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昭昭更想哭了。

她其实并没有那么脆弱,从小到大早就习惯了一个人面对一切。

是李渭然把她惯坏了。

重生之后的每次生病李渭然都陪在陆昭昭身边,以至于陆昭昭习惯了每次生病都有人陪着。

甚至有些时候,陆昭昭觉得李渭然比陆安更让她能够放下防备全心依赖。

毕竟无论是原文还是穿书文,哪怕是两人离婚后,李渭然都仍旧站在她的身边。

现在陆昭昭也会因为被李渭然扔在医院而难过了。

很难过很难过。

美丽柔弱的女孩撑着拐杖,站在病房门口,她身上穿着病服,整个人摇摇欲坠,呈现一种病态的脆弱。眼眶通红,强忍着不让自己哭出来的样子,更加楚楚可怜让人心疼。

李渭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画面。

他大步走到陆昭昭身边,以公主抱的姿势把她给抱了起来。

陆昭昭闻见他身上有股烟味,转过头去:“不是走了吗,干嘛还回来?!”

李渭然很容易从小姑娘恶声恶气的声音里读出来她的委屈,心里最后一点生气烟消云散,满心后悔:“我只是把他们送出医院,忘了跟你说一声,是我的错。”

他把陆昭昭放在病床上,握住她的手,轻轻亲了亲:“别生气了好不好?”

本来还能忍住的眼泪,一下子有些忍不住了。

陆昭昭闷不做声地把手抽回来,转过身,背对着李渭然。

“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好不好?”

“不是想玩游戏吗?我陪你玩。”

“上次你说喜欢的深海之星钻石项链,我给你买。”

“昭昭,跟我说一句话,好不好?”

男人好听的声音钻进耳朵里,一下又一下地搔着陆昭昭的鼓膜。

听得出来他不经常哄人,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干巴巴的几句。

陆昭昭的心莫名愉悦起来,想了想,她开口道:“我要吃酸菜鱼。”

李渭然迟疑了一下。

陆昭昭哼了一声:“你说的我想吃什么你就给我做。”

“好。”李渭然无奈地答应下来,“现在不生气了吧?”

陆昭昭撇开脸:“还是很气!”

李渭然刚要说话,就看见小姑娘低下头,小声地说:“以后不许再不说一声就把我一个人丢在医院了,我很害怕。”

软软的声音盛着委屈与恐慌,还有一点主人自己都没发觉的小心翼翼。

李渭然看过她的资料,知道她从小到大的所有事情,他的心像是被什么轻轻扎了一下,伤口小的看不见,但疼却清清楚楚地摆在那里。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p9d7.dzhhyy.com

hig0.dzhhyy.com  uiusu.dzhhyy.com  nugut.dzhhyy.com  rs5.dzhhyy.com  5aaat.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