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姐很漂亮,从小他知道,还是那种美得很霸气的美。

为了能让她多出现在他面前,他会故意犯错。

只要他一犯错,不管他姐在哪里、有多忙都会回来,或让他滚去她的公寓受骂。

顾道起初以为家里没有一个女性角色,让他对他姐姐格外关注与依赖。

知道他不是顾家的孩子时,他非但不觉得难过,反而松了口气。

那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喜欢他姐。

顾道脑海里浮现起这句话时,心口像被一把铁锤重重地锤了一下。

整个身体从胸口的位置开始发疼、发麻。

这份感情是不能见光的。

他也不该把他姐和顾家牵扯进丑闻的漩涡里。

他只能把他的感情压在心里最深处。

宁愿他姐只把他当成不用、软弱的弟弟,也不会把那份见不得光的感情露出一角。

顾道收回目光,平稳的将车开出去。

车子停在停车场时,顾蕴也醒了。

她揉了揉有点发疼的太阳穴,说道:“岁月不饶人这句话太正确了,以前一天做好几趟飞机都没任何问题,现在坐几个小时飞机居然还晕机了。”

顾道回道:“你最近在慈城是不是太累了?何家的人没让你做家务,还不让你休息吧?”

顾蕴白了他一眼,“没人敢让我动手,连行李都是何慈颂帮我收拾的。”

“那还差不多。在何慈颂那里受了委屈,一定要告诉我,我帮你出气。”

顾蕴挑剔地看了他一眼,“小同志,有保护你姐姐的心意很好。你这小胳膊小腿儿,你连我都打不过,别说大话了。”

顾道的积极性被打击得挺严重。

顾蕴揉了揉他的脑袋,“行了,心意领了,以后何慈颂让我不舒服,我一定告诉你,让你去收拾他。”

顾道没把她的话当真。

顾蕴伸了个懒腰,说道:“我饿了。”

“楼,我给你做宵夜。”

“去后面帮我拿行李。”

顾道下车到后备箱拿行李。

顾蕴也解开安全带下车。

两人进入电梯楼。

到顾道房子所在的楼层时,电梯门打开,陆微言正擦拭她所住的公寓大门。

顾蕴有点纳闷地看着陆微言怪异的举动,在陆微言转头过来时,朝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br9y.dzhhyy.com

whg.dzhhyy.com  o0bj2.dzhhyy.com  ut9u.dzhhyy.com  m5k6s.dzhhyy.com  oba.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