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萨神族的神明将伤疤视作是荣耀,大家为了战争,在战斗中受伤,是值得向人吹嘘的一件事,哪怕他们的神体非常强大,自愈能力也很强,尤其在接受了舒云的治疗之后,身体很快就能恢复过来,还是有好几个神明,会故意保留几个伤痕,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勇武。有着这样的风气,对于从来没有治疗过,也看不出受伤的洛基,大家自然是会嘲讽的,觉得他就是个胆小鬼,只知道逃跑,从来不知道真正直面战斗。

而事实上呢,洛基是担心舒云看出他身上的一些异常之处,或者说,洛基其实戒备所有的神明,他就算是受伤了,也只会想办法自个治疗,而不会去求助别人,以免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其他人那里。

舒云想要对洛基进行进一步的观察,可惜的是,洛基是个滑不留手的性子,他在阿斯加德几乎可以说得上是神出鬼没,诸神越是嘲笑他胆小怯懦,只知道玩弄一些小手段,洛基的小动作就越多,恶作剧也开始从一开始的玩笑,变得有些过火起来。

这日,在仙宫的宴会上,洛基又捉弄了一个神明,将他的衣服变成了女装,在其他神明那里丢尽了脸,只气得面红耳赤,洛基嘲笑得尤其大声,在其他人将矛头引到洛基身上值钱,洛基就先跑路了。

洛基提着一壶蜜酒,坐在仙宫的花园里,一边喝一边笑,舒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叹了口气,问道:“洛基,你并不开心,又笑什么呢?”

洛基哈哈一笑:“原来是天后,谁说我不开心,我开心极了!让那些自以为高贵的神明在别人面前丢尽脸面,对我来说,简直是再高兴不过的事情了!”说着,洛基喝了一大口的蜜酒,然后又露出了一个狡诈轻佻的神情来:“倒是天后,不在宴会上纵情欢乐,来这黑暗的花园里头干什么?”

洛基站起身来,迈着轻快地步伐走到了舒云身边,夸张了闻了闻:“天后美貌出众,奥丁竟是看不到天后你的好处,总是跟其他那些女巨人女神混在一起,实在是太不解风情了!要不,亲爱的弗丽嘉,你觉得我怎么样?”说着,洛基竟是又往前走了一步,作势想要亲吻舒云的脸。

舒云却是不动声色,但是,洛基这一步走过来,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也无法再逼近了,不由又是一阵大笑:“弗丽嘉,你的魔法这么厉害,奥丁知道吗?哦,他当然是知道的,所以啊,他宁愿去选择那些远远不如你的女神和女巨人,也不愿意继续跟你在一起!哦,可怜的弗丽嘉,哦,可悲的奥丁!”

洛基这会儿简直就跟戏台上唱戏的一样,说话极尽夸张之能事,语气听起来简直让人恨不得一拳揍扁他的鼻子,不过,舒云也没如何动怒,洛基这家伙一向嘴贱,舒云又不是不知道要不是他跑得快,又擅长各种变化术,早就被诸神套了麻袋打个半死了。

舒云只是平静地看着洛基,表情几乎没有多少变化,然后说道:“你这样做,是否觉得空虚呢?难道对你来说,恶作剧就是你的全部,你就没有其他一点追求吗?”

洛基一开始的时候还在那里大笑,但是笑着笑着,就觉得没意思起来了,他很没形象地一屁股坐在地上,然后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了花园里的金苹果树上已经长出了许多金苹果,洛基伸手一招,一只金苹果就飞到了他手里,他用力啃了一大口,然后嘀咕起来:“要是那些女神知道我在吃这个金苹果,呵呵,又要闹起来了!”

花园里的金苹果其实对于诸神来说,没有别的用处,唯一的用处就是能够让诸神永葆青春的容貌,因此,这对于许多女神来说很有吸引力,毕竟,即便是那些女神,如果心态发生变化的话,表现出来的外在也会产生一定的变化。

洛基有些奇怪地看着弗丽嘉,然后说道:“更让人想不到的是,作为金苹果的主人,弗丽嘉你这位尊贵的天后,居然从来没吃过什么金苹果,这可真是太让我意外了!”洛基这般说着的时候,对弗丽嘉也有些佩服,神明可不是什么真的品德高贵,事实上,他们之所以很多时候显得对许多事情都不感兴趣,完全是因为那些的确对他们来说算不上什么,而对于那些对他们有用的东西来说,比如说各种神器,还有其他的一些可以增长战斗力的东西,诸神也是非常贪婪的。

而那些女神呢,对于金苹果简直是趋之若鹜,舒云这个天后身边有着十二个侍女,她们算是舒云的属神,分享了舒云的一部分神职,代替舒云履行一部分作为神明的义务,她们为了一颗金苹果的归属,互相之间能勾心斗角到世界的尽头。

偏偏作为金苹果的主人,弗丽嘉却从来没有吃过,这一点不用质疑,吃过金苹果的人,身上自然会带着一部分金苹果的气息,而弗丽嘉身上,压根没有金苹果的气息。

虽说弗丽嘉依旧保持着青春美貌,但是却不是那种少女的美貌了,这让洛基有些意外,另外呢,甚至有些恐惧,恐惧舒云的克制。

他三两口将一个金苹果吃得干干净净,然后呢,随手将果核毁尸灭迹,心满意足地坐在地上说道:“亲爱的弗丽嘉,你到底想要我说什么呢?我的不甘,我的愤怒?”

说到这里,洛基脸上露出了一个无奈的笑容,半真半假地说道:“我就是一个异类,在巨人中是异类,在阿萨神族依旧是异类!我以为奥丁能够包容我,所以我来投奔他,可惜的是,奥丁对我吗,也就是那样了,即便我们曾经有过盟誓,结为兄弟,共饮蜜酒!可是,奥丁是高高在上的神王,而我呢?说是主神,呵呵,一个没有属神,没有神殿的主神!”

说到这里,洛基神情愈发讥讽起来,而笑容呢,却也变得越来越大,他拉长了声音:“我没有强大的神力,没有强大的神术,只会玩弄一些小把戏,别说是那些主神了,即便是下面的那些神明,有几个真的将我放在眼里了呢?”

“一个也没有!”洛基摊了摊手,“不管奥丁当年做出了什么样的承诺,事实上就是,到了如今,我已经变成了阿萨神族的一个小丑,既然大家都想让我当个小丑,那么,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这样做多有意思啊,他们以为他们可以嘲笑我,用我这个没用的主神,来满足他们的自尊心,实际上呢,他们自个又算是什么东西!”

洛基越说越畅快:“他们的神力,他们引以为豪的战斗力,在他们鄙弃的那些所谓的小把戏那里,几乎一点用也没有,不是吗?这可真是太有意思了!”说着,洛基有些癫狂地大笑起来。

舒云依旧站在那里,平静地听着洛基有些张狂地发泄,终于,她开口了:“既然他们的神力,他们的战斗力,对你来说压根算不上什么,那么,你为什么要在他们身上寻找什么存在感呢?”

洛基古怪地看了舒云一眼,忽然说道:“哦,弗丽嘉,你真的让我有些心动了!要不,咱们可以试一试?没道理奥丁在外面跟那么多女神,女巨人有一腿,私生子都带到你面前来了,你却要老老实实做一个忠贞的天后吧!这也太不讲道理了,不是吗?让我想想看,奥丁这么多年都住在自己的金宫之中,很长时间没有去弗丽嘉你的水晶宫殿了吧!弗丽嘉,你如果觉得寂寞的话,你觉得我怎么样呢?”

“你要在我面前搔首弄姿吗?老实说,这其实有点恶心!”看着洛基在那里摆了几个有些辣眼睛的造型,舒云很诚实地说道,“事实上,我跟奥丁之间,并不像是你所想的那样,要不是那个时候我刚刚有了意识,我是不可能跟奥丁结成夫妻的!奥丁或许是一个合格的神王,但是,他的确不是一个合格的丈夫!老实说,他给了我一个婚姻与爱情之神的神职,我觉得这其实是比较讽刺的,我自个的婚姻都一团糟,也没有所谓的爱情,干什么要执掌这个呢?至于其他的,唔,虽说奥丁对于婚姻不忠诚,但是呢,我并没有兴趣跟其他人发展什么婚外情的意思,我如果真的对哪位男性动了心,我自然会想办法解除与奥丁的婚姻,然后堂堂正正跟对方在一起,而不是用这种手段来报复奥丁,那恶心的不是奥丁,而是我自己!”

“哦,天哪,我真是想不到,阿萨神族居然还有你这样的女神,这可真让我意外!”洛基这会儿神情变得正经了不少,哪怕他自己不是个有原则的神明,但是对于一个有原则的女神,他还是乐于尊重的,因此,他神情变得严肃了一些,不再像是之前那样轻佻了,他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弗丽嘉,那些事情我再也不会多说了!弗丽嘉,我知道你以前一直对我避而远之,而现在,你单独出来找我,既然不是想要跟我共度一个美妙的夜晚,那么,肯定是有别的重要的事情要说,那么,为什么不直接说出来呢?良好的沟通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舒云沉吟了片刻,干脆说道:“他们看不到你的价值,不代表我看不到,诸神崇尚的是力量,或者说,你的存在,在某种程度上映照了诸神的一些丑陋之处,所以,他们瞧不起你,会用各种言语来打击你,但是我不会,老实说,相比较起来,我其实更崇尚智慧,对于生命来说,智慧才是最大的区别,而不是力量!像是那些人类,他们的能力难道比得上那些残暴的海怪吗?为什么人类可以不畏惧许多海怪的威胁呢,因为他们具备着相应的智慧!智慧才能够引领种族的进步,而不是蛮力!”

洛基认真地听着,他这会儿看起来一下子变得安静了许多,安静得简直不像是那个总是躁动的恶作剧之神了,他有些高兴,又有些悲哀,高兴的是,自己的价值得到了肯定,而悲哀的是,肯定自己的却是一个自己之前很少会去注意的女神,而不是奥丁这个神王和兄长。

他叹了口气,然后说道:“虽说我也觉得,智慧非常重要,但是在神明的生活之中,到目前为止,能够起到绝对作用的,其实还是实力!”

洛基摊了摊手,继续说道:“论起头脑,我觉得我一个神就能吊打大半个阿萨神族,可是论起武力,不得不承认,我甚至打不过希芙!”说到这里,洛基愈发无奈起来了,以前的时候阿萨神族跟华纳神族处在交战状态,洛基的智慧还有着一定的用武之地,可是现在呢,两大神族之间已经和平了,之后很可能再次打起来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他这个阴谋家还有什么用处呢?

“那么,为什么你不去中庭走一走呢?”舒云建议道,“如今中庭混战不休,不知道分裂成了多少个国家,我想,你的能力在那里能够得到最好的展现,你会是最好的外交家,用你的口舌和智慧,将人间那些国家的王公贵族玩弄在股掌之中,那种一言可灭国,一言可兴邦的生活,你觉得怎么样呢?”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qv8.dzhhyy.com

1kn.dzhhyy.com  1uk.dzhhyy.com  uepp.dzhhyy.com  hf7.dzhhyy.com  jqb8x.dzhhyy.com  

本站欧美成人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