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陆微言很可能之前对他有所算计,知道他的身体很差之后,改变了之前的想法。

顾道想到这里心情很微妙,他不知道陆微言的成长过程究竟是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会让她想着去算计别人,还是那种很拙劣的算计别人的方式。

他查过陆家,陆家的家境并不算很差,陆一语在成长过程又很少在陆家度过。

陆默的工资养刘婉宁和陆微言完全是绰绰有余,怎么还让陆微言养成了这些毛病?

在他心里预想,陆微言的性格应该是和陆一语反过来或差别不大才对。

因为真正衣食无忧的是陆微言,结果她和陆一语的气质和为人处事却是完全反过来的。

顾道想到以前的自己,无奈的确定可能陆家的基因是这样了。

他从小也衣食无忧,整个顾家的人都顺着他,结果他也有一段混帐的日子,做出了很多伤害他们的事情。

顾道发现他的心胸没有他姐或其他顾家人宽广,他无形会带着指责或埋怨的情绪在里面。

但如果他也带着这样的情绪去指责陆微言,那陆微言再也没有回头的路了。

陆默和刘婉宁给他的爱像是背景色一样,已经不会让她觉得惊讶或有太多的波动。

现在能拉她一把的是外人给她的呵护。

那会让她重新建立起自信。

这个人可以是她的爱人,但目前而言他在陆微言的生活里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

他不可能真正的扮演这个角色,只能像他次说的那样陪她走一段她人生最艰难的路。

至于以后的事,他无法估量。

顾道不确定他的想法让他姐知道后他姐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可即使是是他心里已经有了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他还是不能把他的想法说出口。

仿佛这是他心里最深的秘密,关于陆家的事仿佛是别人无法碰触的,包括他姐姐。

顾道对隐瞒他姐姐这个行为不太满意。

午休结束后,顾蕴已经养足了精神。

她觉得早晚都得说还不如不把这个不定时zhà dàn揣在怀里了,早点捅破岌岌可危的窗户纸,一直惦记着这事却不好开口好多了。

顾蕴给她和顾道各倒了一杯茶,“来,坐下,咱们好好聊聊。”

顾道依言坐到沙发。

顾蕴说道:“今天爸去慈城拜访何家二老,褚家的两位老人和褚教授也在场,霍予沉和陆一语也在。你知道他们去谈的是什么事吗?”

顾道摇摇头,“不清楚。”

“他们要谈的是事何非三十年前经历的事,以及她的死因,还有陆一语怎么流落在外的原因。这个原因跟你相关。”

顾道没料到他姐如此简单粗暴的点题了。

心里不但不紧绷,反而有松口气的感觉。

“意思是我真正的亲人也找到了?”


wxy.dzhhyy.com  7rw.dzhhyy.com  dm5f3.dzhhyy.com  btnm.dzhhyy.com  3k5w4.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in.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