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想到,刚把自己救出来的小老弟,竟然失手被娄贵鸣打中。

他对娄贵鸣很了解,知道此人出拳极重,就连公认的阿斯嘉族第一神使,都亲口说过承受不了娄贵鸣的蓄意攻击。

看来,牧星老弟凶多吉少!

他自准备冲过去,哪怕拼得自己身死,也要替牧星老弟创造一线生机。

可是没想到,他还没等开始行动,就看见牧星老弟欺身撞进娄贵鸣的怀里,然后一记猛烈地膝撞,再加上一记凶悍的头槌,顿时将不可一世的娄贵鸣击倒在地,不停地抽搐着。

赵千荒震惊得无以复加,没想到牧星老弟实力如此强悍,不但硬接下娄贵鸣的攻击,反击也是如此犀利。

尤其是最后那记头槌,赵千荒甚至都听到了金铁交鸣的声音。

本着“宜将剩勇追穷寇”的精神,刘牧星抬脚,“嘎巴嘎巴”几下,便将娄贵鸣的四肢踩断,痛得他惨叫一声,昏死过去。

刘牧星看着仍处于惊讶状态的赵千荒,又把刚才问题问了一遍。

赵千荒此时已经没了主意,他双目无神地反问:“牧星老弟,你说怎么办好?”

刘牧星看着老乡脸上三角形的伤疤,那是刚才被娄贵鸣烫出来的,赵千荒的背上还有一个。

“治愈”只能治愈疾病,却不能改变疾病留下来的伤疤。

于是,他挑挑眉毛,向赵千荒道:“赵哥,如果你不害怕,我们还是回去收拾这家伙,那样的话,才能消解你今天所受的折磨。”

赵千荒刚脱离险境,心里并不太想回去,可是看着牧星老弟自信的微笑,他鼓起勇气,点了点头。

片刻后,娄贵鸣的营帐里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

第522章 我没有叛变

离营帐稍远的位置,娄贵鸣的几个手下相视而笑,心想自家长官可能结束了房事,开始办正事了。

某个比较细心地守卫听到后,赶紧跑过来询问:“咦,营帐里的声音,怎么有点像娄长官呢?”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要往里闯。

结果被娄贵鸣的手下挡住。

开玩笑,长官亲自交待: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能入内打扰。你丫的凑什么热闹?万一长官正在做“难上加难”的动作,你看到了,就不怕长针眼吗?

守门的都是娄贵鸣的亲卫,所以那名守卫只得悻悻回到自己的岗位,然后继续聆听疑似娄贵鸣的惨叫。

营帐里充满了焦糊的难闻气味。

赵千荒却丝毫没受影响。

他把已经变得暗淡的三角形烙铁放回火炉,胸口剧烈的起伏,显得十分激动。

在娄贵鸣脸上身上,已经被烙了五个地方,而娄贵鸣的嘴,也被刘牧星堵住,只能发出惨叫声,却不能再说话呼救。

刘牧星观察娄贵鸣的表情,然后指着他身后各式各样的刑具道:“赵哥,别光用烙铁,你试试其他的。比如这瓶红艳艳的辣椒水就不错,如果灌进他的鼻孔里,一定会让他很难受。”

听到这个刑罚,尚未昏迷的娄贵鸣气得身体发抖。

他早就在别的囚犯身上试过灌辣椒水,知道这种刑罚让人极为痛苦,今天本打算用在赵千荒的身上,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制住,马上就要品尝这个苦楚。

赵千荒的目光扫过众多刑具,然后对刘牧星摇摇头:“牧星老弟,我的怒气已经发泄出来,心理已无大碍。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免得夜长梦多。”


yrs2k.dzhhyy.com  r5fg.dzhhyy.com  t3i59.dzhhyy.com  eqv9m.dzhhyy.com  oc4tr.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ua.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