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澈再次陷入昏迷状态,但身体紧绷,脸上依旧满是痛苦。神曦稍稍俯身,覆着圣洁白芒的手掌轻轻抚下,顿时,一层更加浓郁的白光覆在了云澈的身上,久久不散。

在这层白光之下,云澈的身体和脸上的神情一点点的松弛了下来,就连呼吸也逐渐趋于平稳,不再艰涩。

“他所中的‘梵魂求死印’,它同时种于魂、血、筋、体,是目前世上最恶毒的诅咒,为他种此求死印之人,为东神域四王界之首梵帝神界的梵帝神女千叶影儿。”

虽没有碰触他的身体,但对方的身份,她已从梵魂求死印所带的灵魂气息上清楚知晓。

“梵帝……神女……”禾菱轻轻呢喃。虽然她极少接触外面的世界,但“梵帝神女”之名,却是如雷贯耳。

“梵帝神女心机极重,少露人前,更极少出手,却不惜以损伤自己的魂源为代价,对他种下梵魂求死印。看来,此子身上必定有她所求之物。”神曦柔柔的说道,每一言,每一语,都轻柔的像是飘于云端。

“会不会……会不会是为了他身上的木灵珠?霖儿的木灵珠!”一念至此,禾菱心绪再乱。王族木灵珠……是这世上少有的,能让王界都为之疯狂的东西。

“不,”神曦微微摇头:“王族木灵珠虽是能引万灵垂涎的圣物,但不至让梵帝神女如此。”

“接下来半个月,我会全力压制他的求死印,如此,半月之后,每次发作时不至于过于痛苦。而这半个月,我会让他一直处于昏睡之中。所以,你放心便是。”

禾菱重重叩首:“主人,菱儿……菱儿……他……就拜托主人了。”

“去吧。”神曦微微而笑。

禾菱乖巧的起身,又看了云澈一眼,然后放轻脚步离开,以免打扰到她。

一直走出了很远,她抱着自己的肩膀缓缓的蹲下,整个身影几乎与周围的花草融为一体……终于,她再也无法控制,肩膀颤抖,手儿拼命捂着唇瓣,眼泪决堤而出,簌簌而落……

“本该受大自然庇护的木灵一族,却遭受如此多的悲苦。若黎娑大人有灵,定会为之痛心。”

神曦幽幽而叹,右臂抬起,玉指轻点,一点白芒顿时缓缓飞落,覆向云澈的眉心……准备暂时封锁他的记忆。

她和夏倾月说过,云澈在轮回禁地期间,记忆会被封锁,不记得以前的任何事。离开这里后,也不会记得任何这里发生过的事……这对神曦而言,是不可踏破的底线。

白芒飘落,点入了云澈的眉心……但,下一个刹那,那抹白芒忽然崩散,伴随着一声镇魂的龙吟。

吼——————

在这个只有蝶舞虫鸣的世界,这声龙吟无比的震骇,它惊吓到了哭泣中的木灵少女,更让白芒中的仙影全身剧震。

“主人!”

木灵少女以最快的速度抹去泪珠,焦急的跑回这边:“发生什么事了?刚才的声音……”

话未说完,她的美眸忽得一凝……因为她清楚的看到,神曦沐在白芒中的仙影竟在剧烈发抖,而她点出的玉指亦定在空中,许久都没有收回。

就像是忽然被抽离了心魂。

第1303章 神曦的眼泪

没有回应禾菱的话,神曦再次手指轻点,一抹同样的白芒徐徐飘下,碰触在云澈的眉心上。

白光溃散,又是一声龙之咆哮响彻在这个纯净无暇的禁地空间,惊起无数的飞鸟虫蝶。

“啊!”禾菱被惊的小退一步,她看着明显异常的神曦,担心的问道:“主人,你……没事吧?”

“……”神曦的手缓缓的收回,身上的白芒如被轻风吹拂的烛光,出现了略为混乱的荡动。

禾菱呆看着她,不知所措。她知道眼前女子的身份,她是世上最尊贵,最神圣的存在,她不问世事,不入凡尘,亦从不会为任何事而触动,就似苍穹之顶的悠云般轻渺如尘,不染七情六欲。

禾菱从未见过,亦从未想过,她的身上竟会出现这样的反应。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k7qdk.dzhhyy.com  hg6.dzhhyy.com  xkq.dzhhyy.com  wlj.dzhhyy.com  xbl.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