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行盯着屏幕点点头,“以前没注意过,原来射箭这么有意思。”他看着镜头里的特写,“这弓看起来真漂亮。”

萧陟乐了,“感谢高科技吧。”

画面中是一名外籍选手,到了最关键的一箭了,箭刚放出去,还没给靶子的镜头,贺子行就遗憾地摇了下头:“呼吸乱了。”

箭矢“哚”一声扎进靶子里,尾巴还在颤动着,果然偏了。

萧陟看了两眼屏幕,抚抚胸口,嘟囔了一句:“看得我肺管子疼。”

贺子行立马按了暂停,着急地问:“肺疼?怎么回事?那天打架碰着了?”

萧陟笑着揉了他头发一下,“逗你玩儿呢。”心想,还不是让你们那位齐将军给扎得。

萧陟暗自摇了摇头,今晚不知怎么了,总想起以前的事。

现在天气开始转凉,阁楼偏阴冷的优点就成了短处。晚上睡觉的时候,贺子行可能是因为冷,在睡梦中往萧陟怀里缩得更紧,还时不时动来动去,蹭得萧陟浑身燥热。

也不知什么时候萧陟才睡着,结果似乎没睡多久,就感觉怀里的贺子行醒了,也不说话,伸手就去摸他腿间。

萧陟一下子就清醒了,抓着他的手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简直难以相信:“干什么?”

贺子行还是不说话,脸上也看不出什么情绪,就那么无喜无悲地凝视着他,直看到他自己按捺不住地把手松开,然后轻轻握住萧陟那里,还隔着层衣物,就在他手里迅速胀大。

萧陟欣喜若狂,一把搂住他压倒在床上,“你要干什么?你……愿意?”

贺子行平静地看他两眼,缓缓偏过头,把侧颈露给他,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第28章 噩梦

萧陟激动得无以复加,一把褪下他的裤子,骤然的暴露,让那两条光腿条件反射般地挣扎了一下,然后又不动了,任由他肆无忌惮地打量。

萧陟的手指按上那两条大腿,那种细腻柔韧的触感,好像几辈子都没有碰过了,让他难以克制地用力按了好几下,在雪白的皮肉上迅速留下好几个红印子。

他把所有碍事的衣物都扒了下去,对方十分配合,不一会儿便露出整具莹白无暇的身体,身下的人在他滚烫的目光中紧闭着眼睛,只有微微起伏的胸口显示出这具完美的身体还活着。

萧陟激动得呼吸粗重,举着他的腿从膝盖开始往上亲,感受到唇下的颤动,心里更是亢奋不已。

在某一时刻,萧陟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太对,但是下一刻,身下的人竟然主动抬腿盘上他的腰,萧陟脑子里瞬间就空白了,欺身压了上去。

他手指碰触那里,湿漉漉油滑滑的,在他手指的按揉下紧缩着。

萧陟脑子里闪过这样的念头——是自己做过准备了吗?竟然真的是愿意的……

看眼身下的人,紧紧闭着眼睛,淡色的嘴唇紧抿着,萧陟怜惜地凑上去亲吻。

嘴唇相接的瞬间,身下的人全身一颤,猛地睁开眼瞪着他,晶莹的眼中飞快划过许多情绪,快到萧陟来不及思考,然后对方就撇过头避开了他这个情难自禁的亲吻。

萧陟顿了一下,离开了他的嘴唇。

身子往下一沉,萧陟忍不住喟叹出声。那种难以言喻的紧致温暖的感觉让他几欲发狂,却还极力控制着力度,怕对方承受不住。

身上已经得到极致的欢愉,却还比不上心理上的满足。他一直盯着身下人的侧脸,看着那张苍白精美的面孔上渐渐泛起红润,平素总是冷漠到让他心痛的眼睛紧紧闭着,像是难以承受般翕动着睫毛。

身下的人虽然一直没有出声,但是在他撞得特别急的时候,会皱起修长的眉,或者耐地晃着头,却不是因为痛苦,缠在他腰上的那两腿也情不自禁地更用力。

萧陟心中激动万分,第一次看见他如此动情。汗把发丝都沾湿了,凌乱地黏在脸上,更显迷乱。那淡淡的粉色已经渐渐蔓延到脖颈、前胸,连平日里淡粉的乳珠都变得红艳艳的,好像两颗珊瑚。

萧陟被那明艳的颜色吸引,一边顶弄着,一边俯身去舔弄,只弄了一下,身下人就反应极大地挺了下腰,仓皇地推拒着他的胸膛,挣扎不已。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afv.dzhhyy.com

h4fo.dzhhyy.com  0a25.dzhhyy.com  76pm.dzhhyy.com  n5rby.dzhhyy.com  tfs.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