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裴永年惊恐地睁大眼睛,顿时露出纠结后悔的表情。“还有潜藏的屠夫吗?天啊……”他懊悔地揉了把脸,“那我这会儿不该跟你走这么近,我不能暴露自己。对不起,我要赶紧回去了。还有别的屠夫,我不敢离开原住民……”他有些期待地看着萧陟。

萧陟又赠送了他一把短刀、十几发子弹和一件防/弹/衣,加上之前给他的那把手/枪,总价值已经有几十万分。

裴永年十分诚恳地道谢,然后拎着一条小鱼匆忙地回到沙滩上。

22人,萧陟在心里算了一下,确实杀完22人就可以拿到50万分,他还差10个。

半小时很快过去,萧陟和陈兰猗坐沙滩上烤鱼,经济舱里发生了些状况,没想到再次集合后,一下子少了二十多人。

萧陟在外面听见一名空乘不可思议的惊呼:“26人,这么多!”萧陟不由一乐,他也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宿主,那再来10个应该难度不大。

这时林子突然奔出来几个人,是几名大学生,各色皮肤都有,一起抬着一个一直大声哀嚎的人。

他们面色焦急,看到沙滩上只有萧陟和陈兰猗,身体僵硬片刻,随即想起他们一直在帮助原住民杀蜥蜴,便不约而同朝他们奔过来,一边喊着需要帮助。

“怎么了?”两人站起身。

一个中国男孩跑在最前面,向两人解释说:“有人在林子里杀人,薛齐被人捅了肚子,你能帮他吗?”

“薛齐?”

男孩着急地点头,回头指着被抬过来的痛呼的人:“也是中国学生,让一个老外跟伤了。”

萧陟隐约猜到是谁了,叹了口气,过去查看那个男生的伤势,陈兰猗让领头那个男生去找Mack医生。

果然是那个有百科全书的男生,他被放到地上,口中哀嚎不止,刚被人松开便立刻痛得满地打滚,一边哭嚎一边大口大口地吐血,几个男生赶紧又按住他。

薛齐肚子上都是血,萧陟蹲下看了一眼,伤在胃部,看他如此痛苦,应该是伤口很深,大量胃酸流入腹部,把内脏都腐蚀了。

这种伤必须马上手术,现在这种条件……必死无疑了。

兰猗已经心软放他一马,他却自己不知谨慎,竟然往林子里跑,萧陟不由低声喝问:“你们去林子里干什么?这种时候不应该躲在飞机附近吗?”

刚同萧陟说话的男生也是满脸懊悔,眼泪鼻涕在满是泥土的脸上冲出几道沟:“一个一直跟我们在一起的男生说飞机上淡水不够,我们年轻力壮的,应该自己去取水。因为我们一直都在一起,薛齐就也跟着来了。没想到那个男生是……你们的同类,没想到薛齐也是……”

“伤人的那个呢?”

“死了。”

“死了?”

“是,”男生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脸上显出类似悲愤和恐惧的神色,“他突然拿出把刀朝薛齐身上捅,跟薛齐关系比较好的李北轩过去阻拦,被那人误伤到……脖子,当场就死了,然后那人在原地站了几秒,突然也自己倒下了,我们确认过,他也死了。应该就是你们说的,宿主不能杀原住民那项规则吧?”

这时Mack医生赶到了,他先看了萧陟和陈兰猗一眼,然后在薛齐身上大致检查了一下,就沉重地叹了口气,“胃部伤口很大,大量胃酸流入腹部……”他有些期待地看眼萧陟。

萧陟摇头:“我也没办法。”

被胃酸灼烧内脏的滋味常人难以想象,薛齐流了这么多血应该已经很虚弱了,几个男生一起按着却几乎要按不住。看着他生不如死的样子,即使知道他不是同类,几个大男孩儿也忍不住落下泪来。

陈兰猗抬手握住萧陟手臂,不忍地看了他一眼。

萧陟从仓库里拿出止疼片递给Mack医生:“我只有止疼的,你来决定。”

Mack医生立刻给薛齐喂了进去。

吃下药的薛齐很快安静下来,神智也清醒许多,他看见萧陟,立刻乞求道:“杀了我吧,让我死得体面点儿。”他闭上眼睛,睫毛却恐惧得一直颤。

他看起来也就十九、二十吧,这个年纪的男孩子不应该在大学的课堂上听课、在操场上打球吗?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hnv6m.dzhhyy.com  okxgf.dzhhyy.com  oob2x.dzhhyy.com  2jtb.dzhhyy.com  t37.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