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你干什么?”

傅家宝这一声喊得响亮,但他面上神情分明告诉林善舞他在害怕。

林善舞微微扬起嘴角,笑意却未达眼底。

柴房里光线昏暗,只有一盏灯笼能照亮一小块地方,她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在烛光中仿佛一个罗刹女鬼,吓得傅家宝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你……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我已经知道……知道你不是女魔头了,你……你就是一个稍微有点本领的……的江湖人,本少爷可不怕你。”

林善舞闻言,不由有些惊讶。

柴房里有张破旧的八仙桌,桌上摆着一支落了灰的蜡烛。

林善舞心里虽然怀着疑惑,面上却十分轻松。她没有理会傅家宝,而是先将灯罩取下,点燃了那支蜡烛,再将灯笼挂到墙上,才握着匕首转向傅家宝。

柴房里亮堂了一些,也将傅家宝面上的害怕照得更加清楚。

林善舞微微一笑,说道:“夫君不要害怕,妾身方才不是说了吗?妾身只想知道今日夫君在香满楼里做了什么,除此之外,并无他意。”

傅家宝能信她才有鬼,他双腿并得更紧,色厉内荏道:“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拿着匕首我就怕了你,这里是傅家,本少爷随便喊喊就有人过来!”

林善舞就那么持着匕首一步步接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笑话。

傅家宝觉得自己受到了轻视和侮辱,立刻扯开嗓子喊了起来,“来人啊!来人!有人要害本少爷!”

柴房外一片寂静,莫说来个人,连只老鼠都没有惊动。

傅家宝紧张得浑身冷汗涔涔,他看着近在咫尺的林善舞,忍不住又喊了一声,“人呢!人都哪去了!快来人啊!快来人啊!”

“本少爷有难,谁敢不来,本少爷就把他赶出傅家!”

“快来人啊!谁第一个冲进来本少爷赏他五贯钱!先到先得!”

“来人啊!快来人啊!只要谁肯来,本少爷统统赏他五两金子!”

傅家宝喊了好一会儿,大半天没沾过水的嗓子都要喊哑了,然而还是没有人来。他盯着毫无动静的柴房门,心里几乎要绝望了。

而林善舞……她还在看着他笑!仿佛在说:这个蠢猪,大少爷当了这么多年,却连个愿意帮他的下人都没有。

傅家宝自尊心受挫,自暴自弃道:“你笑吧!尽管笑吧!我傅家宝就是死,也绝不向你屈服!”

林善舞手里还抓着匕首,面上神情却十分温柔,她道:“夫君误会了,你是我的丈夫,我杀谁也不会杀你啊!”

傅家宝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置信,“你真的不会杀我?”

林善舞却转了转手里的匕首,那把匕首在她手中旋转翻飞,烛光映照下翻出一个漂亮的圆形,她摇头,面上依旧笑得温柔,嘴里却吐出恶毒的话语,“倒也不一定,若是叫我知道你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我第一件事就是卸了你的四肢,再割掉你的命.根!叫你来世投胎只能做太监!”说着,还拿匕首在他身上比了比,仿佛在挑选哪里的肉好下刀。

傅家宝几乎要被吓尿,他浑身抖如筛糠,白眼一翻,就要晕过去。

然而就在他要往后倒时,林善舞不知戳中了他身上哪个部位,他的神志顿时清醒,想晕也晕不过去了。

看着站在他面前的林善舞,傅家宝简直想以头抢地,天哪!他上辈子到底了害了多少人,做下多少恶,这辈子才会娶了这么一个恶婆娘!

然而他这个念头刚刚落下,就见林善舞眼神一厉,冷冷道:“你方才在骂我?”

傅家宝呼吸一滞,险些被她吓得又厥过去。他立刻把头摇成了拨浪鼓。

见他摇头,林善舞的面色缓和了一些,她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要和气说话的模样,道:“夫君没在心里骂我就好,毕竟妾身脾气不好,万一哪天夫君说漏了嘴,妾身可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事儿来。”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qmy.dzhhyy.com  3j8.dzhhyy.com  gj6.dzhhyy.com  wwh2.dzhhyy.com  b5r.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