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思楠提着行李下楼,越想越气,越气就越不来劲,直接把行李箱一丢,乒乒乓乓的滚下了楼。

箱子很结实,耐摔。

那么多步台阶摔下去,居然没散架。

霍昀琛站在楼上看着,拧起了眉。

庄思楠下去把箱子扶起来,拖着走了。

走到外面,男人也没有留她。

越想这心里越不是滋味,她也没有开车,就顺着路走。

天,很冷。

她裹紧了衣服,眼角冰凉。

“臭男人,脑子是被驴踢了吗?凭什么说不理人就不理人?是更年期还是来了大姨父?”庄思楠一路骂骂咧咧,委屈得很。

不知道走了多久,她的脸都被风吹得生疼。

后面一辆车子靠近,灯还闪了两下。

她没理。

车子在她边上缓了下来,“上车。”

“不上。”庄思楠听着这个声音,就来气。

简直就是莫名其妙!

霍昀琛看着她红红的鼻尖,脸上还有一片水影,心微微一抽,“听话。”他停好了车,去拿她的行李箱。

庄思楠来气了,拍开他的手,“霍昀琛,你有病吧。不是理人吗?干嘛又来招惹我?我告诉你,就算是我露宿街头,就算是我在外面被冻死饿死,我也不上你的车!”

凭什么他想理就理,不想理就不理?

呵,真以为,她就这么没骨气,非得跟他好?

她庄思楠走在大街上,就不信没人收留。

“别闹,上车。”霍昀琛去拉她的手。

“我闹?霍昀琛,你摸着你的良心问问,到底是谁闹?是谁莫名其妙的不理人?是谁出门回家都不跟我说一声?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或者说,我又是哪里得罪了你,让你这么不待见?你说啊,你只要说明白说清楚,让我永远滚蛋都行!”

这段时间的怨气在这一刹那全都发泄出来了。

她看了那些照片,看了那段视频,都是想着跟他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她打心底是相信他的,可他呢?

一声不响的给她甩脸色。

霍昀琛的手,落空了。

寒冬的夜,连呼吸都是冷的。

路上,除了被路灯拉长的影子,还有一辆打着双闪灯的车,就没有别的了。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34dv.dzhhyy.com

yd2m.dzhhyy.com  39e35.dzhhyy.com  t83.dzhhyy.com  ui76.dzhhyy.com  od69.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