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峒身形狼狈暴退,然后他便是惊骇无比的见到,他整条手臂都是在此时以一种惊人的速度变得幽黑,那种黑线,还在疯狂的对着他身体蔓延而来。

那是一种可怕的毒!

吴峒心中骇然,急忙催动灵力,试图将那剧毒逼出体内,但随着灵力与那黑色毒一接触到一起,他便是发现,体内的灵力,居然在被那种毒气迅速的侵蚀,那些灵力,都是在此时变成了剧毒!

根本就逼不出去!

好霸道的毒!

吴峒的面色都是在此时变得惨白起来,这是什么毒?竟然霸道到这种程度,连灵力都能够污染!

黑色的毒线飞快的蔓延,吴峒眼睛赤红,旋即猛的一咬牙,单手做刀,灵力奔涌,直接是狠狠的对着手臂根处,狠狠的斩了下去。

凄厉的惨叫声从那吴峒嘴中响彻而起,那一截已经变得漆黑的手臂脱落而下,溅射出来的鲜血都是呈现漆黑之色,而那断臂则是飞快的萎缩,短短数息的时间,便是化为了黑色灰烬,飘散而去。

吴峒身形狼狈的暴退,面色惨白,满头大汗,那盯着牧尘的目光,变得无比的惊惧,那种毒太可怕了!

牧尘倒是眉头微皱的望着这一幕,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施展“黑雷毒指”,没想到这吴峒如此的果断,一发现那毒气霸道得无法排除,竟直接是将那条手臂都是砍了下来。

“再来!”

牧尘淡漠一笑,身形再度暴掠而出,而那吴峒则是骇得魂飞魄散,竟再不敢与牧尘动手,掉头便是狼狈逃窜而去,那愤怒的咆哮声,随着那空间罡风传遍了天空:“牧尘,断臂之仇,我必定回报于你!”

牧尘见到吴峒那仓惶逃窜的身影,则是淡淡一笑,那漆黑的手指一点点的恢复原状,他这“黑雷毒指”,每用一次就会消耗毒力,所以一般他是能不用就不用,留着当做底牌,今日如果不是想要迅速摆脱这吴峒,他也不会动用,只是他也没料到,这“黑雷毒指”会如此的霸道,仅仅是沾染上了,便是废了那吴峒一只手臂。

他并没有去追击逃窜的吴峒,虽说痛打落水狗,但现在的他,还有着更重要的事情。

他转过身,望向那风暴深处,然后身形暴掠而去,他得抓紧时间将那灵宝夺到手!

在吴峒逃窜的时候,那下方,那些各方强者也是隐约的听见了吴峒那从风暴之中传出来的愤怒咆哮,当即面色都是微变,不过由于风暴阻拦的缘故,他们一时间也无法确定那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原本满脸微笑的柳影,眼神也是一点点的阴翳下来,显然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

而在众多人猜疑之间,天空上那龙卷风暴内,一道光影突然狼狈的射了出来,他们目光立即望去。

在那里,吴峒仓惶的遁出来,他面色惨白,浑身都是被冷汗湿透,那模样,看上去犹如丧家之犬一般狼狈,哪还有最开始的那种一城之主的傲然气势。

他们的视线,看了吴峒一眼,最后停在了那断臂之处,当即便是有着不少人瞳孔猛的一缩,心头涌上了浓浓的惊骇。

这吴峒,竟然在这短短一会的时间,被断了一臂?!

那牧尘,竟然厉害到这种程度?凭借着通天境初期的实力,不仅逼退吴峒,而且还将其断了一臂?!这怎么可能?!

众多强者心神震动,面色不断的变幻着。

柳影也是见到了此时的吴峒,于是,那本就阴翳的眼神,在此时更是阴沉得吓人,他双掌死死的紧握着,一张英俊的脸庞都是变得有点扭曲了下来,吴峒这个废物,竟然会被那个牧尘伤成这样?!

在柳影心中暴怒时,夏悠然也是有些发怔的望着这一幕,美目中满是惊讶,她知道牧尘能够代表北苍灵院来参加圣灵山必然是有着他的可取之处,但却依旧没料到,后者竟然能够在这短短一会的时间中,就将吴峒伤成这样。

不管怎么样,那吴峒都是经历过肉身难的人啊,虽然失败了,但对于寻常通天境而言,依旧是很强大了,可牧尘……看来她终归还是小看了这个家伙啊。

夏悠然玉手轻轻拍了拍饱满酥胸,松了一口气,俏脸上的寒意已是尽数的消失不见,美目戏谑的望着面庞有点扭曲的柳影,道:“看来这次如不了你的愿了呢。”

柳影眼神阴沉,心中暴怒涌动,阴沉的道:“你高兴得未免也太早了点,既然吴峒没用,那就我亲自来试试他有多少斤两!”

话音一落,他脚掌一跺,身形直接暴冲而起,霎那间,一股极端强大的灵力犹如巨浪一般席卷开来,这片区域肆虐的空间罡风,竟然是在阻拦在了数百丈之外,根本无法靠近!

这片区域众多强者也是一惊,面色忌惮的望着气势骇人的柳影,心中有些震动,这就是北苍大陆上年轻一辈最顶尖的层次吗?看这模样,恐怕这柳影应该已经成功渡过了三小难之中的第一难,肉身难了吧?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8814.dzhhyy.com

po3ij.dzhhyy.com  qc49t.dzhhyy.com  w45n.dzhhyy.com  dgwe.dzhhyy.com  coj.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