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出入的车子全是几十百万的车子,年收入没有百万,也有几十万。

而陆默的收入在前期是能跟大家接轨的,起初的差距不大,后来也渐渐拉开了差距。

一个人在圈子里不被认可,又没有别的长处很难培养出跟金钱无关的性情。

然而钱又是个妙的小东西,你有钱、有渠道赚钱,钱会越滚越多;你没钱、也没有渠道赚钱,钱会一层不变或越撺越少。

说造化弄人也罢,说世界运行的规则特也罢,钱这东西是看着人脉、实力、渠道等等运转的,始终妙的围绕在有这些因素的人身边。

霍予沉见陆一语突然沉默,她那小表情也像是在思考什么,便让她安静思考了。

陆一语也不知道发呆了多久,回过神来便顺着霍予沉的目光跟他一起看不远处的霍宛和小宝小贝。

女子监狱。

刘婉宁和陆默之间隔了一道透明的厚玻璃,刘婉宁一坐定焦急的问道:“老陆,言言怎么样了?”

“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剩下的是休养和复健。这几天我想方设法让她试试活动半身,后面再循序渐进的加量。”陆默对陆微言的身体现状还是有所隐瞒,老刘在里面知道这些事也只是让她白白担心,什么事也做不了。

与其如此,跟她说好的一面好。

不好的那一面,他努力扛过去,他在外面能想的办法多一些。

刘婉宁听到陆默这么说,也能大致想到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女儿是什么性格的人她了解,言言遇到事情只为把问题推给别人,认为都是别人把她害成那样的,她什么错都没有。

她的伤恢复不好,她也只认为是家人不值得花钱治她,医院的医生技术不过关,世的所有人都跟她作对!

刘婉宁也是离开了陆微言,才有足够的时间,运用足够的客观角度去看她当年跟言言的相处,也深切的明白当年她也有一定的问题,把言言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自己的苦自己咽下去,没其他办法。

刘婉宁张了张嘴,说道:“老陆,这几年麻烦你了,等我出去后我再接过你身的担子。”

陆默扯了扯嘴角,“我们是夫妻,别这么说。你在里面好好保护自己,别让自己的身体出什么毛病。我们这把年纪动不动这里不舒服,那里不舒服,你一定要好好要说出来,我想办法给你治,知道吗?”

刘婉宁听出他话里的担忧,问道:“老陆,你是不是身体出什么问题了?你别亏待自己,咱们家现在剩下你这个顶梁柱了,你千万别出事。”

“我没事,我已经检查过了,没什么问题。最近我经常在医院走动,见了各种各样的病人觉得健健康康的是最大的福气,不管有钱没钱。要是身体垮了,拥有再多的东西也没有什么意思。”

“这也是我想跟你说的。老陆,你一定得好好的,你要觉得累了,再请一个帮手,千万别累坏了。”

两人又说了一些体己的话,才各自告别。

陆默从监狱回到城里,回到空荡荡的家看了许久,发出了一声幽长的叹息。

这日子究竟还要过到什么时候?

到了儿孙绕膝的年纪,他的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都在遭受她们人生里最艰难的时刻。

而他做老公、父亲的人,却只能在一旁干瞪眼,能做的事也十分有限。

他每天不断的打听有没有对言言的伤情更有治疗效果的专家,不断的拿病例去打听。

年轻一点的医生为了攒病例没把握也会跟他说能治好,给他许诺很不错的治疗效果,让他充满了希望。

可真正要投入治疗的时候,才发现那个效果并没有最保守的治疗效果好多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k47.dzhhyy.com

i55.dzhhyy.com  wvyt.dzhhyy.com  rockx.dzhhyy.com  8fnhr.dzhhyy.com  0lfc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