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说她嘴巴上一直嚷嚷着,女儿不听话就要跟她断绝关系。

实际上,她只是以爱为矛,有恃无恐而已。

女儿与她的父亲一样,对家庭亲人极为看重。

这种爱,她以为可以让她挥霍一辈子的,可事实上却是.....

继前夫的突然冷漠后,这次她在女儿的眼里,也看到了同样的相似神情。

祝枝花的手一抖,激动的将刀往脖子上划了一道。

不算太锋利的刀刃,将脖子上的皮割出了一道细小的血痕。

就算如此,对面的女儿连眉毛都没动一下。

祝枝花心里不得劲,很不得劲。

被划破皮的伤口上的轻微刺痛,不断的提醒着她的失败。

可是她的手尽管哆嗦的厉害,还是没能再使劲往肉里面送进一分。

很快,她颓然将点点血丝的小刀,往苏离面前一扔,嘶哑着声音说道:“你现在的心肠跟你爸爸一样,越来越硬了。”

“小离,你怎么样了?”

苏鹏急匆匆的身影从上行的电梯里出来。

他对一旁一副受尽打击的祝枝花视而不见,很是仔细的将苏离从人瞧到脚。

同床共枕了二十多年,祝枝花内里是个什么德行,苏鹏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她惯用的手段,也就那么两三招。

除了对在乎她的人使用,谁能看得上她的胡闹。

之前心疼她的时候,纵着她可劲的作。现在厌恶她的时候,她又算是那根葱。

祝枝花瞧见苏鹏,瞬间眼神很是心虚的躲闪了下,随即又罕见的升起了一股子委屈。

她转过头,小声的朝苏鹏叫唤了一句,“阿鹏,你怎么来了?”

此时,祝枝花的脸上半点没有以往的嚣张跋扈,神情颇为小心翼翼。

“我脖子好疼啊。”

祝枝花话倒是提醒了苏鹏,他注意到地上的小刀,心差点提到了嗓子口。

再将苏离里里外外的打量了一番,才缓缓的将心放进了肚子里。

“你功课忙,别理这些了,先回房,这里我会解决的。”

苏离看着便宜父亲,瞬间转换成战斗模式,雄赳赳气冲冲的模样就好笑。

不过这样也挺好的。

为数不多的见面里,她总能从这个父亲的眼里,看到一种不确定的惶恐。

他似乎总在担心,眼前所发生的,都是一场他臆想出来的梦境。

进入网站 离开网站

警告 / WARNING

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可能令人反感;不可將本物品內容派發,傳閱,出售,出租,交給
或出借予年齡未滿 18 歲的人士出示,播放或播映。



0sw.dzhhyy.com  iis2.dzhhyy.com  j2s3h.dzhhyy.com  h4p0d.dzhhyy.com  s0hmv.dzhhyy.com  

This article contains material which may offernd and may not be distributed, circulated, sold, hired, given, lent, shown
----------------------------------------------------------------
played or projected to a person under the age of 18 years. All models are 18 or o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