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尘偏过头望着那出现在身旁的唐芊儿,后者一身碧绿衣衫,脸颊俏美,跳动的乌黑马尾将周围不少带着火热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来。

唐芊儿乃是东院天届的学员,而且长得又是漂亮,性子又好,所以算得上是这东院当之无愧的院花,走到哪里自然都是少不了各种眼热目光。

“你怎么来了?”牧尘对出现在这里的唐芊儿有点讶异,这时候天届的学员应该是修炼时间吧?

“我来帮你助威啊。”唐芊儿嫣然一笑,戏谑的道:“而且万一你到时候被打得落花流水,我还能把你抬回来呢。”

“那就谢谢了啊。”牧尘没好气的摇摇头。

“喂,你究竟行不行啊?你昨天跟柳阳起冲突,恐怕今天他打定了主意会找你麻烦的。”唐芊儿明眸中掠过一抹担忧,道,虽然取笑归取笑,但她也明白今日事情的重要性,不然的话,她也不会抛下修炼课程跑过来了。

“尽力吧。”牧尘笑了笑,刚欲说话,神色突然一动,抬起头来望向对面,只见得在那西院席位中央处,一道有些冰寒的目光,正将他给盯着,正是柳阳。

在柳阳周围,慕元,薛东等人也是将其簇拥着,而此时,他们也是将挑衅的冷笑目光看过来。

牧尘与柳阳遥遥的对视着,目光交织间,仿佛是能够看见一些火花闪烁。

两人都是两院相当有名的人,而且很多人都知道今日的看点是什么,所以两人这般针锋相对的对视,也是令得他们咧咧嘴,看来今日的好戏,是跑不了的了。

柳阳远远的盯着牧尘,然后视线转向他身旁的唐芊儿,牙齿忍不住的咬了咬,再度看向牧尘时,眼神愈发的冰寒。

“祸水啊……”牧尘倒是将他的这些细微变化尽数的收入眼中,然后看向唐芊儿,有点好笑的道,整个北灵院的人都知道柳阳有些喜欢唐芊儿,不过却从没在她这里获得过好脸色,有时候牧尘都会想,那柳阳会这般的针对他,除了他父亲与自己父亲之间的恩怨外,恐怕也还有着嫉恨唐芊儿与他走得近的缘故。

“你如果嫌我给你惹麻烦,那我走好了。”唐芊儿俏脸一板,道。

牧尘忍不住的一笑,黑眸盯着唐芊儿,少年那明亮的目光令得少女俏脸微红了一下,但倔强的她依旧是直视着牧尘。

“他的话……应该还算不上什么麻烦。”牧尘笑道。

“哼,就会说大话,等你待会赢了他再说吧。”

唐芊儿撇撇嘴,美眸扫视了一下场中,俏脸突然微微变了变,低声道:“那家伙竟然也来了……”

牧尘视线也是随之望了过去,而后神情也是怔了一下,当然不仅是他,就连整个东院这片席位都是瞬间安静了一点。

在那视线所及的西院一处席位,有着数名约莫十七八岁左右的身影,他们比起其他的地届学员显然是要大上一些,而此时,这数人正依靠着栏杆,懒洋洋的望着场中的擂台,偶尔戏谑的一笑,显然是不将场中的那些比试放在眼中。

在这数人中央,两道身影最为的引人注目,一男一女,女孩一身鲜艳的红色衣裙,桃花般的眸子格外的诱人,正是那西院的红绫。

而另外一道身着白衣的人影,他身形挺拔,面目英俊,此时的他,目光淡淡的扫过东院的区域,而凡是其目光过处,之前东院的那种喧哗都是变得安静了一点,显然是被其气势所压迫。

“咕……竟然是柳慕白,没想到竟然连他都来了……”苏凌咽了一口唾沫,声音有点干涩的道。

如果说面对着柳阳,他们还能够心生一些战意的话,那么在这柳慕白面前,恐怕他们却是连与其相斗的勇气都不敢生出来。

因为这柳慕白,才是真正的北灵院第一人,自从他进入北灵院到现在,他那第一的位置,至今无人能够撼动丝毫。

牧尘目光盯着那耀眼的白衣身影,黑色眸子与其对视,即便是隔着远远的距离,仿佛依旧是有着一种压迫笼罩而来。

四目对视,然而牧尘眼中却并没有出现其他学员所拥有的丝毫惧色,那种平静的对视,倒是让得那道白衣身影,有点讶异的挑了挑眉。

“呵,那小子倒是有点魄力啊。”柳慕白身旁的那数位西院天届的学长见到牧尘竟然丝毫不惧柳慕白,也是有点讶异,笑道。

红绫盈盈双眸也是盯着此刻与柳慕白对视的牧尘,少年的脸庞,略显稚嫩,但却是有着一种令人心静的镇定,那种感觉,仿佛即便是这北灵院真正的第一人出马,都无法给予他造成什么冲击一般。

她忍不住的有点恍惚,当年那个跟在身后略微有点怯弱的小男孩,似乎真的变了很多啊……

“大哥!”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g8g.dzhhyy.com

qi3nh.dzhhyy.com  eh3uv.dzhhyy.com  yrps6.dzhhyy.com  1lbim.dzhhyy.com  j83r.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