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青与白云道人注定无法成为朋友,因为不是白云道人死就是黑土道人死,不论是哪个,白云道人跟郭青只会有仇恨,而无法成为朋友。

即使,这个仇恨永远也无法报,但是心中却是怨恨的。

黄土道人面无表情道:“恐怕你们来找到我们,也只是想要自保而已。是想要我们出面去请罪,给你们方寸山打头阵,破掉这个局!”

大家都不是蠢人,这些东西说开之后,众人都是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

郭青却是道:“确实,我们需要你们帮忙破局,但你们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因为有意请罪的势力还有好几家,只是你们当初在杨大哥劝走的名单之中,故而选了你们,给了你们一个更好的机会。”

黄土道人冷哼道:“人还是要杀,这算是什么更好的机会?”

郭青淡然道:“人是无论如何都要死的,至于更好的机会,那自然就是让你们白云观不会因此被无辜灭掉,死的不明不白!”

白云道人三人都是大惊失色,他们才是反应过来,灭掉几个想要请罪的势力并不是郭青的人。

他们也是有意请罪的,之前也是在担心这个问题。结果见到郭青,他们一时愤怒,差点就给忘了这点。

既然不是方寸山出手灭掉的那几个势力,那么很可能就是那不想让北地安宁的幕后之人。

也不知道那个幕后之人是否知道他们白云观也有意请罪!?

白云道人觉得对方很可能知道了,估计只要自己表现的更加明显一点,很可能就会引来灭门之祸。

想到这一点,白云道人脸色顿时惨白。

他看向郭青,道:“你如何保白云观?”

郭青道:“我来了,我兄弟也来了,那就是为了破掉这个局。想要破局,那么你们白云观就要存在下去,自然要我们全力去保下来。”

白云道人苦涩道:“你要我们怎么做!?”

郭青抿嘴道:“我们来的消息就压下去,当做没有发生过。然后平时该干嘛就干嘛。最好通过一些门内之人传出消息,就说你们打算去请罪了。”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办法,就是白云道人也想的到。

只是白云道人没想到郭青竟然想要用这么简单的办法把人给骗出来,对方会那么轻易上钩么?

白云道人不相信,其他两个人也是怀疑。

郭青却是十分淡定,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这个计划,毕竟我们来的事情已经公开了,但是我们的身份没有公开。还有一点,那是幕后之人不得不来的理由。”

“他们有什么不得不来的理由?”白云道人冷哼道。

郭青淡定道:“因为如果你们公开表示要请罪,最后还是去了,而且还成功得到方寸山的原谅,那会动摇其他人的决心。所以,那背后之人,绝对不允许任何势力请罪,有这个苗头,都要扼杀!”

白云道人也是一下子反应过来,旋即冷汗直流。

原来如此,难怪他最近心神不宁。

他们这几个想要请罪的势力若是传出确切的消息,估计那幕后之人就会立即找上门来。

他们不允许任何人请罪,那样北地的势力必将会一起请罪,他们可损失不起。

所以,不允许任何人开这个头。

郭青和六耳重新戴上了小丑面具,两人的模样看着十分诡异,而且身形也是虚无缥缈起来了。

“路已经指出来了,我就再给你们一个优惠。”郭青平淡的声音传来,道:“这件事办妥之后,诛了首恶,就不要你们的赔偿资源了。”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x1i.dzhhyy.com  9v63.dzhhyy.com  3li.dzhhyy.com  dsw5h.dzhhyy.com  mp2t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