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仁弘已经到了这个年纪,先前两个儿子都死在了战场上,在广州的那个外房生的儿子,可是他唯一的后人了,这般做法,党仁弘也真是有魄力。

玄世璟去了玄武楼,既然要为党仁弘安排路上的事情,那有些事情就需要商会里的人出面去打点了,还有玄世璟想要在南方做的一些事,也要提前给钱堆说一声。

至于大理寺那边,暂且不着急,在李二陛下见党仁弘之前,老戴不会签令文让党仁弘离开长安的。

李二陛下费了这么大的周折将党仁弘保住,临行前不见一面也说不过去。

如同玄世璟所料,李二陛下亦是知道党仁弘在长安城停留不了多长时间,所以玄世璟前脚刚走,后脚宫里就来人将党仁弘带进了皇宫。

李二陛下与党仁弘的这一面,说不定便是今生今世的最后一面了,钦州距离长安城山高路远,且党仁弘是戴罪之身,没有李二陛下的旨意不得返回长安。

将来即便是李二陛下下旨,党仁弘也不可能再回到长安了,党仁弘这把年纪,也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李二陛下与党仁弘在甘露殿之中停留了许久,说是时间长了,但是两人之间更多的却是相顾无言。

党仁弘辜负了李二陛下的期待,而李二陛下为了党仁弘做到这个地步,这件事情说是这般过去了,可是到头来损害的,还是李二陛下的颜面威名。

让人带走了党仁弘,李二陛下又让德义传旨让玄世璟入宫觐见。

玄世璟在神侯府的时候,收到了李二陛下的旨意,心里不禁寻思着,为了这么件事儿,李二陛下也是真能折腾。

骑上马爷,再次返回了皇宫。

甘露殿中,李二陛下一身常服站在宫殿内。

玄世璟进入殿内,规规矩矩的行礼。

“听说你下朝之后去见过党仁弘?”李二陛下问道。

“是。”玄世璟应声:“臣见党仁弘大人年事已高,万年沦落至此,寻思给党仁弘大人在钦州寻份差事,至少能让党大人衣食无忧,也算是对得起当年党大人为大唐付出的辛劳。”

“混账小子,少跟朕打马虎眼,老老实实的说,你想做什么?”李二陛下没好气的说道。

“好吧,臣看中了南方,想在南方发财。”玄世璟闷声说道。

“南方?好跟朕说说。”李二陛下说道。

几年前内务府的充盈让李二陛下尝到了有钱的甜头,现在听玄世璟说南方有利可图,心中不免也泛起了探究,而且,玄世璟打南方的主意竟然还带上了党仁弘,这当中又岂是简单的让党仁弘衣食无忧这么简单。

“陛下,河南道与淮南道产粮几何?”玄世璟问道。

“你是说南方至江南道甚至是岭南道,会有很多粮食?”李二陛下反问道。

“没人去开发,没有人去种粮,那就一粒都没有。”玄世璟说道:“南方气候湿热,北方粮食两年三熟,那往南,就能做到一年两熟,到了岭南,一年三熟也能做到,这样,南方的粮食有多少,陛下心中应该有数了。”

“此话当真?”李二陛下诧异。

“自是当真,只是现在南方人少地多,无人迁居,是个大问题,而且,臣观现在关内土地,俨然已经快要满足不了关中的人口了。”玄世璟解释道:“当年隋末乱世只是,中原大地人口锐减,导致土地荒废甚多,经高祖皇帝一朝,修生养息,已然缓解过来,再到陛下这里,关中的人口骤增,加之高门大户土地兼并,这样下去,土地与农户之间的矛盾必然爆发。”

被玄世璟这么一提醒,李二陛下心中也是一震,看来最近对于户部的关注实在是少了些......

“所以你打南方的主意,就是为了这些?如此的话,为何不早与朕商议?”

“额......不仅仅是这些,臣往南方,就是单纯的冲着发财去的,只是今日陛下问起......”

“惫懒!空有一副灵光的脑子,不知往正道上用!”李二陛下怒骂道。

这小子,要是今日不找他来问这件事儿,这种良言,他要憋到几时几日。


t821.dzhhyy.com  sgy.dzhhyy.com  xhr.dzhhyy.com  a1w3c.dzhhyy.com  9eq.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u78.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