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子文哪怕怕死也只有硬着头皮顶了,漠然道:“作死一定会死的,叶荣将军,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纠错!”

“本将何错之有?现在已过了你张家一手遮天的时节。这难道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叶荣道。

张子文道:“特殊时局下不做不错。但你功利心太重,小人得势的心态下一定会出事的。我身为枢密院和开封府委任的平乱主将,竟被长枪锁喉要挟,连宣读命令的机会都没有。假设我最终会赢,说你的行为不犯罪你自己信吗?”

叶荣顺着他的思路一想,还真有点被吓到了。

在这之前,更具叶梦得形容,张家人吃相太难看手段也太毒,张小国死的不明不白,张步帅位于武臣的顶峰,更是被莫须有就下狱,受牵连者是半个步军司的军官。

想到这些劣迹,叶荣有些担心此役过后万一没整死他而出现后遗症,便恶向胆边生,眼里隐约闪过一丝杀机,只需以“冥顽不灵”的借口,轻轻把手里的长枪一送……

如此叶荣进入了心里交战,看这禁军源源不断集结的形势,现在像是杀张子文的最后机会了?

要是刚刚不要逼逼,直接干了就好了,那时候代价最小,禁军只有仅仅一个营,还不是神臂弓营。但只耽搁了这么一炷香时间,集结的禁军人数已接近五个营,还配合有大量的神臂弓。

“叶大人……叶大人出来了……”

在这个关键时刻,叶梦得从红叶观内出来了。

张子文背脊是真的汗湿了,也算松了一口气。

叶荣有些尴尬,只得收起了长枪。因为叶梦得一但在场就失去了“权益法则”,也可以事从紧急原则行动,但就必须叶梦得下令。

“得罪了,公子也不要怪我,本将只是职责所在。”叶荣换了一副笑脸看着张子文。

叶梦得看到张子文竟然带了大面积禁军过来,当即指着呵斥道:“姓张的小子你不要无法无天,不要欺负军士,有什么你冲我叶某人来。”

说完拨开众人,大步跑到了张子文面前道:“下来,在本官面前你在那么高干什么?”

张子文就翻身下马。

叶梦得又怒道:“张子文啊,你几次三番搞大动作,真是嫌你张家死的不够快?那便说说,你此番到底有何底气来此生事,本官明确告诉你,宋昪搞明白了局势,已经不会跟着你们胡闹。这现场不是你们的,已正式被中书门下接管。若还不识趣,恐怕会出现你张家承受不了的后果。”

张子文道:“你真打算派军队抓我这个太学生?”

叶梦得冷笑:“很不幸本官没你那么蠢,既然你不识趣,抓你的会是别人。”

“让开让开,别拦着本官执法,这是开封县执法现场。”

一个张狂的声音,宣布反水的宋昪带着开封县的差人,拨开众多厢军走上前来。

宋昪环视一圈后,指着张子文的鼻子道:“最不安份,嫌疑最大的就是这个姓张的坏分子。但凡姓张的已经逆天,张怀素,张小国,张叔夜,张克公,张子文,全是唯恐天下不乱的坏份子。考虑到他虽然是文人,但这敏感形势下,他这样的笔杆子太学生能带起的危害尤其大,算是别有用心的喉舌,立即已开封县的名誉抓捕,加以控制,待事后交有关部门慢慢审查,啊……”

宋昪说不完又是两条鼻血流了下来,被张子文看也不看的反手一耳光,打的耳鸣不止。

叶梦得色变道:“果然无法无天,于此敏感时局下对抗抓捕,来啊,啊……”

不等厢军响应,叶梦得也被张子文那份掏出的文折抽在脸上,没流鼻血,因为文书抽的没有手掌抽的那么重。

叶梦得肺都险些气炸了,“造反了……”

噗。

说不下去,被张子文把蔡京的手谕贴在了他脸上,“全都冷静,我只说一遍,这是当朝门下侍郎针对当前形势下达的最终命令。其方向和宗旨与枢密院开封府一致,现在三方意见一直,步调统一,正式形成了朝廷整体意志,但凡有违此意志者一定是叛乱,十恶不赦!”

急转直下的形势有些让人懵逼,厢军队伍出现了大面积骚动。

第116章 穷途末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nlsd.dzhhyy.com

b9eq.dzhhyy.com  15q.dzhhyy.com  941a.dzhhyy.com  ge5bv.dzhhyy.com  nx6de.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