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明白了。”

“还有别和人家发生冲突,有什么事儿找我,好了,你们去吧,我回去装冰棍。”

刚开始做买卖的人都有一个害怕东西没人买的心里,这种心理格外会影响他的自信。但只要第一笔生意做成,心里的担忧就会烟消云散,慢慢的自信也就上来了。

当许斌、谭春、江军各自做成自己的第一笔生意后,余下的一切也就水到渠成了。

马欢本身就在冰棍厂付货,虽然自己没上场卖过什么,但为了中午不吃一个包子也是豁出去脸了。

这几个人里如鱼得水的反而是江军,这货很快就发现卖东西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把商品卖出去,从进货出货的差价里赚取利润,这好像比偷东西有意思多了。

这货的干劲竟然在一瞬间热火朝天了,很快就卖光了自己盒子里的冰棍,然后百米赛跑般跑到学校外面。

余下的时间里,赛场人们在比赛,万峰他们好像也在比赛,看谁卖得快卖得多。

天气也照顾他们,如火的骄阳下吃一根冰棍确实透心凉,而且两分钱大多数人都消费的起,因此每个人几乎都买了最少一根冰棍,最后好像还形成了攀比,没吃冰棍的人似乎都不好意思和别人打招呼了。

让万峰无语的是,很多人吃完了冰棍不再把那根小棍扔了,而是留在手里并至于显眼的位置,似乎在告诉看到的人,你看我也吃过冰棍了。

在这种趋势下,到了中午十一点,130车上的冰棍被全部卖光。

万峰和花万荣坐在车厢里算帐。

“一共是二千零十一四根,减去百分之十的搭,你应该付给我们一千八百一十四根冰棍钱。”

花万荣刷刷地算完了帐。

万峰数出十八块两毛钱给了花万荣,然后数了数手里的钱。

这些冰棍一共卖了四十块零两毛,好像少了几分钱。

不过万峰也不在意了,除去给花万荣的十八快两毛,正好剩下二十二块钱,这些钱足够吃一顿相当相当不错的大餐了。

“你们在这儿等一会儿,里面估计也中午散场了,我去叫我们学校的学生和老师。”

万峰嗖嗖地跑进场,当他跑到将威学校的停留地的时候,刚好中午休息。

不出万峰所料,徐莹没有任何压力地为将威学校夺取了女子标枪甲组的第一名,这让将威学校的总名次又上升了一名,暂列第六。

广场里的人开始散场。

“老师!走我们吃饭去。”

薛永久有点不相信地看着万峰,但万峰已经和李奕招呼同学们往外走了。

“大家别走散了,如果走散了就到外面拖拉机处集合,什么?不知道拖拉机在哪儿?你脑袋进水了,从哪儿下得车也忘了。”

一行人出了学校纷纷爬上拖拉机。

“杨叔,去供销社饭店。”

万峰没有坐拖拉机而是上了蓝山冰棍厂的130货车。

当时整个勇士公社政府所在地只有公社供销社有饭店,一辆拖拉机和一辆130货车就停在饭店门前。

饭店里虽然有人但却不多,空空荡荡的。

万峰这一群人进来把饭店里的人似乎吓了一跳。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ofp5.dzhhyy.com  ohige.dzhhyy.com  802.dzhhyy.com  tjh.dzhhyy.com  gi50.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