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万峰手里握有六百尺布票,感觉自己像个富翁,正好他的生意现在处于空窗期,接下来该规划一下这些布票的用处了。

不过回到洼后以后万峰并没有去规划布票,而是叫上东头两个十五六岁的学生,推着姥姥家的双轮车来到了橡胶坝。

河里的水依然浑浊,万峰看了还是心有余悸,所以他就尽量少去看水。

橡胶坝这里聚集的人一点都不比昨天少,河里不时有炮声响起。

昨天很多卖鱼的人都认识万峰,一见这小孩又来了纷纷把自己打的鱼送到万峰面前任万峰挑选。

只要河里的水不彻底消退,这些打鱼的人就会存在,那么他就有钱可赚,他现在处于原始积累时期,赚一分是一分赚一块是一块。

这一次万峰把收鱼的尺寸放宽了,一些小鱼他也收,像什么胖头、鲶鱼,沙呼噜都收,二分钱一斤,那些鲢鱼鲤鱼更是大批量收购。

不过他也不是闭着眼睛瞎收,主要收那些还很有活力活着的鱼。

这样的鱼保存期比较长,起码保存到明天上午没有问题。

一个多小时他就收了大约有二百斤左右的鱼。

若不是洼后队一些在这里看热闹的小孩帮忙,就他和他叫来的两个人根本就推不回去。

姥姥家的大洗衣盆已经完全容纳不下万峰收来的鱼,左邻右舍够大的盆就全被万峰借来了,院子里摆了一院子的盆里面的鱼噼里啪啦地乱蹦。

姥姥家的鸭子们集体兴奋了,以为这是给它们预备的晚餐,这一顿乱叫。

万峰赶紧找来一些盖子盖上,该死的鸭子直接就把万峰当成了仇人,追着万峰乱叨一气。

老子辛辛苦苦收来的鱼要是喂了你们可有老婆连孩子都赔上了。

有这么多鱼当然得有自己家人吃的,一条六七斤的黑鲤子被姥姥炖的香气四溢,贴得焦黄的玉米面饼子,一端因为浸在鱼汤里而变得油腻。

万峰就喜欢吃这种一面有点烙糊的饼子,但对小舅爱吃的蒸辣椒嗤之以鼻。

小舅爱吃的蒸辣椒是把辣椒整个地放在虾酱里然后放在锅帘子上蒸熟,一股虾腥乱臭味道。

在万峰看来这简直就是对大气的无情污染。

“小舅,有鱼不吃你非去吃辣椒,而且还是还是那种臭气熏天的虾酱,你是不是天生的贱货呀?”

诸平摇头晃脑:“你不爱吃不等于别人不爱吃,我就爱吃这个。”

“好好!好极,等我买肉回来姥姥你就给我小舅弄虾酱蒸辣椒,他要是敢吃一口肉,我非给你抠出来不可。”

一提肉诸平眼圈都红了:“我就爱吃肉,从过完年就没吃过肉。”

“呵呵,那你还不如梁万呢,我可是带他下过两次饭店了,这货也爱吃肉。”万峰故意气他小舅。

“啊!真的,哪天带我下顿饭店呗?”诸平可怜巴巴地说。

“以后再说吧。”

万峰一个饼子吃进肚子里,浑身似乎都通透了,仿佛被打通了任督二脉。

摸摸圆滚滚的肚子,充满幸福地坐在后门口的一块石头上望着不远处依然浑浊的河面。

转眼之间他已经在姥姥家生活快半年了,也不知远在千里外的父母现在过的如何。

前两天母亲倒是来了一封信,信上说是一切都好,叮嘱万峰好好学习。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hl69.dzhhyy.com

w5gt.dzhhyy.com  alfqm.dzhhyy.com  eh4.dzhhyy.com  88r.dzhhyy.com  37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