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下列地址立刻进入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

Click on the small domain, immediately send you a big surprise.


请进入我们最新域名:地址1

第二百一十九章 礼物

“他真的这么说?”

“是啊师兄,我还真的没有想到,这田海的性子竟然会如此的刚烈,要是真的不加以管束的话,那将来是一定会闹出大事儿来的,师兄,你看这事儿?”

“嗯,现在他不是要闭关吗,那他一定会老实一段时间的,我们也不用太着急了,慢慢的来好了,不必理他,至于说沙长老那里呢,也许我们应该跟他通通气了,省得他在有什么不动作。△”

“可是沙长老那个人,高傲自大,刚愎自用,我们要是去说的话,他会不会把我们也给恨上了,而且说不定,他还会加快对付田海,要真的是那样的话,一定会引起田海全力的反弹,到那个时候,可就麻烦了。”

“这到是一个问题,不过我看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这样吧,我去打人说说,我是核心弟子,但是在沙长老的面前,我可能也就是一个弟子,那我就找一个跟他地位一样,甚至是比他地位高的人跟他说好了,我就不信他沙天河敢谁的面子都不给。”

“师兄,你的意思是,去请藤长老出面?可是这样一来,我们可就要欠藤长老一个人情了,以后这个人情,怕是不好还啊,为了一个田海。值得吗?”

“那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师兄。要不我们用那块玉简威胁一下沙长老。让他老实一点儿,同时也让他知道,玉简已经不在田海的手里了,而且田海已经是我们的人了,这样的话,他说不定会收敛一点儿,要是他还敢乱来的话,我们到是可以用这玉简做一做文章。与其留着这玉简,到撕破脸的时间在用,还不如现在就拿出来用,到撕破脸的时候,这玉简怕是就没有什么用了。”

“嗯,这个方法到是可行,这玉简到是可以用一用,好,这样吧,你把玉简复制一份。人沙长老送过去了,什么也不要说。见不见得到沙长老都不要紧,你只要把东西送过去就可了,对了,你说田海在干什么?”

“噢,他在闭关研究术法之毒,看得出来,他对于术法之毒的兴趣很大,也许是因为他明白,自己没有办法得到什么像样的毒器吧,所以他对术法之毒十分的上心。”

“不,现在田海手里的毒器一定不少,不要忘了,他可是已经宰了好几个内门弟子了,而且那几个内门弟子,跟水长老都有关系,他的手里怎么可能没有好毒器呢,看来他是真的喜欢这术法之毒,这样吧,你在拿出几样术法之毒的炼制方法,给田海送过去了,让可以多闭关一段时间,等这一段时间风头过了,也许就不会有事儿了。”

“好,我马上就去办。”

“去吧,现在就去,先把玉简给沙长老送过去,在把那些术法之毒的标料和炼制的方法,给田海送过去。”

“是,师兄,那我现在就去了。”

周凤鸣点了点头,摆了摆手,陶靖这才离开了他的书房,拿着玉简往沙天河小楼走去。看着陶靖的背影,周凤鸣的脸上到是露出了一丝笑意,喃喃道:“杀心到是挺重的,不过这样也好,沙天河那个老匹夫,也应该有一个人好好的收拾一下了,现在遇到了这么一个愣头青,也真的是够他受的,沙天河,我这可是在帮你,不然的话,被这么一只狼给盯上,可有你受的。”

陶靖拿着玉简,来到了沙天河的小楼前,这小楼前站着一个年纪很大的仆从,看直来有七十多岁了,这个仆一看到陶靖,就冲着陶靖行了一礼道:“见过大人。”

陶靖点了点头道:“请代为通报一声,陶靖奉周凤鸣师兄之命,送一件礼物给沙长老。”

那个仆从应了一声,转身往楼上走去,不一会儿那个仆从就走了下来,冲陶靖行了一礼道:“大人,我家大人说了,他正在研究一个法阵,没有时间来见你,礼物留下就可以了。”

陶靖一听这仆从这话就知道是推辞,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道:“好啊,请把这礼物一定要交到沙长老的手上。”说完陶靖把手里的一个木盒,交到了那个仆从的手里。

那个仆从应了一声,从陶靖的手里接过了木盒,陶靖就转身离开了,等陶靖离开之后,那个仆从这才拿着木盒往楼里走去,不一会儿就到了沙天河的书房,把木盒交到了沙天河的手上。

沙天河正坐在书房里,手里拿着一本书看着,他根本就没有研究什么阵法,只是不想见陶靖罢了。

现在一看那个仆从拿着木盒进来了,他这才放下了手里的书,把接过了木盒,随后把木盒打开了。

这木盒一打开,他的两眼不由得一缩,随后他脸色一看铁青的道:“你下去吧。”那仆从应了一声,转身往外走去,并且随手把书房的门关上了。

那仆众刚一离开书房,就听到书房里传来了砰的一声,随后就听到东西掉到地上的声音,那仆众不由得心里暗叹,看来这书房的桌子又得换了。

沙天河盯着手里的玉简,他已经激活了玉简,玉简里的内容,正是赵海录下来的那些留影,这留影里记录的十分的清楚,那两个人是如何暗算赵海的,都记得一清二楚。

其实沙天河完全可以把那两个陷害赵海的内门弟子给宰了,来一个死无对证,但是他却不能这么做,因为那两个内门弟子毕竟是为他做事儿的,而且这件事情也是他提议的。要是他真的那么做了。那么让其它人怎么看他。他这一系的人,怕是以后就要跟他离心离德了,以后怕是在也不会有人为他做事儿了,所以他什么也不能做。

沙天河一直都怕赵海会把那玉简交给周凤鸣,因为那样的话,就算是他杀了赵海也不有用了,把柄已经落到了周凤鸣的手里,周凤鸣是核心弟子。地位很高,而且还与几位长老交好,他沙天河虽然地毒龙宗里的地位不低,但是也不敢轻易的动周凤鸣,那样的话影响太大了,所以这玉简最坏的结果就是落到周凤鸣的手上,现在还真的落到了周凤鸣的手里,这让他如何能不气。

沙天河怎么也没有想到,为了对付一个赵海,不但让他前后死了七个内门弟子门人。而且还有把柄落到了周凤鸣的手上,这真的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沙天河长出了几口气。手一动,把那块留影玉简给掐碎了,他当然不会天真的以为,只要毁了这个留影玉简就没事儿了,周凤鸣是不可能把原牌的玉简送给他的,这明显就是一个复制品,但是就算是这个复制品,他也不想看到。

请大家记住我们最新域名地址2


Ctrl+D 保存到您的收藏夹,方便下次访问。

6iv.dzhhyy.com  nxy.dzhhyy.com  v439.dzhhyy.com  rfyx.dzhhyy.com  lpe.dzhhyy.com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
You can see this page that you just entered the domain name is about to be unable to access, please remember the above the latest domain n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