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叶成斐大声反驳,又把声音降下来,“就是……感觉没什么意思……”

“后面就有意思了。还是说,你比较想看你喜欢的小说那种?要不换一个?”程煜脸上一本正经,目光里却闪烁着不怀好意的笑。

“我没有!就看这个不许换!”叶成斐恼羞成怒,把遥控器塞到沙发坐垫底下,气鼓鼓地坐上去。

医院很快引起一伙年轻人的兴趣,他们组队开了直播间,决定去探查这所废弃医院的秘密,然而自从进入医院以后诡异的事情就不断发生,两个女主播再也无法忍受,结伴跑了出来。

叶成斐缩在沙发里,紧紧抱着抱枕,捏着手机的指节用力得发白,一声不敢吭,紧张地看着两个女主播跑进医院外的树林。

两个女生不停地跑,却绝望地发现自己又回到原点。这时,其中一个女生发现地上出现了她们在医院里见过的破烂玩偶。她颤抖着去叫另一个女生来看,却发现那个女生没有反应。她哆嗦着用手电筒去照她,就看到光线缓缓上移,照出一张死人才有的双眼紧闭、青灰色的脸。突然两只黑洞般的眼睛猛地睁开。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叶成斐和女主播一起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慌乱中去摸遥控器,却不小心按成循环播放,就看到电视屏幕上一张失真的脸窸窸窣窣笑着迅速爬近,循环往复,叶成斐七魂已丢了六窍,用抱枕挡住脸,埋头小声地念念叨叨。

程煜担心起来,怕把人吓坏了,忙退出循环模式凑身过去,就听到他低声快速地念念有词: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两眼紧盯着手机,屏幕上赫然又是一篇脆皮鸭文学。

程煜:“……”

章节目录 第二十六章

最后电影当然没看完。

中途程煜哄着叶成斐抬了一次头,不到30秒的时间,他就在另一阵尖叫中缩到了更远的角落。

叶成斐瑟瑟发抖,抱着手机不肯撒手,连带看向程煜的目光也带着惊疑,生怕下一秒他就变了张脸窸窸窣窣爬过来,拿几个方形抱枕围着自己不让他靠近,低头只顾着看脆皮鸭文学。

程煜无奈:“你看小说就不会害怕了吗?”

叶成斐死不抬头:“会,但是不用看到他们的脸。”

现在你能看到的脸不就只有我一个?

程煜真切体会到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他叹着气去厨房热了两杯牛奶,回来端了一杯给叶成斐。叶成斐小心翼翼地接过来,偷偷瞄了他一眼,和他视线对了个正着,赶紧挪开眼神小声说了句“谢谢”,低头喝起来。

程煜被他的小眼神瞄得几乎要愧疚起来,试探着坐到他旁边揉揉他头发,见他没躲开,偷偷把手搭到他肩后的沙发上,“我也觉得这个没什么意思,我们换一部电影吧。”

叶成斐敏感地盯着他:“你是不是在心里嘲笑我?”

“我需要吗?”程煜点点他额头,“我哪次嘲笑你不是当面嘲笑?我这还不是为了你着想?”

叶成斐被他说得愤愤瞪了一眼,没再说话,往沙发后面靠了靠,安静地看程煜重新点开的一部治愈系电影。

看他似乎没那么紧张了,程煜小心翼翼把手从沙发靠背上挪到他背上,像给小猫顺毛一样顺了两下,感觉手底下的身体慢慢不再僵硬,才不着痕迹地把手环在他肩上。

一杯暖暖的牛奶下肚,身侧传来温暖的体温,看着电视上温馨治愈的剧情,叶成斐渐渐放松下来,暖意和睡意一起袭来,没一会儿眼睛就睁不开了,不自觉往身边的热源靠过去,抱着手机打起盹。

程煜失笑,顺势搂住他让他枕在自己肩膀上,悄悄把自己手机掏出来自拍了一张,然后心满意足揉揉他的脸蛋:“困了吗?困了回房间睡,在客厅睡要着凉的。”

叶成斐迷迷糊糊被叫醒,完全没意识到自己靠在程煜身上就睡着了,又迷迷糊糊被程煜领到卫生间洗漱,程煜站在外面等他。

他拧开水龙头,凉水冲到脸上立马清醒了几分,一清醒过来意识到自己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卫生间里,突然间恐惧感如潮水般排山倒海涌来。

他不敢抬头照镜子也不敢转身,只感觉身后随时会出现什么东西,匆匆忙忙洗漱完毕,逃难似的冲出卫生间。程煜正在门口等他,假装没看出他一脸的惊慌,把他领到客房,笑吟吟地叫他早点休息。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ac2.dzhhyy.com

9vo.dzhhyy.com  91ju.dzhhyy.com  n8w3.dzhhyy.com  h05k.dzhhyy.com  jrwc.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