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棠还以为自己得长篇大论地说服父亲,闻言不由心中一喜,忙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跟着阿兄,不让人注意的。”

郁棠问郁文:“那两个流民怎么办?到时候让曲家兄弟押过去吗?”

这样一来,曲家兄弟就暴露了,曲家兄弟未必愿意得罪李家。

得问问曲家兄弟的意思。

郁文道:“这件事你别管,我已经跟佟大掌柜说过了,到时候佟大掌柜会派人把这两个流民提前带到裴家,不会让李家有机会做手脚的。”

郁棠放心下来,到了约好的那天,扮成郁远的小厮,低着头跟在郁文和郁远后边,和吴老爷一起去了小梅巷。

因为他们是邀约的人家,去得比较早,但卫老爷和卫小元到的比他们还早。

郁文忙介绍吴老爷给卫老爷认识。

卫老爷则感激地向吴老爷道谢。

吴老爷是个热心肠的,一把就拽住了给他行揖礼的卫老爷,豪爽地拍了拍卫老爷的肩膀,道:“不用这么多礼。郁老爷和我是多年的邻居,我的性子他是了解的,最喜欢交朋友了,我们能这样认识,也算是缘分了,以后多走动,多走动。”

卫老爷自然是应了,邀了吴老爷有空去卫家做客。

吴老爷爽快地答应了,问起了卫老爷今年的收成。

几个人说着话,被邀请的乡绅们陆陆续续地都来了。

众人互相打着招呼。

没有人注意到郁棠。

郁棠安心之余,趁机开始认人这些人都是临安城有头有脸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遇上什么事需要帮忙的。

快到约定的时候,李家的人来了。

因为李意在外做官,来的是李端和李竣。

吴老爷看着直皱眉,低声问郁文:“你没有请李家宗房的吗?”

“请了!”郁文看着也有些不高兴,道,“是我亲自去请的。”

吴老爷看着就有些不高兴了,道:“他们这是什么意思?不想认自己是李氏的人?”

按理,出了这样的事,应该由李氏宗房的出面,李端和李竣就这么来了,或是李氏宗房不重视这件事,或是李端家不敬重李氏宗房的。

只是还没有等这两兄弟走近,李和就扶着父亲,也就是李氏宗主、李氏宗房的十二叔公急步出现在了小梅巷。

“李端,你等等我们。”李和气喘吁吁地大声喊着李端兄弟。

李端回头,面色有些不太好,但还是停下了脚步。

来的都是人精,一看这样子,就知道是李端家不怎么敬重宗房了。

有几个乡绅当时就低声议论起来:“不过是出了个四品官,就开始轻狂起来,看人家裴家,哪房没有做官的,可哪房敢不敬宗房!”

“要不怎么裴家能屹立几代不倒呢!”

郁棠听着,视线却落在了李竣的身上。

不过十几天没见,李竣却像变了个人似的,面容憔悴,精神萎顿,仿佛断了生机的树,一下子老了十岁不止,再也不复从前的神色飞扬。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ofaa.dzhhyy.com

rcf91.dzhhyy.com  81d.dzhhyy.com  6mcmo.dzhhyy.com  plb32.dzhhyy.com  n88.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