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凌哥儿的表妹!”李挚恍然,随后想到她母亲,又不由向她拱了拱手。

何瑜倒是坦然笑道:“世子不必忌讳,生老病死是为常事,家父于战乱中离世,家母为护亲长而亡,于我自己而言虽为遗憾,但也不是什么羞于提及的事情。”

李挚倒心生有些佩服,寻常女娃家若是失怙,便是坚强也总归不忍自揭伤疤,这姑娘是真看得开。

便点点头,说道:“宋国公与世子也是国之栋梁,我很敬佩。”说着他站起来,“我挑好了,多谢姑娘。”

何瑜起身回了个礼。

李南风瞅着他们,只见双方全程都谨守礼仪,虽未呈现她以为的电光火石,但也总算是让人安下心来——

这何瑜与李挚交谈自如,也参透了他身份,两人究竟有无缘分,她是如何看待宋国公夫人的想法的,自此之后也总该有番态度拿出来了。

第153章 殿下有事?

晏衡就有点遗憾了,看李挚跟何瑜聊得这么自然,难不成这姑娘还真会是李南风的嫂子?

总觉得晏弘配这何姑娘也不差呢,李夫人跟自己亲闺女关系都保持得那么差,对儿媳妇能宽容得起来?

晏弘就不同。王府的长子,虽然变成了庶出,但母亲出身世家,又有钦封的诰命,配个国公府的表姑娘还算是绰绰有余的。

关键是,沈侧妃也不苛刻,靖王妃就算是嫡母,也不存在刁难庶子的媳妇儿,这何姑娘父母双亡,能嫁个长辈和气的家庭才是正道,还是要想得开才好。

李南风心愿达成,走出铺子,晏衡看看先前留下的侍卫,只剩下两个在等他了,想必其余人都尾随晏弘他们而去。

见李南风脚步轻快,便问她道:“你去哪儿?”

“当然是回府。”

晏衡撑着车门:“还早,要不要逛会儿再回去?”

“跟你有什么好逛的?”

“那可说不准。”晏衡说着。

“不去。还有事儿呢!”

李南风让车夫赶车。

晏衡拦住她:“那你想要什么生日礼?”

李南风听着倒觉稀奇:“你还打算给我送礼?”

“阿蛮说全学堂的人都在嘀咕着,我一个人不送也不合适吧?”

李南风哼笑,道:“真有诚意,就把夺了我的庄子送过来呗!”

“那你倒可死心,我没那么多钱!”晏衡直言。

他一个吃世子爵禄的人,没官职又没成家,本来就钱不多,日常还要花销,哪有钱买庄子?

“那你就慢慢想!”

李南风还要去见李挚,丢下话,走了。

李挚到家,听说去串门的李夫人回来了,便先到了她房里。

“赏赐虽然不多,但哪怕一针一线都是皇恩浩荡,明儿儿子进宫去谢个恩,母亲可有什么话嘱咐?”


l6m.dzhhyy.com  t3i.dzhhyy.com  ur3.dzhhyy.com  bdh.dzhhyy.com  ges.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7m9.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