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克点了点头道:“应该不过这一次机甲军那里也有五个人参加比赛,到比赛的时候,他们可能会对小海动手,小海,你要有个心理准备才行。”

赵海微微一笑,点了点头,卡德约看着赵海的样子道:“如果机甲军的人做不太过份,就放他们一马毕竟我们也不好把机甲军得罪死了,如果他们敢下死手的话,你也不用客气杀!”

赵海点了点头道:“是,大总管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卡德约点了点头道:“好了,你去休息吧,现在机甲阵这里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已经平静了,但是实际上暗流涌动,以后你还是要小心一些。”赵海点了点头,对几人一躬身转身走了。看着赵海离开,卡德约才微微一笑道:“不错,没想到这一次机阵甲的动dàng,却给了我们阿什利家族机会,如果我们真的能跟武家火家还有火神殿成盟友的话,对于我们来说,绝对是好事。”德巴尔笑着道:“要说起来,这一次还得多亏了小海,要不是他的话,我们也不可能跟火神殿拉上关系马风雷那个家伙可不是什么好相与的人,这一次他竟然让小海成为了火神殿的客卿,看来他真的是十分的欣赏小海啊。”卡德约微微一笑道:“其实刚刚小海还有一些事情刚刚他没有说马风雷拉拢过小海,而且开口就是一个外门营地的营主不过小海没丰同意。”

德巴尔笑着道:“马风雷那个家伙对小海还是不太了解,1小海可不是那种为了金钱和地位,什么都肯做的人,他对于感情还时十分看中的,现在他已经对骨字营有了感情了,只要家族没有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相信他是不会离开的。”鲁克叹了口气道:“1小海的实力强悍,怕是我们阿什利家族的庙小,供不起这尊大佛,他早晚还是会离开的。”

卡德约沉声道:“离开就离开,只要他心里还有阿什利家族,能在阿什利家族有难的时候,伸一把手,我们就算是赚到了。”

德巴尔点了点头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

赵海现在已经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一进入到房间,赵海马上就回进入到了空间里,马格蕾他们现在都在空间里。

一看赵海进来了,马格蕾她们马上就迎了上来,特别是马格蕾,她正一脸担心的看着赵海,好一会儿才道:“海哥,你今天太冒险了,你可要知道,那个马风雷可不好惹,如果他真的想要对付你的话,那就麻烦了。”

赵海微微一笑道:“放心吧,我有数,他是不会对付我的,不用担心,进去吧。”劳拉她们也知道赵海没事,只是赵海在与马风雷对话的时候,她们真的是为赵海掐了把汗,因为马风雷在机阵界这里的名声,实在是太响了。

劳拉她们最一开始并不知道马风雷的事情,但是马格蕾知道,马格蕾一看到赵海那么跟马风雷说话,就是脸sè一变,接着马上就跟劳拉她们说了马风雷的事情,劳拉她们也紧张了起来。

还好事情最后圆满的解决了,几人这才松了口气。等几人都进了房间坐下后,赵海转头对马格蕾道:“其实我这一次这么做,也是为了阿什利家族着想,想为阿什利家族多拉几个盟友,我是不可能在机阵界这里呆太长时间的,也许这一次大赛的时候,我不会离开,马格蕾,你也得跟我走,你会不会舍不得?”马格蕾摇了摇头道:“不会的,放心吧,其实我对于阿什利家族并没有太多的感情,但是没有办法,我始终都是阿什利家族的人,海哥,我会跟你走的,不过如果以后阿什利家族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你一定要出手帮帮他们,就算是不帮其它人,也要帮帮营主他们。”赵海笑着道:“放心吧,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我一定会帮他们的,你不用担心。…,

一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第二天赵海并没有在去擂台那里,他坐在空间里就可以看比赛了,根本就不用去擂台那里。

不过这两天的比赛到是也真的没有什么好看的,那些人的水平都高不到那去,根本就对赵海构不成任何的威胁。

赵海本以为经过了黄沙星那里的事情之后,比赛不会太过于血腥了,但是他没有想到,比赛比他想像的还要血腥的多,被淘汰的人,身上带伤那都是轻的,有的人直接就被打死在了擂台上,而有一些人却落下了残疾,有很多人最后的结果就是两败俱伤。

一看到这种情况赵海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他的脸sè变得十分的难看,马格蕾一看赵海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奇怪的道:“怎么了海哥?有什么不对吗?”赵海沉声道:“看来机阵界这里的人,还真的是没有把飞升上来的人当成人,你有没有想过,这一次的预选赛过后,会死多人少?近十万人,还有很多人落下了残疾,难怪机阵界这里的魔法师和武士,一直都不是修真界的对手,要知道损失的这些人,可都是各大家族的精英,如果好好的培养,将来他们是可以成为一方高手的,甚至可以与修真界那里的修士一争长短,现在他们却还在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就已经死在了这擂台上,在这种情况下,武士和魔法师,能出什么高手?他们怎么可能跟修真界那里的修士对抗?看来是机阵界这里有人不希望飞升上来的人成为高手。”一听赵海这么说,劳拉她们都是一愣,接着脸sè一变,马格蕾也一脸不敢相信的道:“海哥,这不可能吧?”赵海冷哼一声道:“怎么不可能,机阵界这里现有占统制地位的是什么?是战舰和机甲,如果让机阵界这里的魔法师和武士发展起来,那战舰和机甲的地位就会受到冲击,你们有没有想过,那些战舰和机甲,会牵动多少人的利益?那些人为了利益也不可能让魔法师和武士发展起来,更不要说机阵界这里土生土长的人,对于飞升者都有一种天生的歧视,他们当然会对魔法师和武士进行打压,而这种打压还不能明着来的,他们要给这打压披上一层外衣,而有什么比这样的比赛更好的打压方式了?这一次比赛,几乎把这五年来飞升上来的天才人物打尽了,就算是最后剩下的一些天才,还有修真界那里帮着打压着,一次六界新的争霸赛,就让魔法师和武士中有鼻力的人,非死既伤,就算是最后活下来几个,那又能有什么用,几个人是不能让机阵界这里变天的。”劳拉她们都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她们也认为赵海说的有道理,如果这件事情真的是像赵海说的那样,那就太可怕了,机阵界这是在自毁长城啊。

赵海长出了口气道:“修真界那里对付修真界的态度跟机阵界这里不一样,因为那些大宗门会把修真界吸收进门派,只要修真者真成的成为一方高手,他们就会得到与其它人一样的地位,因为修真界那里一切都是靠实力说话的,他们不会为了这样那样的原因来打压飞升者,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修练自身的,飞升者的实力强,对他们更有好处,飞升的人不会威胁到他们的利益,相反的,飞升的人实力越强,对他们的宗门更有利,正是因为这样,所以修真界那里发展的很快,而机阵界这里的魔法师和武士,虽然有阵魔之法,却依然发展不起来。”!。

第一百一十一章 传言又起

劳拉她们都认真的听着,赵海看着他们的样子,沉声道:“这一段时间,你们也应该对阵魔之法有一定的了解了,阵魔之法是很强悍的,特别的等级高了之后,达到万阵叠加的阵魔之法,更是强悍到足可以与战舰对抗了,如果一直这么发展下去,机阵界的魔法师和武士没有理由不是那些修真者的对手,就算在高等级的层面上不是对手,在低,中等这个层次上,双方也可以打个平手,可是现在你们看,魔法师和武士,一直是被对方压着打,根本就没有任何还手的能力,这不是很不对劲吗?”

砰!马格蕾用力的一拍桌子,咬着牙道:“无耻,这些无耻的家伙,他们竟然会做这样的事情,该死,他们该死!”

赵海看着马格蕾的样子,微微愣了一下,他还真的没有想到,马格蕾的反应会这么大,赵海不解的看着马格蕾道:“马格蕾,你这么ji动干什么?我这个飞升的人都没有你ji动。”

马格蕾长出了两口气,平静了一下,看着赵海道:“海哥,我也算是半个飞升人,我妈妈也是飞升者,在说了,我这么多年,一直都在飞升学院工作,我是亲眼看着一个个的飞升着带着满心的希望走进机阵界的,最后却是这样的下场,而最可恨的是,这件事情的后面还是有人推动,太可恨了。”

赵海看着马格蕾的样子,微微一笑道:“算了,这种事情不是你能管得了的,看看吧,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会来管一管这件事情,但是现在,我也是无能为力。”

马格蕾笑着道:“我也没有让你现在就管好,我只是生气,机阵界这些年一直被修真界压着打,还不是因为我们在低,中等这种层次上的人,没有办法跟修真界比,可是明明我们有能力超过们,可却被他们打压下去了。”

赵海苦笑了一下道:“算了,现在想这些没有用,我们还是准备一下吧,这一次的六界新人大赛正是一个机会,正是一个让我们与另外的五界接触的机会。”

马格蕾几人都点了点头,劳拉转头道:“海哥,我们这一次去,会不会被吕伟认出来?”

赵海微微一笑道:“认出来又能怎么样?我可不怕他,放心吧,现在吕伟和yin风鬼帝已经不是我们的对手了,我们的对手只有一个,万宝阁,相比起吕传和yin风鬼帝来,万宝阁才是最危险的,不过万宝阁没有见过我们长的什么样,我相信他们不会发现我们的,不会有事的。”

劳拉她们几人也都点了点头,他们也同意赵海的话,现在不管是吕伟还是yin风鬼帝,都已经不是赵海的对手了,他们的对手只有那个万宝阁了。

时间一天一天的过去,很快的预选赛已经接近了尾声,机阵界这里十多万的参赛者,现在只剩下一千人了。

而这个时候,二十名种子也需要参加比赛了,这一次这二十名种子选手,有十九人大家都认为没有什么问题,只有一个人例外,这人就是赵海。

人们怀疑赵海的实力,关键是没有人见到过赵海出手,虽然熊力和孙飞都对赵海推崇倍至,但是因为赵海为孙飞出头,他跟熊力,东方宇,孙飞一起喝酒的事情自然也是人尽皆知,所以人们就会认为熊力和孙飞是出于帮朋友的忙才会这么做的。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bqd9.dzhhyy.com  3xhh.dzhhyy.com  pmnh.dzhhyy.com  gxan.dzhhyy.com  i6xvy.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