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也让平阳公主愈发憋气起来。

等到晚上开始宫宴的时候,平阳公主就更加郁闷了,宫宴其实就是一帮子老刘家的亲戚凑一块,窦氏,陈氏,王氏,田氏一帮子外戚都在列,像是她们这些公主呢,得宠的也能混个位置,但是宫宴上头,陈家俨然已经有了众星捧月的架势,舒云坐在太皇太后身边,穿着一身织花蜀锦所制的曲裾深衣,小腹暂时还没有凸起,不过看起来比以前已经微微有些丰腴,在烛光下,愈发显得美人如玉,雍容华贵,再看看窦太主的风光,平阳公主愈发心中不平起来。

舒云瞧了一眼下面诸多外戚还有皇家人的表情,脸上只是带着浅笑,有一个能帮她遮风挡雨的长辈那真是太好了,太皇太后是个特别护短的人,就像当初她想要让小儿子继任皇帝一样,虽说事情没成,但是先帝拿着皇太弟这个鱼饵,先是勾着刘武在平定七国之乱的时候出人出钱出力,差点没将梁国打烂了。之后呢又翻脸不认人,先是册封了刘荣,刘荣好歹是皇长子,刘武也只能认了,等到后来,废了刘荣之后,居然立了刘彻这个四五岁的幼子,这简直就像是一巴掌扇在了刘武脸上,好哇,我这个弟弟在你眼里,连个还没断奶的娃娃都不如了!这才让刘武狗急跳墙,干出了行刺大臣的事情,之后刘武返回封国,抑郁而亡,也叫太皇太后差点就跟先帝翻了脸,从先帝那里争取到了刘武的四个儿子尽数封王的待遇,还增加了不少封户,这才勉强算是作罢。

现在两个儿子都没了,太皇太后就一心庇护女儿和心爱的外孙女了,谁要是敢在她面前让舒云不痛快,太皇太后就能让他一辈子不痛快。窦家跟陈家对于舒云有孕都是乐见其成的,老实说,窦家是真憋屈,当年窦长君和窦广国好不容易才与太皇太后相认,结果呢,因为之前的吕氏当政的事情,那些列侯功臣对于外戚简直是警惕到了极点,窦长君和窦广国在文帝时候,不知道费了多少工夫,才能够封侯,之后呢,明明有实力做丞相,偏偏谁都不肯同意,然后这两位还能怎么办呢,只能老老实实在家修仙了!

窦婴其实算不上窦家的嫡系,只能说是旁支,窦婴这样的才干,做过太子师的人物,也一直到平定七国之后,才能够封侯,之后呢,不管是他政治素养太低,老是做一些不合时宜的事情,还是因为姓窦的缘故,都被排斥出了权力的中心。

等到窦家之后,反倒是王家和田家轻轻松松就封侯了,田蚡这个又没军功,又没节操的家伙,也能做丞相。可以说,不管太皇太后在大汉朝堂中占据了什么样的分量,窦家是真没沾到太多的好处。

像是现在,田家和王家其实都不怎么高兴,但是还只能装出一副高兴的样子,总之,一个个都其乐融融,看起来就像真的是一家子一样。

刘彻结束了前面的赐宴,到后面来,看到如今这样的情况,也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毕竟,除非是别有所图,否则的话,一般人都是希望一家子和和睦睦的,刘彻其实也怕后院失火呢!除非他已经完全掌控了局势,那时候,他甚至会故意造成种种不合,免得回头一帮子亲戚一条心,反而将他这个皇帝坑了。

建元二年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事情发生,建元三年的时候,刘彻突发奇想,想要将宫中老迈不堪用的宫人都放出宫去,舒云简直无法理解他的脑洞,这些宫人几乎是从小就进了宫,除了伺候人,压根没有别的生存技能,放出去之后,虽说有了自由,可是,他们又没有什么生产技术,也没有什么钱财可以购买一些生产资料,出去之后,只能沦为乞丐,毕竟,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老迈不堪用这才被放出去的,想要再次卖身为奴都没人用,刘彻这看起来是个仁政,实际上岂不是害人?

舒云本来想要跟刘彻说一下,但是刘彻呢,如今压根没心思听舒云说什么了,卫子夫终于抓住了机会,贿赂了一些宫人,再次走到了刘彻面前,摆出了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表示既然我在宫中也是无用之人,不如陛下你发发慈悲,让我出宫,自谋生路吧!

卫子夫是真的美貌,性子又极为柔顺,可以说,各个方面都投了刘彻的胃口,刘彻之前将她给忘了,如今想起来之后,顿时有些懊恼,这么个美人自己带进宫来,居然之后就没见过,实在是太浪费了,当下,刘彻就直接封卫子夫做了七子,然后就幸了她。至于宫人放出宫的那些事情,刘彻自然也不会去理会后续的事宜了。

舒云听说了之后,也懒得多管,干脆自个下令,告知那些被放出宫的宫人,若是有别的地方可去,那么,少府可以给他们发放一定的路费,让他们回家,若是不行,那么,就去舒云的封地那里养老吧!没错,作为皇后,舒云也是有封地,有食邑的。她出生的时候,窦太主就求了自己的弟弟,册封舒云做了翁主,舒云那时候就有两千户的食邑,等到舒云做了太子妃,食邑又增长了一截,做了皇后之后呢,舒云的食邑就有十县之地,比起一些诸侯王都差不到哪儿去,就在关中之地,距离长安也不远,这里头的税收每年就有千万钱,这些都是舒云的合法收入,舒云在自己的食邑里头,养上一批人,并不是什么过分的事情。

会在宫中执役的人,大多数都是无处可去的可怜人,他们这个年纪,就算是家里还有人,谁家有这么多的闲钱来奉养一个亲戚关系已经有些远的老人呢?因此,绝大多数人都表示不会回去,一个个对舒云这个皇后简直是感恩戴德。毕竟,他们这个年纪,出了宫,是真的啥也做不了,他们甚至连那些农作物都认不清楚了。

宫人的事情解决了,刘彻根本没有过问下文,他得意的是,他要有第二个孩子了,卫子夫也怀上了,虽说不如舒云肚子里的这个金贵,但是呢,刘彻如今宫里头就两个孕妇,自然这一个也得小心供起来,虽说卫子夫依旧还只是个七子,但是待遇已经是美人的待遇。

舒云对此处之泰然,倒是窦太主颇为不满,毕竟万一舒云生了个女儿,卫子夫生了儿子,作为皇长子,天然就有挑战皇位的资格。

窦太主想要做点什么,比如说抓了卫青威胁卫子夫,直接就被舒云制止了,说白了,宫里的事情,更多的是看皇帝的心意,外头那些事情能起什么作用呢?就算是窦太主杀了卫青,卫子夫说不定借着这个,还能在刘彻那里搏一点同情分呢!

被舒云这么一说,窦太主自然也不多做什么事情了,她如今忙着到处烧香祈愿,祈祷舒云这一胎是个儿子。舒云反而自己非常淡定,都已经怀上了,难不成生下来是个女儿还能塞回去不成!何况,如果历史具有惯性的话,卫子夫这一胎应该也是个女儿才对,卫子夫在这种事情上,应该跟王太后很有共同语言,她也是一连生了三个女儿,才生下了刘据。也亏得那时候卫青已经出头了,要不然的话,卫子夫的保鲜期可真撑不了那么多年。

舒云心态很好,她还能继续关注造纸的事情,又叫人开始做雕版,研究油墨,准备搞雕版印刷。至于活字印刷,在识字率达到一定程度之前,压根就是没法普及的,因为雕版印刷可以让工匠按照模板镌刻,而活字呢,就需要印刷工人从字模里头挑拣了。为什么一直到北宋的时候才有这玩意出来呢?就是因为到了那个时候,民间的识字率才达到了一定的程度,许多工匠也能识字了,但是宋朝之后,后来识字率一度还倒退了,明朝还好,到了清朝的时候,那识字率真的就很成问题了。所以,活字印刷哪怕被发明出来了,也一直没能成为主流。

少府那边,已经造出了第一批的纸张,当然,质量还有些问题,不过呢,这些是可以改进的,一些墨家的人呢,也在忙着改良工艺,好提升产量,降低成本,要不然,这玩意只能作为奢侈品,并不符合舒云的初衷。不过呢,很快,她就可以先印刷出一批书出来看看。距离太皇太后寿辰还有两个月,这个时间足够了。

纸张和印刷术的出现,足以让舒云在那些士大夫那里刷一波声望了,另外,不管是在朝的还是在野的学派,都得承舒云的人情,如此一来,有着底层百姓还有士大夫阶层的支持,舒云未来的地位就不可动摇了。

至于接下来要做什么,舒云还得考虑一下,什么马蹄铁,马鞍之类的,最好还是算了,舒云敢保证,自己只要一拿出来,刘彻就能立马找个借口攻打匈奴,万一出了什么岔子,这个技术被匈奴那边得到了,之后可就要面临大麻烦了。无论是马蹄铁,还是马鞍马镫,这个技术并不复杂,无非就是之前没人想到而已。马鞍马镫对于匈奴人来说问题不大,马蹄铁呢,比较考验冶炼技术,须知匈奴人如今还在用青铜武器呢,就这个,也是中行说这个叛徒带过去的,这也导致了汉初的时候,汉匈之间装备的差距被迅速缩小,一直到后来,大型□□发明出来之后,才有了改变。但是匈奴人虽然冶炼技术不行,可是西域那边,有几个小国,冶炼技术可不差,回头匈奴人拿着汉人友情提供的新技术,吊打汉人的话,舒云觉得,自个就真的是里外不是人了!

所以,与其先搞什么马蹄铁,马鞍马镫,还不如先琢磨着叫人尝试着炼制钢铁呢!不过这玩意也不好搞,关中这边缺乏铁矿,煤矿什么的倒是有,但是这年头采矿技术也很糟糕,几乎就是用人命堆起来的,少府名下的许多矿山,用的就是奴隶开矿,问题是,这天底下,总共才有多少奴隶呢?

卫子夫有孕之后,刘彻似乎是得到了某种鼓励,带着几个美人就去了上林苑,舒云呢,也懒得跟过去凑热闹,这会儿就留在宫里头开始琢磨着应该怎么攀科技树。在这个时代,虽说已经出现了许多黑科技,比如说什么不生锈的青铜剑,还有秦朝的时候搞过轨道车辆什么的,问题是,并没有系统的工业体系,舒云有的时候想到什么事情,然后再一看,前置条件根本不满足,还得再研究其他,舒云对于这个时代的许多事情也没那么深入的了解,因此,只能将自个知道的那些都记下来,然后一个个得开始往前推,将前置条件都列出来,再看什么是可以现在做的。

最终舒云发现,最容易做的居然还是在农业上头做文章,之前舒云搞出来的豆制品还有面粉什么的现在证明是非常成功的,新年之后,就有许多人家改种小麦,而不是粟米和黍米了。南方荆楚之地,倒是早就开始种植水稻了,舒云琢磨着,水稻是不是也能种在关中,要知道如今关中气候还是比较温暖的,舒云上次还在上林苑见到滚滚了呢,就算不温暖,后世东北不也照样能种水稻吗?无非就是生长期长一点而已。所以,夏天种植水稻,冬天种植冬小麦,一年收获两季,就比较合理了。如今关中这边可都是只种植一季,如果不是上田的话,还得休耕。种植两季粮食的话就得配合更加先进的耕种技术,最主要的就是土地施肥,要不然,一般的土地是承受不住这样的连续耕种的,再好的田也没这么高的肥力。

另外就是农业上的基础设施,比如说搞一些什么水车筒车之类的,当然,这里头也有前提,需要地方上的官员配合修建各种水利设施,这年头可没那么多水渠运河什么的,舒云后世知道的漕运体系里头运用到的水系许多都是秦汉时代开凿出来的,历经了好几代帝王,在这个时代,要是随便搞这些,弄得不好,就跟隋炀帝开辟运河一样,回头能将名声都臭掉。不过,关中之地,如今水系还算是比较发达,倒是可以先做起来。

另外呢,就是看看能不能从西域那里引进各种新鲜作物了,张骞如今还没有出使西域呢,自然没能打通丝绸之路,西域诸多小国与汉朝之间还有个匈奴拦着,匈奴自个是不会农耕的,他们要什么东西,就是抢,就是逼着那些西域小国贡献。所以,就算是那些商人走私,也没法从匈奴那里弄到这些作物种子。如果能够有大量的作物种子引进中原,也能够给中原百姓的餐桌上多添上一些花样。

舒云看着自个写下来的一堆东西,最后非常遗憾地发现,刘彻要是不死,自个这些事情大半是做不了主的,问题是,舒云同样不想将这些白白便宜了刘彻,这家伙是从来不知道感恩,只会过河拆桥的!

舒云想了想,最后干脆将自个写下来的这些东西直接收进了空间之中,等到时机到了之后,也就可以开始做起来了。

第88章 陈阿娇

太皇太后寿辰,舒云直接献上了好几个版本注解的《道德经》,太皇太后摸着专门为她印刷出来的,字迹凹下去的《道德经》,简直是惊为天人。


83c.dzhhyy.com  pky5j.dzhhyy.com  7jcu.dzhhyy.com  74n.dzhhyy.com  4ge.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61crd.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