荡:“那当然,我喜欢虎哥呀。”

江琥川大笑,弯腰亲了一下她的头顶。

江琥川看茜茜时的眼神,被观众看的清清楚楚。

“捧脸,思春,哎呀呀,好害羞。”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924.dzhhyy.com

f5irh.dzhhyy.com  htgc.dzhhyy.com  wt855.dzhhyy.com  dxwqq.dzhhyy.com  m1q.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