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回事!”玄世璟对着船舱外面大喊道。

穿舱外一阵喧哗声,伴随着落水声。

船舱内的人心中疑惑,为何外面没人进来禀报。

玄世璟不知为何,心中感觉出一丝危险的气息,起身走到晋阳身边,双手扶住晋阳,安慰道:“别怕,我在。”

晋阳抬头看了看面色尽是认真严肃的玄世璟,抿着嘴笑了笑:“璟哥哥在,兕子不怕。”

玄世璟转头看向秦冰月:“秦姑娘,小心些。”

秦冰月漠然的点了点头。

很快,船舱内的人便知道外面为何如此喧哗了,一批浑身湿透了的黑衣人,蒙着面巾,手上提着朴刀,冲了进来,举着刀便冲着众人跑了过来。

能被主子带到画舫上来的人,手上功夫自然是不弱,尤其是高桓权带上来的仆人,抽出腰间的软剑,便与那些刺客战作一团。

那胡商带来的仆人,功夫也是不差,一柄弯刀使的出神入化。

可怜余盛和魏立成二人,身上的功夫都是在书院里学来的,本就没有认真的去学,现在两人真是体会到什么叫做悔不当初了,好在二人身子灵活,余盛拉着魏立成躲来躲去便出了船舱,两人当机立断,跳入了玄武湖。

此时的画舫已经驶入了玄武湖中央,若是单凭二人靠着游泳的话,恐怕是游不到湖边就得葬身这玄武湖中。

幸好这个季节,水草丰茂,湖中捕鱼的小船也不少,二人的运气也不差。

余盛根本不通水性,但是魏立成不一样,家里做漕运生意,儿时一直在江河湖泊中打滚,水性自然不是一般的好,拉着已经被自己打晕的余盛,便靠近了一艘捕鱼的小船。

若是不将余盛打晕,恐怕两人都得死在这玄武湖中,不会水的人下了水会下意识的挣扎,更不利于魏立成将余盛带上去。

在一船夫的帮助下,二人总算是死里逃生。

船舱里,秦冰月冷眼看着那些黑衣刺客,眼中的光芒明灭不定,虽然秦冰月脸上少有表情,但是玄世璟偶然间一撇,却是能看出秦冰月动了怒。

那些个刺客似乎全都是冲着高桓权去的,但是,船舱中的人,他们也不打算放过,举着刀便向玄世璟这边冲来。

玄世璟在昆仑的时候也接触过不少武功路子,包括大唐军队里的,绿林道上的,也有西域的,但是这批人的功夫路子,玄世璟却没看出来。

见人往这边来,玄世璟一脚将桌案踹了出去,撞在了那人的腿上,将晋阳往怀中一带,揽着晋阳向前一步,将那人手中的朴刀劈手夺了过来。

玄世璟自是不会放心将晋阳留在原地的,只有将晋阳圈在自己身边,他才安心,才能更集中精力去保护晋阳,对付刺客。

护着晋阳一边防范着黑衣刺客,一边向秦冰月那边移动,玄世璟知道秦冰月手底下的功夫不若,否则也不会镇定自若哦的坐在那里冷眼拦着。

不出手估计是不想在人前暴漏自己身怀武功的事情吧。

玄世璟猜的果然没错,那些刺客都是冲着高桓权来的,高桓权带的随从虽说功夫不错,但是始终双拳难敌四手,已经负了重伤,高桓权是不会武功的,一见自己的随从受了伤,顿时慌了起来,一打量,见玄世璟手里拿着朴刀护着晋阳和秦冰月两个人,心中便觉得玄世璟定然是会功夫的,便往玄世璟身边跑去。

那些刺客的目标就是高桓权,他一跑,剩下的人自然也就冲着他过来了。

因为那胡商不是主要目标,所以受到的攻击不多,那刀法不错的仆人也能护住他,那些刺客也没必要在他身上耗费太多人力。

见此,玄世璟心中一股火气蹭的一下就上来了,见高桓权向自己这边跑来,还把刺客引向了这边,对着高桓权就是一脚,将高桓权踹的翻了个跟斗,倒在了一边。

玄世璟还是低估了高桓权脸皮的厚度,就算是倒,也是倒在了玄世璟的旁边,秦冰月的身前。

那些刺客可管不了这么多,举着刀就要砍。

“璟哥哥~”关键时刻,晋阳出声,想要玄世璟去救高桓权,毕竟荣留王的王太子若是死在了大唐的都城,大唐没法跟荣留王交代。


lgxe.dzhhyy.com  8d25.dzhhyy.com  n72.dzhhyy.com  p8k.dzhhyy.com  f2i.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6d0f.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