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你的等级是?”

医院分级,给精神病人的破坏性分等,唐糖写下来的。向她这种大部分时间能够正常沟通的人,是最低的危险等级。也能够给她最大限度的自由。

“第四级,最后一级。”穆酒道:“就是最没有威胁性的。”

“嗯。”警察仍然打个勾。

穆酒看出他有点东张西望的意思,也不是很认真,便问:“叔叔,为什么你要来核对我们的档案啊?”

“你们上一个医院的病人档案都烧掉了。你知道你这样的病人,发起病自己也记不清什么,必须要我们来重新记录。”这警察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随口就道。

“怎……您知道它是怎么烧掉的吗?”上一个医院的事?唐糖的纸上倒是没有写。

“我怎么知道?我只是来执行任务的。”那警察说着说着,又左顾右盼,确实像是工作所迫来完成任务的。但他忽然皱起鼻子嗅嗅,冲门边隐晦地看了看。

穆酒一愣,跟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哪里是油漆剥离的墙角,上边还凝着陈旧的血迹。

他好似在找什么或者……证实什么?

“叔叔,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穆酒忽然开口,决定赌一把。既然这个人似乎是认识“唐糖”并且一副怀疑这个地方的样子……

“嗯?什么?”

“您说,要是个一正常人被关进了精神病院,他该怎么证明自己没病呢?”

要是一个普通人被关进精神病院,他该怎么证明自己是正常的?!这轻轻的含着奇怪信息的语言好似一声惊雷,并且带动了他一些陈旧却并没有失色的记忆,警察蓦地转头睁大眼盯着她: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滴!主线任务完成36

第102章 血腥硬糖5

“没什么意思, 只是问问。”穆酒笑了笑看看他身旁的铁椅和病床上手脚处特质的束带:“但是我可以告诉你答案。

首先, 有三件事,你觉不能做。”

“哪……三件事?”警察仍然盯着她, 皱皱眉, 下意识地咽口口水。

“一, 不能大喊大叫说自己没病二, 不能试图跑出医院三……”穆酒盯着他的眼睛, 女孩稚嫩脸庞上黑曜石一样沉静的眼珠让人心惊, 声音轻缓宁和:

“不能大喊大叫说自己没病的同时试图跑出医院。”

“……”年轻的警察似乎察觉到她想要说些什么, 可仍然不敢相信。

“可你想一想……你把这三件事情安在一个被抓来精神病院的正常人身上,这是多么符合逻辑的反应啊。”

“你的意思是说你没病?抱歉,凭着你这一身衣服……”他说着摇摇头看看穆酒的病号服:“我就不会相信你。”

“我没说我没病。”穆酒却道:“我会失忆,真的。我不是想要让你把我带出去,但我想和你说点故事。你有时间吗?叔叔。”

按理说,是没有的。他只是来核实病人信息好录入警局系统完成任务……但其实他之所以同意接手来这个医院, 也有自己的考量。所以他不动声色道:“有啊。”

“太好了。那么接着说……这个人应该怎么办呢?只要被冠上精神病人的名号, 说什么别人也不会信的。”穆酒道:“正确的做法是他只能当个病人生活下去……

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送药就吃, 打针就打, 不仅不能反抗,还得给护士说声谢谢。

你想一想, 这样一来……不管是别人说‘欸这人挺正常的啊’或者‘他是不是正在好转’, 他才有出院的希望。”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eaeg.dzhhyy.com  vhypy.dzhhyy.com  upwo.dzhhyy.com  eei00.dzhhyy.com  a1e.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