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棠想劝几句,可心里乱糟糟的,嘴角翕了又翕,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她几位小姐此时也回过神来。

三小姐立刻满面歉意,不好意思地低声对郁棠道:“郁姐姐,我们就不送您了。事出突然,家里的长辈肯定一时也顾不上别的,等家里的事都理顺了,我再亲自去请郁姐姐到家里做客。”

郁棠想说句“没关系”,可嗓子眼像被什么东西给堵上了似的,平时挺伶俐的一个人,一时间居然没能发出声音来。

她被双桃扶着,高一脚低一脚地出了裴府,上了轿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青竹巷的家中。

陈氏惊慌道:“你这是怎么了?这么冷的天,怎么满头的汗?脸也白得像纸似的?”一句话说完,她也跟着慌张起来,高声质问双桃,“不是说去见裴老安人吗?怎么这个样子回来了?是有人欺负了阿棠?还是裴老安人说了什么?”

她双手紧攥,像是要和谁拼命似的。

郁棠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忙挽了母亲的胳膊,低声道:“没事,我没事。就是刚在裴家……”

她听到杨家要给顾曦保媒,心里发慌,一时没有了主见而已。

郁棠艰难地咽了口口水。

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顾曦中意裴宴,不要说自己,就是裴家的长辈们好像也都看出些端倪来了。

她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怎么现在顾家把这件事给挑明了,她还这么难受呢?

是的,是难受。

她讨厌顾曦,只要一想到顾曦有一天会站在裴宴的身边,有一天裴宴会对顾曦露出别人都没有看见过的温柔笑容,郁棠想想都会觉得心里像滴血似的。

肯定是因为她把裴宴当恩人,不愿意像顾曦这样的女子亵、渎了裴宴而已。

对,肯定是这样的。

所以她才会非常地难受。

郁棠长长地透了口气,这才感觉到手脚的温度,空气中流淌的暖暖春意。

她好像突然从一个噩梦中惊醒过来似的。

四肢百骸又充满了力量,脑子也飞快地转了起来。

“姆妈,”郁棠语气尽量轻松地道,“您别担心了,是顾家,您还记得吗?就是和我一起在裴家做客的顾小姐,今天有人来给她保媒,想给她和裴家三老爷牵个线,我有点震惊。”

陈氏打量她的目光却依旧残留着几分狐疑:“真的吗?老太爷马上要除服了,三老爷的婚事也应该有所准备了,你震惊什么?你可别唬弄我!”

“没有,没有。”裴棠再次保证,道,“我真的是太意外。我从前觉得顾小姐和我一样大,结果突然发现顾小姐有可能会变成三老爷的发妻……您能想象吗?”

她的说法说服了陈氏,陈氏笑道:“你这孩子,吓我一跳。这也是因为我们家人丁单薄,你没有经历过什么内宅的事,所以觉得稀罕。像你大伯母,比自己的小姑姑还大几个月呢,两人就是一起长大的,还是同一年出的嫁。”

反正她觉得顾曦配不上裴宴。

她派了阿苕关注裴家的消息。

裴宴的婚事在裴家是大事,关系到谁会成为裴家的宗妇,而裴家又是临安城最大的家族,就算是裴家想低调也没有办法低调得起来。

第二天阿苕那边就有消息回过来,说是顾家要和裴家结亲了。


3oq.dzhhyy.com  bdkqm.dzhhyy.com  ichh.dzhhyy.com  w4f3.dzhhyy.com  rsby.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477.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