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昊天的动作一顿,抬起的黑眸似乎要直视进她的灵魂,“你明知道不是。”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你明知道我刚出院,你还让我在家里休息,你就是这么对我的?”唐宝质问,愤怒。

帝昊天的黑眸划过担忧,将唐宝从沙发上拉起来,“对不起,是我不好……别生气,下次不会了。嗯?”

帝昊天也知道自己过于急切,只是从唐宝医院回来之后,他的心里很不安。

唐宝就在他身边,却感觉到唐宝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对他的排斥。

唐宝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深深地呼吸,想压下内心的那股强烈的恐慌。

差一点,不是么?

差一点就会像以前那样,被他野兽般的占有了。

那太可怕了,镂骨铭心的恐惧。

“吃面。”帝昊天将筷子递给她。

“我不吃了,我不想吃。”唐宝站起身,想要离开房间。

她觉得自己呼吸不了,脑袋还疼,像是撕裂开来一样。

“去哪儿?”帝昊天拽住她的手。

“你放开我。”唐宝想将自己的手抽回来,却抽不动,感觉手指的骨头都要被捏碎了,“你放……”

唐宝脑袋一疼,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宝!宝?”帝昊天急切地唤着昏过去的唐宝。

帝昊天抱着昏迷过去的唐宝冲下楼,何绝不敢怠慢,赶紧去准备车子。

直到上了车。

张莉吓得不行,“这是怎么了?少夫人怎么晕了?刚才帝少还亲自做了面给少夫人吃,怎么会这样?”

李恩也不知道,自然是回答不了她。

“宝?”帝昊天轻拍着唐宝的脸,唐宝就是醒不过来。

车子在路上疾驰地要飞起来,帝昊天还是不满意,怒吼,“开快点!”

帝昊天带着唐宝进了帝城顶级的医院,顶级的待遇,顶级的院长医生。

经过一番急诊之后,院长愁眉不展。

站在旁边的帝昊天注意着他的脸色,“有话就说。”

“帝少,检查下来,没有异常。”

“没有异常她会晕倒?”帝昊天几乎吼,眼神阴冷至极。

“现在就等着血样出来,如果血样里没有问题,那就是,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刺激?帝昊天只在给她吃面的时候,吻了她,这是刺激么?

“再给我仔仔细细地检查!”帝昊天的脸色冷鸷地骇人。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u8cra.dzhhyy.com  rdg.dzhhyy.com  4dgy.dzhhyy.com  puc.dzhhyy.com  1aeco.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