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清雅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喝了甲鱼汤,排骨汤,鸽子汤甚至最后来了个猪脚炖花生汤。清雅现在严重怀疑他是不是被当成坐月子在伺候了。万幸的是他终于要出院了。

舒正南犹豫了几天终于还是找陶莹说了他的想法。

陶莹一听这个建议敏感的神经就发作了,“是不是你老婆容不下我这个妈了,所以就想借着这次机会叫我不要过去了。以后也理所当然的不要过去。”

舒正南觉得挺无奈的,每次一说点什么,妈总会觉得是他老婆在挑唆,但是天地良心,他老婆虽然因为孩子的事情跟妈吵架,寸步不让,但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挑唆过。

他道,“你觉得需要挑唆吗?你什么样的人,我能不了解?妈,就两个月而已。难道你真的让清雅自己一个人住在这一边面对这一些。”

跟陶莹打感情牌并没有任何用处,她理所当然的拒绝道,“我也并不想面对这一些。等这两个月过了,就把这个房子卖了。”话语中好像把房子多留这两个月已经仁至义尽了一样。

舒正南没有说服陶莹留下。但依然把清雅带到他住的城市,主要是实在不太放心。而且这里流言又多,万一跟别人起了冲突和争执,他们又不在身边谁护着他。至于和妈的关系,就清雅的嘴巴想怼应该不难。再说还有白静,二对一怎么都不会吃亏的。

清雅的分数也已经出来了,报考那个学校是没有问题的。录取通知书收件的地址,他就直接写了舒正南家的地址。因为这里的房子陶莹卖倒是没有卖,迫不及待的租出去了。陶莹本来是想卖的,但转念又一想,万一这儿媳妇儿等她老了把她赶出来,她是不是就没有地方住了。到时候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再说他们家那个房子虽然是老小区,但旁边不远的地方就有高中。正适合陪读,租很好租。最后想了想还是租出去比较好。

清雅他们到舒正南家的时候,迎接他们的是白静和一个小豆丁。小豆丁才两岁,还没有上幼儿园,白静也就没有上班。主要是她觉得这个婆婆太不靠谱了,赶走又不行,只能时刻看着。她这两年吵的架,比以前二十年都吵得多。

不过事归事,她还是很有礼貌,见到陶莹和舒延特别温和的喊道,“爸,妈。”反倒是陶莹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

小豆丁也奶声奶气的喊道,“爷爷奶奶。”陶莹这一下倒是眉开眼笑了,抱着小豆丁不停的腻歪。

清雅看着白静先喊道,“嫂子好,抱歉打扰了。”

白静笑得很真诚,没有不欢迎的成分。她道,“胡说八道什么,到自己家哥哥家报什么歉啊。来,快进来。”她一边招呼一边对着小豆丁道,“这位是你的叔叔,你要喊小叔叔。”

小豆丁甜甜的喊道,“小叔叔。”

清雅回应道,“真乖。”然后进了客厅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玩具递给小豆丁。

舒正南笑道,“这什么时候准备的。”

清雅挠了挠头,不自然的道,“就随便买的,别嫌弃就好。”

白静看了一眼那个玩具,“嫌弃什么呀,这玩具还挺贵的,我都没舍得给阳阳买。”

阳阳是小豆丁的小名,大名叫就叫舒适。舒正南对小豆丁没有任何要求,只希望他一生舒适顺遂。

至于清雅哪里来的钱,舒延和舒正男偶尔都会给他钱。学费什么的当然不包括在内,而且他做兼职可都是做习惯了的。要说他现在的生存技能那真的是没有一点问题。

在舒正南家住了几天之后,他就把周围的情况摸熟了。又花了几天找到一个兼职,就出去做兼职去了。倒也避免了许多矛盾。

白静对舒正南这个弟弟没有任何意见,而且因为舒正南的话她对清雅还颇为怜惜。所以总是变着花样的给清雅做吃的。他们倒是没有什么矛盾。清雅和陶莹舒延他们不怎么说话,暂时也没有矛盾。但陶莹和白静那真的是每一件事都是矛盾。感觉每天都在战斗。

这一天气清雅刚做完兼职回家就又听到在吵架了。一听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白静三令五申不准给舒适吃糖。结果陶莹不仅偷偷给他吃,还不漱口,而且还在舒适面前说白静是坏妈妈,只有奶奶才是最好的。

舒适已经两岁了,话都说得清楚。只是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下就把陶莹给卖了。然后自然而然的就吵起来了。

等舒正南回到家的时候,她们都还没吵完。舒正南劝了几句,却依然没有停止的意思。

最后只得躲在阳台上开始抽烟,愁眉不展。

清雅问道,“这样,不累吗?”

舒正南道,“累呀,可是有什么办法?妈不能换,老婆倒是能换,可我不想换。”

清雅听了这话倒是笑道,“这话就错了,你换无数个老婆也没用,毕竟应该没有人能跟这样的婆婆和睦共处的。”

舒正南无奈的笑了笑,“这倒是实话。”


iqj.dzhhyy.com  5us6.dzhhyy.com  5u76x.dzhhyy.com  7wuk.dzhhyy.com  yejw.dzhhyy.com  

請記住地址發布站 16c.dzhhyy.com

本站bob手机版ios_bobapp下载链接_bob手机iOS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六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沈迷於成人內容!