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西的小三角形,散着几个教职工的小院,周围都是荒坡,坡上种着各种果树。

东南方则是教学区,开在正东的校门就在城乡公路边。

校门内,是一条长达数百米的直道,道宽不过三五米,远远便能看到尽头处的月门。

田立心的家,就在月门后的院子里。

此时的校园里连一个人影都看不到,路边的四季青、冬青和苦楝树也都静默着。

进了月门,才可感受到冬日少见的生气,却是五六只白鹅正在院中嬉戏。

下了车,躲避着六亲不认的鹅,田立心总算是将自行车推到了自家厨房的墙边。

见厨房门开着,他便先到了厨房门口,却见弟弟田立民此时正蹲在土灶前。

田立民比他小五岁,此时应该正在念初一。

初中时,田立心常带着弟弟玩耍,但随着后者渐渐长大,两人一起玩的时间就越发少了。

相比田立心的沉稳,弟弟的性子算是跳脱的,学习成绩并不好。

两年后,他倒也上了高中,毕业后就直接入了伍,退伍后做了民警并早早娶妻生子,一直挑着照顾父母的重担。

与弟弟相比,田立心这个年近不惑还在北漂的单身狗,就显得太不孝顺了!

也因此,田立心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弟弟是有着亏欠的。

若非弟弟一直在父母身边,自己有什么底气敢长年漂泊在外呢?

在课堂上,亏得自己还将“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强行解释,可放到自己身上呢?

田立心正发愣时,田立民似乎听到了动静,转过头惊喜地叫道,“哥,你回来了!”

“嗯,你在干嘛?爸和妈呢?”

“妈还没回来,爸接她去了,我正准备煮茶呢。”

田家四口中,田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能接触水的也就是挑水和浇菜了,至于做饭煮茶这些,一直都是家里的男人做的。

即便田立民未满十三岁,却也是做饭的一把好手,他这方面的天赋比田立心更为出色。

而煮茶,就是煮油茶,这也是本地的待客之备,平时是不煮的。

其做法也很简单,先在锅里炒一把米,将米炒成金色后开始放油、老姜以及早就泡开的茶叶,翻炒出香味之后再加水煮开。

佐茶之物多为炒米,有时也会用其他点心代替。

听说弟弟要煮茶,田立心便疑惑起来,“有客?”

“有几个碧石的同学,今天考完试太晚了,回不了家了。”田立民解释起来,很快又大惊小怪地问,“哥,你脸怎么了?”

“扁桃体发炎,现在已经好了。”田立心解释两句,思绪却到了弟弟口中的客人身上。

他没去过弟弟口中的碧石村公所,但对青柳乡的人文和地理多少是知道的。

这个乡的九个村公所中,碧石在最南端,离此的路程至少四十里。

可从青柳初中往南的土路,能通车的也就不到十里,更远的地方就都是山区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55so.dzhhyy.com

ddu.dzhhyy.com  75v.dzhhyy.com  eyb8.dzhhyy.com  ley.dzhhyy.com  noo.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