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所包厢里,林誉笑着收了手机,宋惟端着酒杯靠过来,狐疑地扒着他的肩膀打量。

“林总怎么笑得这么骚?刚跟谁打电话呢?!”

“滚蛋。”林誉一把推开他,走向众人环绕的中央。

宋惟跟过去,在震天响的音乐声里大声叫道:“晴暖,你还不问问你誉表哥,是不是在外头偷腥了?!刚才不知道跟谁打电话,还避着咱们呢!”

沈晴暖今年刚满二十三岁,穿着从巴黎专为这次聚会订制的成熟优雅的连衣裙,神色间却还是个娇矜的小女孩模样,闻言瞪圆了一双漂亮的眼睛,看向林誉。

“誉哥,你有女朋友了?!”

“什么女朋友,别听宋惟胡说,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林誉走到沙发旁坐下。明明是给别人接风洗尘,他却理所应当地占据了中心位置,众人也自觉地众星拱月,把这个大少爷捧在中间。

在他们这一群人里头,林誉家也许不是最有钱的,但谁让人家自己争气呢。他那个什么科技公司虽然不赚钱,却是上头的重点关注对象,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我不管,那你就说你刚才避着我们在跟谁打电话?”沈晴暖不依不饶地追问。

沈晴朗道:“晴暖,你别闹表哥了,他现在自己开公司很忙的,能空出时间陪我们玩一晚上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闲。”

“沈晴朗!谁让你说话了,真讨厌!”

“我看你们表哥也不像在跟人聊工作,谁聊工作聊得一脸风骚啊。”宋惟端着酒杯夹着香烟挤到林誉身边坐下,把腿翘上桌面,“我说林誉你可太没意思了,处的什么对象这么宝贝,连我们都瞒得死紧。”

正在唱歌喝酒的人闻言都不玩了,纷纷围过来凑热闹。

林誉在各家长辈的嘴里一直是别人家的孩子,拿来对比他们这些二代们有多废柴的。他们年少轻狂肆无忌惮从嫩模网红玩到流量小花时,人家在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拿着家里给的零花钱投身股市,就缔造出一段业界至今津津乐道的经典案例。

如今年过而立连个花边绯闻都没有,惟一一段已知的情感经历只有在国外留学的时候谈过一个前女友。对方也是门当户对才华横溢的白富美,双方家长都很满意,本来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却在林誉毕业回国那年突起变故,二人也就分道扬镳。

从那时起林誉就一直孑然一身,只有事业一路高歌,林家显然要在他的手里更上一层了。

林誉眼见着前程远大,这样的人当然要好好结交,但也不妨碍众人被压制许久之下阴暗滋生的羡嫉心理。要是能挖到这位林大少爷的感情秘辛,也算不枉此行。

这么大年纪的男人没有性生活,不是阳萎就是变态,说不定还有点什么见不得人的嗜好呢?

场子里的气氛隐隐地比刚才更加热烈起来。

宋惟和林誉关系最近,喝到半醺头脑发热,衔着烟就来逼问林誉。

“林誉,今天你不交个底,可走不出这个大门!”宋惟喷了一口烟,指挥着沈晴暖去给林誉倒酒,“我可都听见了,对方还是个医生哪,怎么,林少喜欢制服play?是哪家医院的美女医生这么厉害啊。”

众人七嘴八舌地起哄。

“医生好啊,懂得多,花样多嘛,哈哈哈,林少眼光高啊。”

“龌龊不龌龊你们,就不许人家林少找个家庭医生吗。”

沈晴暖端着酒过来,没有去灌林誉,却自己喝了一大口,呛得眼泪直流。

“誉哥,你,你不能找女朋友,我不同意。”这里大概也只有她在认真着急。

林誉推开揪着他衣领的醉鬼,扯了扯衣襟,对这种窥觑试探很不耐烦。

他处在这个圈子,自然知道这些人平日里是怎么把感情□□当作谈资的,宋惟这个没节操的公孔雀就是个中翘楚。两人自小相识,林誉没少听他的风流艳史。凡他勾搭上手的女人,林誉偶尔在电视或者网上看到她们的脸,首先想到的就是宋惟那些惟妙惟肖的下流品评。

他一点也不想知道她们的胸有多大,性癖几何。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tn.dzhhyy.com  cev.dzhhyy.com  2r08.dzhhyy.com  bfqi.dzhhyy.com  h9tr1.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