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真不想她现在立刻魂飞魄散,就赶紧让开!”刘老头呵斥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我闻言愣了愣神,转头看向刘老头,他,有办法救何小雪?!

那他丫的不早说!

我来不及和他计较,赶忙从床边起身站到旁边,让出位置,方便刘老头救何小雪。

刘老头从我的背包中,拿出何小雪的骨灰盒,双手化咒,何小雪的身体骤然消失,我正惊讶的时候,刘老头将骨灰盒重新装回背包中。

“这是怎么回事?”

我瞪大了眼睛看着空荡荡的床,何小雪这是魂飞魄散了,还是被刘老头装进骨灰盒里了?!

自从何小雪练成鬼尸,她就一直跟在我身边,同吃同睡,再也没有回过骨灰盒。

再加上现在何小雪受伤严重,所以我也不确定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阴魂受损严重,现在是白天,阳气盛,不利于她的休养,所以我把她送回了骨灰盒中,虽没办法治好她,但能缓解她散魂的速度。”刘老头轻声解释道,便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坐在床边,抱着背包,摸着里面的骨灰盒,心里百感交集,不过屋子里还有另一个人,刘老头走了,客栈老板娘却一直站在门口,手中拿着圆扇冷眼瞥着我。

“她是你的小情人?你这么看重她?”客栈老板娘缓缓摇着扇子,冷冷道。

“我媳妇儿!冥婚媳妇儿!”

我头也不抬的冷声回答道。

屋子里传来她的笑声,我不明所以的抬眼望去,客栈老板娘抱着手,拿扇子掩着脸,低头轻笑,笑的花枝招展,身体乱颤。

随着笑声的加大,我明显看到客栈老板娘眼角的晶莹,心下愕然,鬼尸居然还能流眼泪?!

这他娘的是成精了吗!

我可没忘了之前冥河鬼路的教训。

“好好好,老娘还是第一次看到,你这么珍惜一只鬼尸的人。”客栈老板娘突然收声,连喊三声好,慢慢走进屋子里,走到床边坐下,翘着二郎腿,侧身看着我,上下打量。

“你知不知道幼年鬼尸经常控制不好自己的戾气,容易发狂,发狂起来,可是六亲不认的存在,你还敢把她留在身边?就不怕她伤害你和你的家人?”

客栈老板娘手撑着下巴,喃喃道。

“呲!我哪有什么家里人,早就不知道多少年前就死光了,我靠蹭吃蹭喝长大的,孤家寡人一个,小雪是发狂过一两次,但都没有害死我,我相信她能撑下去的。”

我冷嗤了一声,从我有意识开始,就独自一个人住在村里,靠着东家接济一口,西家接济一口的长大,家人什么的,从来没出现过,也不知道他们是谁。

要真的算起来,何小雪现在反倒是像我的家人。

我说完之后,客栈老板娘没再开口,只是坐在旁边,眼睑低垂的盯着地面出声,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忍不住撇了撇嘴,鬼知道这个活了千年的鬼尸脑子里的想法!

我低头把背包中的骨灰盒整理了一下位置,慢慢拉起拉链,客栈老板娘幽幽的声音从旁边传来。

“看在很久没看到小辈,再加上你小子挺对我胃口的份上,我可以告诉你怎么救这丫头的方法。”

“你有办法?!”

闻言,我激动的转头看着她追问道。

可心里也有些迟疑,毕竟刘老头也只能用骨灰盒暂缓何小雪魂散的速度,她真的有办法能解决这事?!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3fm.dzhhyy.com  ve8k.dzhhyy.com  jtui.dzhhyy.com  k1wuy.dzhhyy.com  cbp7h.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