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海寇的事儿,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起过,玄世璟不会提,而冯智均,更不会提。

但是海寇的事情如何,玄世璟心里有了底,至于冯智均对于海寇的事儿,玄世璟觉得,恐怕冯智均比谁都清楚吧。

一场宴席散去,冯智均邀请玄世璟住在府衙之中,玄世璟自然不会同意,便以借口推脱了,也明着告诉冯智均,自己在泉州城中上好的客栈定了房间,就不给泉州府衙添麻烦了,而且,特意强调了“上好的客栈”这句话。

玄世璟带着常乐一行人离开之后,冯智均站在府衙门口,目送着玄世璟一行人的身形消失在街口,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年轻人,还真是有趣啊。”冯智均自言自语的说道。

“大人觉得这个年轻的公爷,如何?”冯智均身边的别驾问道。

“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冯智均说道:“走吧,回府。”

“是。”别驾应声道。

冯智均回了府衙,出来送行的一帮人也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府衙,府衙的大门再次关上,只有门口高高挂着的两盏大红灯笼,依旧在漆黑的夜色之中,散发着光亮。

玄世璟乘坐着马车回了客栈,一行人收拾妥当之后,玄世璟和常乐便在房间之中,等候高峻回来。

这下玄世璟真不知道冯智均会不会派人前往县衙通话了.......

第五百六十七章:冯家的特殊

在泉州府衙与冯智均会面,玄世璟与冯智均都在互相试探,而玄世璟的表现,目的也是让冯智均看轻他,如今这目的似乎是达到了,但是冯智均看轻玄世璟的话,是否会因此而掉以轻心,不对县衙那边做出指示呢?

这样的话,高峻在县衙,估计也是空等一场了。

不过不是什么坏事,冯智均掉以轻心,那就给了玄世璟更多的机会,看清楚他的破绽。

只是,还不得不去考虑冯家在南方的势力啊,盘根错节,再加上陛下对冯家的器重,而且,冯智戴还在长安就任左武卫大将军。

客栈里,玄世璟和常乐都坐在房间的桌边,桌子上还有客栈小二送过来的夜宵,方才在府衙的时候,席上的那些东西,玄世璟都没怎么吃,到了这会儿,倒是觉得有些饿了。

“公爷,方才在府衙的时候,属下也在场,您与那位刺史之间,可是一句都没提海寇的事儿啊。”常乐说道。

“属下觉得有些好奇,也有些不对劲。”常乐如实说道。

玄世璟笑了笑:“连你都觉得不对劲了,我能看不出来吗?这个冯智均着实可疑啊,若说他与泉州海寇的事儿没关系我是断然不会相信的,只是冯智均这个人.......本身不复杂,复杂的是冯家。”

“冯家?”常乐疑惑道:“难不成冯家还有什么特殊不成?”

常乐是长年在北方待着的,虽然年轻的时候四处漂泊,但是没进过南方地界儿,到泉州这边,还是第一回,而冯家是岭南这一代的势力,所以常乐并不知道冯家的事情。

常乐一个护卫,也不会闲着没事儿在长安无缘无故的就去打听什么冯家。

“冯家当然特殊了。”玄世璟说道:“若是当年冯家不归顺大唐,那就是另一个窦建德。”

当年冯家归顺大唐了,所以这个猜测玄世璟也不知道后果,若当年冯家不归顺,大唐会不会因为要一统南方而攻打冯家,以冯家在岭南一带的声望,大唐一时半会儿,是否能真的像拿下窦建德王世充那样,拿下冯家。

这些都无可猜测。

“这么厉害?”常乐诧异道。

“是啊,很厉害,冯家归顺了大唐之后,除却兵权,其余的,仍旧如同以往一样,家产万贯,仆役上万,说是岭南的土皇帝也不为过。”玄世璟说道:“不过,这都是冯盎在世时候的事情了,冯盎去世之后,冯家三十个儿子,自然辉煌不比当年了,但是冯家有一个人你一定听说过,他就在长安。”

“左武卫大将军冯智戴。”常乐说道。

玄世璟点点头:“正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61rg.dzhhyy.com

m1sx1.dzhhyy.com  s6a.dzhhyy.com  l4ag.dzhhyy.com  j7g4q.dzhhyy.com  0kwdn.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