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则是被民间术士或者法师驱使的鬼役,驱鬼术也是真实存在的一种法术,不过一般来说正经道士是不太用的。当然用了只要不是用来做坏事,并且不是强迫鬼的,也不能说是邪术。

现在是法治社会了,人有人权,鬼也有鬼权。不能强迫人去做什么,当然也不能强迫鬼,不然人家鬼也是可以去城隍庙告状的。但是你情我愿的合法合理交易,那就随意了,没人管那么多。

第三就是董一言这样的鬼修。鬼修本质上也是修行者,只是因为没有肉身的缘故,起点天生就比人类修士低,将来的路也比人类修行者窄,这也是曹秋澜想要为董一言筹划一个灵兽身份的原因所在。鬼修虽然和修道者不太一样,不过本质上也都是修行者,称一声道友倒也不算错。

不过正常情况下,鬼修和人类修道者也是井水不犯河水,基本上不会有交集的。道长们不太能理解曹秋澜和鬼修成婚是什么操作,不过这事到底和他们关系不大,既然张乃生都承认了董一言的身份,也就代表天师府承认了他的身份,道长们即便是看天师府的面子,对董一言也客客气气。

董一言逛了一圈微博,恭喜了张乃生一句,然后又收获了一堆互相关注的塑料道友,重新陷入了无聊的境地。因为要收敛自身的气息,他也没办法修炼,想了想,打开视频APP找了一部免费的电影开始看了起来。不得不承认,现代人在娱乐方式上真是做到了推陈出新。

这大抵也是因为,现代人的空闲时间更多了吧,自然要想办法打发掉这些时间了。

董一言一部电影看完了,剧月光的鬼魂还是没有出现。两个保镖觉得这么和耿标耗着也挺累,商量了一下,找了条绳子把他五花大绑了起来,彻底了断了他逃跑的希望。

董一言对电影的兴趣其实不是很大,看完这部就不想继续看下去了,又没事情做,干脆继续刷微博。他首页没有太多新内容,倒是有一个刚刚互粉的道长转发了一条新闻,是关于非洲出现的一种新的流行传染病的,目前这种传染病正在非洲肆虐,已经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组建了专家团队前往非洲研究治疗这种传染病的方法,另外还有医学志愿者前往非洲帮助非洲国家阻止疫情的蔓延。除此之外,欧美以及亚洲也有国家确诊了少数几个病例。

目前怀疑是有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从非洲把病毒带到了其他国家,所幸目前其他各大洲的国家并没有出现疫情大规模爆发的情况。但各国都警惕了起来,加强海关检查。夏国目前并没有确诊该流行传染病的案例,但也不能放松警惕,国家疾控中心发布了预防该传染病的一般方法。

道长的微博评论,是清一色的“太乙救苦天尊”。董一言稍微瞄了一眼,没有凑热闹,他又不是道士。不过倒是仔细看了国家疾控中心发布的传染病预防方法,他是鬼,但曹秋澜是人啊。

既然是人,就算是道士,也是无法避免生病的,最多身体比一般人更强健,更不容易生病。另外,玄枢观里现在招了十几个住观道士,每天还有许多信众往来,也是属于人群聚集区了,对传染病的预防更加需要注意。今天的董一言,也十分为媳妇儿着想呢,给自己点赞!

一夜过去,剧月光的鬼魂依然没有出现,李庆南不免有些焦虑起来。次日做完早课,李庆南忍不住问道:“曹道长,剧月光不会不敢来了吧?”这个隐患不解决,他就只能给研究所搬家了。

给研究所搬家倒也没问题,但是真要搬的话重建需要花费不少时间,李正佳可等不了这么久。所以最好是能够把剧月光的鬼魂找出来超度掉,这样他才能安心让姐姐回研究所来。

曹秋澜却很淡定,“不要着急,再等一天,如果明天早上她还没出现,再想别的办法。”

李庆南闻言,便也只能按捺住心里的急切,确实,现在才一天不到呢,还是应该再等等。

应付了李庆南,曹秋澜继续教张鸣礼制香。是的,他们昨天制香的过程还没有完成,只是把沉香、乳香树脂、茉莉花捣成的粉末和阿拉伯树胶混合起来,静置了一个晚上。

这几种东西,沉香、乳香树脂和茉莉花是线香的主体材料,而阿拉伯树胶则是粘合剂。

曹秋澜看了一眼静置的混合物,让张鸣礼把竹子劈成一条条细竹丝。

这些细竹丝的作用和蜡烛的烛芯有些类似,能够起到助燃和支撑线香的作用。

以前的张鸣礼,是绝对做不到把竹子劈成这么细的均匀的竹丝的。不过习武之后,他对力道的控制变好了很多,虽然还是有更多失败的例子,但成功的例子也不少。

细竹丝准备好,便可以开始下一步了。曹秋澜让张鸣礼往那一盆混合物里加入沉香纯露,作用和水是一样的,不过对于香味的效果会比水更好。这一步加蒸馏水或其他纯露也是没有问题的。

然后就是一个揉面团的过程了,这个张鸣礼倒是不太需要曹秋澜的指点,这源于他在厨房的丰富经验。揉面——他是专业的!把面团……不是,把香料揉均匀,再均匀地滚到细竹丝上。

至此,制香的过程就差不多全部完成了,最后一步需要注意的是,不要把香料压得太结实。最后只要把做好的线香放到架子上均匀的晾干,就是我们平时可以正常使用的线香啦!晾干的过程需要一个星期到一个月的时间,最好是放一个月以上,可以根据各地的湿度适当调整。

如果想要做出来的线香更美观的一点,在晾干之后,可以做一些修整。对曹秋澜来说这就是必备的步骤,但如果只是做着自己用,不必那么美观也没有关系,因人而异,看自己喜欢了。听说要晾至少一个星期,张鸣礼沉吟道:“那师父,我们回去的时候,说不定香还不能收?”

曹秋澜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这是你第一次自己制香,如果你很想带回去的话,虽然麻烦一点但也不是不可以,你自己决定就好。”他理解,第一次总是有那么一点不同的意义,即便第一次做出来的东西,往往瑕疵很多,但多有纪念价值啊,留着发霉也是好的。

张鸣礼看着晾在架子上的线香半成品,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我再考虑考虑吧,走之前再做决定好了。”也说不定事情不顺利,要拖个几天,那样的话也许他们走的时候,香已经晾干了,带走就一点问题都没有了。曹秋澜说随他就是真的无所谓,他想什么时候决定都行。

李庆南看了制香的全过程,觉得还挺简单的,也有些跃跃试试。不过他不是准备现在试,而是打算回家之后再试试看。毕竟他们家也是常年供奉神像的,若是能用自己亲手制作的线香供神,也是很有诚心的表现嘛。而且,李庆南家除了李正佳,都有熏香的习惯,自己用也是好的。

同一时间,夏国西北方某一个冰天雪地的高山之巅,宋寅鹏跟在王浩然和左明毅的身后吃力地往上攀爬,心里脸上都写着大大的“握草”两个大字!好不容易爬到了一个平坦的地方,宋寅鹏一边喘气,一边说道:“这就是我们组织的总部?为什么要设在这样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千万别告诉他是为了安全,虽然这地方应该确实挺安全的,但他们组织什么时候谨慎过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dp1.dzhhyy.com  99e.dzhhyy.com  cjvqb.dzhhyy.com  hnp.dzhhyy.com  ex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