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觉听着眼前一亮,道“真的?”

“真的!”李端有些疲惫地道,“武家有子弟和我是同科,前两天特意派了人来说。”

林觉垂下眼帘没有说话。

他们心里都清楚,武家的那位子弟来传话,是因为不知道顾家要退亲,想要在李端面前讨个好。

若是两家退亲的消息传了出去,李端被人笑话不说,李家还会被人所弃。

半晌,他才黯然道“那你有什么打算?”

李端道“母亲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你先帮我照看着母亲,我准备这两天就去趟杭州,见见顾小姐!”

解铃还需系铃人。

他想弄清楚顾小姐为什么执意要退亲。

难道郁家的事真就这么重要?何况他那么做,也是有原因的。

林觉笑了起来,道“还是你书读得多,有脑子。姐儿爱俏,与其去找顾昶,还真不如去找顾家小姐。”

毕竟李端看上去一表人才,哪个姐儿不爱俏。退亲的事原本就是顾曦主导的,要是顾曦改了主意一心仍要嫁李端,相信顾家的人也拦不住她。

李端见林觉说话粗俗,直皱眉。

林觉还以为李端在为去顾家的事犯愁,笑道“我觉得你这么做很对。要去就赶紧。我看也不用选什么黄道吉日了,你明天就启程前往顾府,想办法见到顾小姐。等你把顾小姐纂在了手里,看顾家的人还能说什么!”

这个主意虽然猥琐,但有很强的可行性。

李端暗中打定主意一定要想办法见到顾曦,嘴上却道“我自有主张。”

林觉怕他那执拗的性子又上来,劝他道“韩信当年能吃胯下之苦,成就一番大业。你也应该照着他学才是!”

那也得看学什么啊!

李端在心里腹诽,觉得林觉是狗肉上不了正席。

他定了去杭州的日子,郁棠和郁远则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带着相氏去了苏州。

相氏这辈子还从来没有走过这么远的路。

她觉得自己能从富阳到临安,已算是见过世面,很幸运的女子了,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机会去苏州。

坐在租来的乌篷船里,她还像做梦似的。

她打开一包窝丝糖,塞了一颗给郁棠,低声道“你尝尝。我成亲的时候,我阿爹从京城带回来的。”

小小的乌篷船用蓝色的粗布帘子一分为二,一边坐着郁远、夏平贵、三木和两个店里的伙计,一边坐着郁棠、相氏、双桃和相氏的丫鬟夏莲。

郁家的铺子要进些油漆,郁远建议带了郁棠和相氏一起过去,让她们也接触一下家里的生意。

郁博不答应,觉得女子去碍事,还是郁棠说动了郁文,由郁文出面说服了郁博,郁棠和相氏才有了这趟苏州之行。

郁棠兴奋地这两天都没有睡好,上了船,走了不过半个时辰,最开始的新鲜劲过去之后,她就开始打瞌睡。

郁棠打着哈欠把糖含在了嘴里,觉得一点不解困,反而越来越想睡觉,人不由地靠在了相氏的肩膀上,眼皮像千金重似的阖在了一起,嘴里也含含糊糊地“阿嫂,我就眯一会儿。”

相氏看着她像孩子似的依偎在自己的肩头,不由抿了嘴笑。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7dr.dzhhyy.com

r78.dzhhyy.com  l2rgr.dzhhyy.com  wqnyg.dzhhyy.com  eo1e0.dzhhyy.com  91v.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